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白人眼裡的「有色人種」,你有發現自己正在「歧視黑人」嗎?

同為白人眼裡的「有色人種」,你有發現自己正在「歧視黑人」嗎?

在剛過去的農曆春節中,有一則關於中國今年的「央視春晚」被指歧視非洲黑人的爭議新聞,引起不少討論──

引發爭議的節目橋段,是春晚節目中為了顯示「非洲人受惠中國投資」與中國的「國際化」,特別找來各非洲國家的樣板代表,上台對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歌功頌德」一番。

這類「營造和諧」、「中國強起來了」的樣板節目本來就是春晚常態,但離譜的是,中國女藝人(婁乃鳴)卻塗黑臉、墊臀部「扮演黑人」,節目甚至要一名非洲裔表演者「飾演一隻猴子」。

這樣公然在數億人觀看的節目中涉及「種族歧視」的內容,自然引發國際輿論譁然,各國媒體紛紛報導批判。而中國官媒和不少中國網友則「不甘示弱」回應:「節目效果所需、無需炒作」或「歐美節目歧視華人的橋段還會少嗎?」

其實,「歧視」或「種族歧視」的問題,一直是高度敏感且富爭議性的議題。當然更不只有「中國人會歧視黑人」——它同樣存在於包括臺灣在內的世界各國、不同社會當中。

圖/擷取自CCTV春晚影片

隱而不顯的刻板印象中,潛藏歧視的可能

很多時候,「有害」的歧視,來源其實是「無害」的刻板印象。

比方說,如果在沒來過倫敦的前提下,不知道大家對英國或倫敦的聯想是什麼?可能是日不落大英帝國、優雅的王室,或是哈利波特、溫布頓草地網球公開賽、甚至是「開膛手傑克」?在來到倫敦前,我自己對倫敦的印象是古老優美的大笨鐘、慈祥的女王與美麗的黛安娜王妃,莎士比亞和福爾摩斯;穿著西裝帥氣的紳士以及小飛俠裡的溫蒂一家⋯⋯等等。

但是這些想像、或者說「印象」卻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完全忽略了這個城市「黑人」或是「多元種族」的存在。

到了倫敦長居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之前對倫敦的「關鍵字聯想」有多膚淺和單一:倫敦長年以來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多種族城市,在路上隨時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各種種族與膚色的人──過去提到種族歧視、黑人爭取平權,直接聯想到的都是美國,但這些問題,其實多多少少都存在於世界各地的不同國家、社會當中——而我們卻常常因為「不熟悉」或不自覺的「刻板印象」,容易在多民族、多種族的環境中,無意間犯了「歧視」的大忌。

例如:在來倫敦之前,有位朋友聽到我要去金匠學院,便對我說:「你要小心一點,學校附近是黑人區。」

到倫敦後,某天和一位剛到倫敦的臺灣朋友見面,他對我說:「哇!倫敦真的是一個好地方,人都好好,連黑人都好好⋯⋯」甚至某一次從一間店結完帳走出來,他說:「剛剛那個店員,是好的黑人耶!」

還有一次另個朋友來找我,我們走在路上,他對我說:「這裡好可怕喔!」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黑人好多啊!」

在臺灣生長的我們,從小到大實際接觸過的「黑人」,可能不需要五根手指頭就能數得出來——那我們究竟為什麼一看到非裔人士,就會覺得「應該要小心」?為何我們會在語言當中,出現這麼多「無意間的歧視」?

在進一步討論包括「央視春晚」和臺灣許多人(不管是故意或自稱)「無意間的歧視言行」來源之前,讓我們先一起看看不久前的國際案例:

「叢林裡最酷的猴子」──H&M 種族歧視廣告,引發南非「砸店」風暴

一月中旬,瑞典服裝品牌 H&M 請來一位非裔小孩,為一件上面寫著「叢林裡最酷的猴子」(COOLEST MONKEY IN THE JUNGLE)的衣服當模特兒。

廣告一出,立刻引發「涉嫌影射黑人為猴子」的爭議新聞,在國際間引起廣泛討論。更嚴重的是,在種族議題向來敏感的南非,H&M 的多家分店因此被砸,最後 H&M 公開道歉,並宣布暫時關閉在南非的 17 家分店。

雖然模特兒男童的母親後來出面,說她並不認為那是歧視,也並未因此感到「不舒服」(與此同樣的,央視春晚的非裔表演者也說「覺得中國女演員演得很好、自己沒有受到冒犯」),但事件的發展早已超出「當事人的觀感問題」──對於種族歧視這樣的敏感議題,因為牽涉的常是一整個族群的觀感,有時候絕非「當事人都覺得無所謂了」就可以輕輕放下帶過。

我認為,無論如何,任何人在處理關於「種族」的議題時,都應該要格外小心──亦即這個例子中,被認為受到歧視的是「黑人全體」,「事件當事人」或許可以笑笑帶過,然而只要有同屬該族群的人覺得受到歧視,這種可能傷害到別人的設計就應該避免。

後來隨著「歧視廣告」風波擴大,網路上有另一派的言論開始批評:「(南非黑人)砸店的行為,正證明了他們簡直就跟猴子沒兩樣。」

但是我們想想,在 20 世紀初的英國女性爭取投票權運動當中,抗議的方式也包含砸店,關於《女權之聲》這部電影的評論中,有關於「她們像猴子」的觀點嗎?又,如果今天是英國白人因為一件「叢林裡最酷的猴子」的衣服砸店,會有多少人覺得「這群人行徑像猴子」呢?

歐美主導的「全球化」下,那些隱而不顯的偏見

回來談談為何在非裔族群相對為少數的亞洲(包括臺灣與中國),還是常見「對黑人的刻板印象或歧視」。

在臺灣長大的我們,對於「黑人」的印象其實主要來均自電影或電視新聞,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黑人「危險」或「比較不聰明」?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在全球化過程當中,歐美優勢文化影響著世界各地:看好萊塢電影是一種流行、英文被認為是要有「競爭力」的必備技能⋯⋯美國是中華民國政治上長期依靠的「老大」,造成新聞總是以 CNN 、 BBC 這樣的「歐美觀點」看世界。

而在以英美為代表的「西方世界」,從黑奴貿易到殖民政權,在過去千百年的歷史中,長期打壓非裔族群(黑人),更建構出了「白人比黑人優秀」的概念,一直到近幾十年來,才陸續開始有著反思和逐步改變──但這些長期累積的偏見,早已透過全球化的傳播,深深影響了世界其它地區。

後殖民理論家法蘭茲.法農(Frantz Fanon, 1925-1961)出生在法屬西印度群島,法文是他的母語。在他前往法國之前,認同自己是「法國人」,然而當他到法國之後,卻深深感受因自己的膚色,遭到現實的不公平對待──飽受歧視的經驗,促使他成為了後殖民理論家,寫下《黑皮膚,白面具》(Black Skin, White Masks)與《大地上的受苦者》(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等著作。

在《大地上的受苦者》中,他提到在殖民體制下,「你富有,因為你是白人;你『白』,是因為你富有。」(You are rich because you're white;  you are white because you are rich. )──這句經典名言,一針見血地道出西方霸權體制將「種族」與「經濟地位」畫上等號,塑造出「白人(與其生活方式、價值觀)等於富有、進步、優越」的價值體系──即使是少數攀登到社會上層的「有色人種」,也會被同化進「白人式」的價值體系之中。

直到法農臨死前,甚至還跟家人說他夢到:「他們要把我放入洗衣機裡『洗白』。」可見在法農內心,殖民者所建構出來的「種族差異社會」,影響有多深。

有意識地「尊重他人」──不是「想太多」,而是「多想一點」

說老實話,在這樣長期受到西方(白人為主)文化影響的全球價值體系中,很多「歧視」或「疑似歧視」的事件,有時候往往只是「無心之過」或「無知」所造成──但這絕不代表這樣的言行就可以被接受甚至鼓勵,也絕非只是因此而受傷或感到憤怒的人「想太多」而已。

試想,若我們自己只是因為膚色或所居的國家,而被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認為我們「落後」、「愚蠢」、「次等」、「像猴子」⋯⋯相信沒有人會感到公平。

因此,「有意識地尊重他人」,是值得我們特別留意與時時反思的。例如回到前述的案例:假設我的學校是在一個治安不好的「白人區」,我的朋友絕對只會告訴我:「你要小心一點,那一區治安不好。」而不會「因為那裡是黑人區」而要我小心。

而我們出門在外當然該注意安全,但這樣的心態應該是「防人之心不可無」,而不是「只防特定的人種」。

黑人、白人、黃種人,只要是人類都有「好人」和「壞人」,我們也不應該因為對方是「具有特定膚色的好人」而特別強調——因為這句看似「誇獎」背後的潛台詞,其實正是該膚色的人「大多不是好人」。

2016 年,BBC 製作了一部約 30 分鐘的紀錄片《That Black British Feeling》:

影片在 14:00 左右提到黑人更有可能生活在貧窮的環境當中,在像是法官、或是警察這類的工作當中缺乏代表的聲音,此外,黑人在拿到學位之後,起薪卻比同樣學位的白人少 23%⋯⋯。

黑人與白人待遇不平等的問題,從來都不只是美國獨有的問題,而在歐美白人強勢文化的影響之下,對於黑人的種族歧視,在相對較少接觸非裔人士的亞洲人心中也同樣存在──甚至我們有時還更沒有警覺之心。

我想強調的是,其實真正具有「白種人優越感」的白人,絕對不會只歧視黑人而已。而我們同樣處在一個「可能的受害者」位置,卻跟著加害者歧視另外一群受害者,這難道不是需要警惕的事情嗎?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擷取自CCTV春晚影片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