【作者投稿──生活篇】荷美台醫療習慣大不同──從懷孕剖腹到幼兒用藥,荷蘭人崇尚自然的程度讓我「大開眼界」

【作者投稿──生活篇】荷美台醫療習慣大不同──從懷孕剖腹到幼兒用藥,荷蘭人崇尚自然的程度讓我「大開眼界」

【歐洲連線】秉持著「和讀者、作者一起做季刊」的美好理想,本季換日線以「我想知道的歐洲」為封面活動,誠摯的邀請每一位讀者,不再只是被動的被編輯「強迫餵食」內容,而是主動成為「季刊主編」,直接向作者發出「限時完成」英雄帖,針對「歷史」、「文化」、「生活」、「職場」、「學習」等五個分類,留言指定最想知道的歐洲大小事,讓編輯部替你連線歐洲,越洋解惑。

撰文:任恩儀/N1的田野筆記

在台灣,從小就是看西醫長大的,所以覺得,這個「西」字,既然代表西方,到了歐美國家,除了得把醫療名詞換成在地語言,其他應該沒有大問題。然而,「代誌覺得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

不要說台灣與「西方」,單單所謂的西方自己,美國和荷蘭的醫療觀念,就差了很多。

流感季節,誰該打疫苗?──美國 vs. 荷蘭

舉例來說,有位美國朋友,移居荷蘭的第一年,就體驗了兩地「預防性醫療」概念的差異。

冬天到了,流感季節,按照美國的標準操作程序,就是去打疫苗。這點美國和台灣很像,且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之前就讀的學校,會有好幾天直接在活動中心,為大家免費施打疫苗。於是按照過去經驗,這位老兄就開始詢問哪裡可以施打流感疫苗,問了幾位都說不知道,甚至有人神情還怪怪的。

終於,有位荷蘭同事直接問他:有哪裡「特別」不舒服嗎?原來,在荷蘭,一般只有老人和特別體弱者才會施打免費流感疫苗,其他人是不太會自費接種疫苗的。這位美國朋友外表勇建,卻想要施打疫苗,荷蘭同事難免狐疑他是否有隱疾。

無獨有偶,我自己去年找工作時,一開春,面試就被延期,就是因為老闆得到流感。碰面暖場時閒聊,發現荷蘭籍的老闆,反而表示對於美國人大規模施打疫苗,感到非常不解。

「小孩生病該吃藥嗎?」──荷蘭爸爸 vs. 台灣阿嬤

用藥觀念的不同,還有另一個例子:在荷蘭,如果嬰幼兒感冒,即使發燒了,只要睡眠、活動力和飲食還算正常,家醫是不會開藥的。打電話詢診時,醫護櫃台甚至會直接建議父母不要著急,依症狀不同,觀察 3-5 天,若持續或急速惡化,再來就醫。因此,朋友一對可愛活潑的 4 歲雙胞胎小兄弟,雖然也曾經感冒、拉肚子幾天,但在荷蘭,卻都沒有就醫吃藥。

有次回台探親時,兩小兄弟感冒了。愛孫心切的台灣阿嬤,當然是照著台灣的標準程序,帶去兒科看診,拿了「小兒感冒藥」。回家後,全家人對於要不要吃藥,討論了一番。荷蘭爸爸並非全然反對,但心裡覺得很掙扎,畢竟這不是他習慣的醫療程序。最後,為了安台灣阿嬤的心,兩小兄弟勉強吃了一包藥。

「懷孕不是生病」,一切順其自然

懷孕歷程的照護概念,荷蘭和台灣也有很大差異。荷蘭人強調「懷孕不是生病」,醫療介入愈低愈好。除非特殊原因,否則不能選擇剖腹產,更遑論挑日子或時辰。即使前胎剖腹,只要這胎發展無礙,醫院都還是以自然產為優先安排。即使剖腹產的日子都安排好了,只要胎兒在最後一刻轉正,馬上就會改回自然產──一切都以是否為最適切、符合自然的作法出發。在這種狀況下,如果還需要剖腹產,必然是基於醫師專業判斷,病人不需要額外付費。

而其中有兩件事,在荷蘭和美國相似,但台灣的觀念則不太相同。我非醫療專業,沒有辦法探討對錯,僅根據個人觀察,提出來討論分享。

首先,驗到懷孕,胎兒滿八周、可以驗到心跳以前,荷蘭的醫療通常是無所作為的。即便拜訪家醫,頂多聊聊天、量個血壓,如果反應有出血,醫師也是要孕婦多休息而已。但若在台灣,如果有需求,婦產科醫師則多半會開黃體素,協助安胎。

我自己的想法是,不少胎兒都是透過初期安胎協助保留的,後來也健康的順利成長,為什麼歐美國家不願意更積極地協助安胎?但在這個階段,荷蘭或美國的醫療觀,因為更傾向由自然決定胎兒是否能夠保留,所以傾向不作為。

台灣流行的 4D 超音波,是荷美眼中「過度醫療化」的結果

另外,荷蘭這邊也不流行所謂的 4D 超音波,雖有相關資源,但不普及,還需特地尋找。目前就我所知,助產士單位與醫院都沒有提供 4D 超音波的產檢服務。值得探討的是,衛福部國健署新版《孕婦健康手冊》提醒,3D、4D 超音波檢查,並非醫學診斷的依據。美國婦產科醫界也認為,4D 超音波是屬於「過度醫療化」的結果。

與此同時,台灣卻非常流行。社會對這項價格不斐的檢測,近乎偏執的著迷,不僅引發經濟焦慮,同時也反映出政府宣導問題:由於政府沒有積極控管產檢單位,可否直接「販賣」這項商品,非醫療專業的大眾,很難做出判斷和決定。

很多人都分享過被產檢診所推銷這項商品的經驗,甚至擔心若不在該處做付費的 4D 超音波,就得更換診所。然而在荷蘭,負責產檢的助產士單位和醫院既然不提供這項服務,想要照 4D 超音波就得另覓他處,那麼自然不需要擔心不在產檢單位購買該服務,會不好意思。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olepsizm@Shutterstock


醫療概念與決定,反映社會價值觀

醫療的概念除了需求,很多時候也是習慣,同時也反映一個地區的社會文化價值觀。

仔細想想,一般人包含我自己,並不會特別深究所謂的小兒感冒藥是否有服用的必要。多數人對於日常生活裡的醫療決定,更多的時候,是跟著習慣做出決定的。

而在懷孕這類的人生大事上,例如八週前要不要安胎、4D 超音波究竟是真的評估後採用,還是因為大家都說需要而採用──牽涉到不同的社會價值觀,值得討論。

分享對醫療經驗的觀察,不在於探討哪種方式最好、最對──畢竟所謂的海外經驗,都可以從不同角度解讀,一件事甚至可能因切入點不同,而獲得完全相反的結論:我們可以說荷蘭用藥謹慎,所以少給藥;但也可以反過來說,台灣醫師謹慎對待病毒,所以給藥治療。對我來說,即使是體驗海外日常裡最微小的細節,都是社會文化的認識與學習。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om Mumford Creative@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