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矽谷.橄欖樹──2001年離開台灣時,寫給自己的一封信

台北.矽谷.橄欖樹──2001年離開台灣時,寫給自己的一封信

作者前言:本文是當年 28 歲的老喬,寫於 2001 年 7 月 30 日,從台北獨自移居矽谷約四個月後。配合前文《來自「矽谷 LKK 」的一封信,寫給人在台灣、28 歲上下的你》,希望給與我當年同樣感到迷茫、困惑或憤怒,卻也同樣毅然追逐夢想的你一些參考──或許時隔 17 餘年,許多事情依然沒有改變。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駕駛處女號愛車在南舊金山灣區 101 號公路上奔馳,離開一場在 Stanford 大學所舉辦的,「聽不太懂」(當然是因為敝人英文太破)的奈米科技座談會後,汽車音響裡傳來齊豫清淨悠遠的歌聲,我的思緒也逐漸朦朧。

今年二月,從紐約經日本返台後,我決定在最短時間內辭去台灣的工作,前往美國加州定居。

初聞這樣突然的決定,多數的親人、同事、朋友,幾乎都不表贊成,認為此舉太草率也太冒險。

雖然對美國去年起,由網路公司熱潮幻滅(dot com bubble)所引發的經濟蕭條心知肚明,我仍然如期在三、四月間自助遊歷過中國大陸華東及日本京阪奈地區後,飛往紐約。並且在短暫幾天與家人團聚後,獨自一人駕車橫越美洲大陸,奔赴此行的終點,矽谷的中心──加州聖荷西市。

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突然的決定?某位同窗說,那是因為我正面臨「前中年危機」,需要靠一些不平常的大動作來尋求突破目前的處境。

仔細想想,彷彿確實有些道理。其次,出國留學,一直是我多年以來的理想,卻始終差了臨門一腳,總沒能真正成行;如今雖然還沒錢沒閒重返學校進修,但先享受一下加州陽光,打打工練練英文,當作是另類的遊學經驗和生活歷練也不錯。

為什麼不先好好做個人,而要不斷激化衝突與對立?

再者,去年以來台灣因為政黨輪替所直接、間接造成的政治亂象與經濟困局,著實令人看了不但心煩,而且生氣──選擇用腳投票、眼不見為淨,也算是另一種差強人意的解決之道。

「先做人,再做男人或女人」,是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者的一句名言。

其實我一直很納悶,時序都已經邁進二十一世紀,是個名符其實的「地球村」時代了,為什麼這個小小島嶼上的 2,300 多萬人,不能先踏踏實實地做一個好人,讓自己的物質與精神生活過得都更富足充實些,再去討論到底要做台灣人、中華民國人還是中國人,反而卻一直汲汲於這些政客操弄的表象、進行種種無謂而膚淺的爭議,激化對立、加深衝突,形成一種似乎是永無止境的內耗窘境?

在即將進入而立之年的前夕,放棄一個還不錯的工作,離開自幼所熟悉的土地、朋友,做出這種幾乎是重新歸零、從頭開始的職涯甚至是生涯抉擇,若說心中是完全的坦然,沒有絲毫猶豫與掙扎,那是自欺欺人。

然而我寧願固執地相信,這樣的決定,將來並不會讓我後悔。每個人的一生當中,至少都該有一次瘋狂的追求,執著於自己所想望的目標,不是嗎?

「⋯⋯為了夢中的橄欖樹,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

有西部哈佛之稱的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數十年來一直是美國許多科技公司的背後推手。包括 HP, Cisco, Google, Instagram 創辦人都是該校校友。圖/老喬 提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