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各項經濟數字,紛紛被中國大都市追平與超越──台港能夠不被「取代」的關鍵是什麼?未來呢?

當各項經濟數字,紛紛被中國大都市追平與超越──台港能夠不被「取代」的關鍵是什麼?未來呢?

來廣州工作,讓我有機會觀察這幾個在中國大陸廣東省城市之間的互動,包含了「境外」的香港。

大陸人深知自己不被香港人喜歡,但如今分別做為對外門戶及省會的深圳及廣州,當地人越來越不服氣──「明明我們越來越有錢、生活越來越好,甚至發展得比香港還快還好,」我的廣州同事們開始常嚷嚷:「我們也不喜歡香港人!」

「深圳遲早會取代香港? 」沒錯,我認為北京官方如今正以直接和間接的方式,藉由「深港口岸全面對接」的政策方針名義,看似「共同發展」,實則砸下大錢,想讓「更能完全控制」的深圳,將香港的門戶地位取而代之。

但我更好奇的是,這件事情,是否如中國政府所規劃的順利可行?

深圳官方統計 GDP,總量追平香港

深圳是甚麼?它是一個從小漁村一躍成為中國大陸四大城市之一的巨星;它只用了 30 年,便成為中國大陸四大一線城市;它也是 1991 年鄧小平「南巡」的重點,成為了第一批改革開放的樣板城市;現在,它則在北京政府的主導下,以中國的新興「科技產業重鎮」、「資本市場中心」、以及「國際經濟中心」重新定位自己。

2017 年,根據「官方估計」,深圳的城市 GDP 預計可達 2.2 兆元人民幣(約新台幣 10 兆元),成長幅度超過 12%,甚至可望追平或超越香港的 2.18 兆元人民幣。而以「人均 GDP」來説,深圳的數字為 2.52 萬美元,且從 2013 年到 2016 年為止,已經連續四年超過台灣(2.19 萬美元到 2.25 萬美元)。

這些數據與資料,是中國大陸朋友最津津樂道、總說個不停的「證據」──證明自己早就已經「超臺趕港」,更將「超英趕美」。

「深圳過去是香港的後花園,未來香港就要成為深圳的後花園。」這樣的論述與邏輯,是我遇到在廣東省的朋友們最喜歡說的,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深圳關口看見的「一國兩制」

從深圳進香港有兩個海關口,一個是深圳灣、另一個是羅湖關口。為了實驗精神,兩個關口我都嘗試數次走訪。我想知道,關口的兩端,可以隔出多大的差異?

我所觀察到的現狀是,從深圳這邊過去(香港)的「陸客」們,口袋常常滿滿的是現金,但在他們大搖大擺的「霸氣態度」下,掩不住的仍是對「國際大都會」五光十色的消費方式有所嚮往、並被相對多元的城市氛圍給吸引。

而從香港這邊來到深圳的人士呢?如今不乏許多西裝革履的專業人士,準備到快速崛起的陸企和外資企業「打工」。但和他們私下交流後,我發現絕大多數的人所抱持的心態,仍然都是「賺一票就趕快回去」,或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認命態度,並不打算在此長居久安。

「進(出)了關,雖然高樓大廈林立的景象越來越像,但仍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往來兩地的人們,常有著相似的感想。

深圳取代香港?真正的差別,不在數據統計

近幾年來,香港與台灣,陸續爆發嚴重的「反中」風潮,例如香港有「雨傘革命」之稱的「佔中」行動,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等等。

北京當然極度不滿──除了不斷以「減少開放陸客」、「降低兩岸航班班次」等等方式「對付」台灣之外,以對港態度來說,官方傳媒更時不時就會「放話」:「如果(香港人)再不聽話,官方就會透過上海和深圳,加速開放國際金融業務,直接取代香港。」

然而,以我粗淺的觀察與分析,深圳、或中國任何一個一線大都市,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仍然無法「取代」香港。

理由很簡單:從 1997 年香港回歸開始,深圳與廣州從來都不是「安安靜靜」地座落在珠江三角洲,北京政府更嘗試過不同的方式,想要在廣東省的大城中,複製香港風行一時的制度,例如:金融開放、經濟特區及賽馬(廣州)等等──但市場依舊不買單。 

這些所謂的「取代」或「超越」,比的只是「數字」嗎?很多時候其實不然──作為一個城市,真正能夠長期吸引投資、人才和國際企業,成就區域樞紐地位的,除了短期經濟成長趨勢外,更重要的其實是長年累積下來的「品牌」──亦即包含內外環境、法規制度、文化與生活方式等的綜合形象。

就如同商品在自由市場上流通一樣,「城市品牌」沒有辦法用所謂的「公定價格」來衡量,也沒辦法由政府指揮與行政單方面決定,而是由(國際)市場上的實際「供需」來定奪──試想有多少城市聲稱自己是「國際 XX 中心」、「亞洲 XX 之都」?但真正說到國際級的大都會名單,仍然還是那幾個難以被取代的「老字號」。

換言之,快速竄起的「明星城市」一旦不夠格了,被淘汰而淡忘的速度往往也極為驚人。

無可取代的價值是什麼?

上述討論,也帶出了另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香港(與台灣),有沒有如今在經濟數字不斷攀升下,已經超越或即將超越兩地的中國大陸各一線大城市,仍然無法「直接取代」之處?未來呢?

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了企業在中國大陸上市的業務,接觸了深圳及香港交易所,我慢慢體會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香港做為過去的國際貿易大港乃至金融中心,其實最難以被「超越」的,就是相對公正的法律制度及商務仲裁體系等──這種透過歷史辯證演進,一步一步累積調整出來的制度優勢,正與我過去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強烈感受到其「契約自由」及「國際商法」制度的地位難以取代,如出一轍。

香港做為過去的國際貿易大港乃至金融中心,其實最難以被「超越」的,就是相對公正的法律制度及商務仲裁體系等。圖/Adrian Baker@Shutterstock


例如,英國治港時期留下的香港聯交所、證監會、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長期以來都是獨立運作的機構,多年來,也鮮少有著「黨委書記」或「特首」,可以「協調」、「關説」之情事;或者「上面」電話一來,便要求各單位「配合」貫徹黨的意志。

以法治與監督為基礎,制訂公平的「遊戲規則」,是國際商業社會極其看中的一點。也是過去香港在亞洲,真正的「競爭力」來源。而除了法律制度外,醫療系統、保險、人身自由及言論自由等等保障,也都是(過去)香港跟(今日)台灣,至今仍難以被撼動的幾個主要因素──

然而,這些仍無法被中國大城市所取代的真正「價值」與「優勢」,是否正逐漸地消失?──在主權移交 20 年的香港,許多變化早已悄悄發生;而一海之隔的台灣,又能承受「以商逼政」、「外交、經濟打壓」的壓力多久?

站在關口的我想著,到底甚麼是香港的「一國兩制」、「50 年不變」?名義上,是維護香港既有的系統跟制度;但會不會其實也是,北京政府中部分的有識之士,刻意讓「他們內心也認為更好」的制度,能夠在某種程度上繼續保留,以免當關口真正一打開,這一切都瞬間消失殆盡?

香港與台灣,在冷冰冰的各項經濟統計數字上,或許終將被中國大陸的超級城市給一一「超越」,但那真正影響城市、國家「品牌」的關鍵要素,能否維持,甚至繼續發展?這恐怕更是真正關鍵的課題。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fired@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