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山間流浪教師日誌(上):象苗小學的孩子,讀書寫字全仰賴如「父親」般的校長

泰北山間流浪教師日誌(上):象苗小學的孩子,讀書寫字全仰賴如「父親」般的校長

許久未在專欄露面,原因是這段時間在泰北圓了一個夢。

在泰北清萊的象苗小學成為義工老師,教孩子們中文。尋找管道之初,只想到泰北金三角的物資援助與孤兒院孩童捐獻,(因為筆者曾在世界展望會領養一個女童,只對此地較為了解。)後經由友人介紹,發現清萊Doi Chang(象山)中的象苗小學,課本由僑委會贊助提供,因此教的是繁體中文,牽成的時間到決定出發不到二十四小時,出發前在曼谷翻閱著泰北相關介紹,看見裡頭介紹著許多少數民族:阿卡族。因此,迅速下定決心,除了一圓義工夢想,幫助孩童外,我還非得上山去看看這些少數民族不可。抵達清萊客運總站後,校長親自開車接送,另一位老師向我介紹,我才知道,校長一家人都是阿卡族,這讓我更興奮了。

圖/彭湘芸   提供 

從清萊市區到 Doi Chang 雖只有一小時多路程,卻顛簸得厲害。路面有不少風沙泥濘異物突起,甚至還有水庫因下雨高漲而成水路姿態。許多泰國當地男孩都在這兒用天然小水池洗淨他們的重型機車。雖說如此,這兒的山景壯麗迷人程度卻是令人驚嘆連連,彷彿小時候在電視上看見的行腳節目,一山接一山、梯田連著梯田,層層疊疊的山巒美景就在眼前真實發生。

圖/彭湘芸   提供

山裡的阿卡族,與那間簡單的小學校

抵達後,先前往教師宿舍放置行李。雖說是教師宿舍,卻只有一支直笛、毛筆和一本書在那靜靜等待著我。簡陋的環境與簡單幾床棉被、一室淋浴廁所便算完成。連衛生紙都要經過學校外的好漢坡,下山走路十分鐘才有第一間商店可以購買。簡單安頓後,開始環顧象苗小學環境,簡單的招牌、幾面飄揚的泰國旗幟、幾間教室與一大片正在施工的場地便算完數。校長走了過來,開始介紹象苗小學的種種歷史。

圖/彭湘芸    提供

建校 12 年,所有一草一木、課桌椅都是由校長親自手做。從最早的竹片建造教室廁所(上課到一半廁所還會飛走!)到現在小有規模簡單設置;從完全不會建造房子到基本的木板鋼筋水泥。校長李興唐一肩扛起了所有他口中的「小娃」們童年讀書上學的責任。牆上放著一張張台灣泰國友好的教育界交流,以及所有過往的老師學生合照,還有一些孩子們的繪畫、建造象苗小學的過程。校長面帶羞怯得跟微笑跟我說,自己其實也不會看字、不會寫字。小時候沒有機會上學,必須幫助家裡環境工作,種田騎馬,因此想替這些艱苦環境中的孩子,除了本土語言阿卡話外,也能夠泰文、中文並通。對未來找工作會更有幫助,也不會因為山上孩子被人家瞧不起。

圖/彭湘芸   提供

傍晚開始我的第一堂中文課。在這裡,父母因為八點就要上工採收咖啡(Doi Chang著名的泰北咖啡可是享譽全泰國),孩子們早上必須要先去泰文學校,傍晚5點才到中文學校來。等待上課的過程中,學校喇叭會放出悠悠的音樂聲。

一聽,竟然是許多人童年回憶的「紅蜻蜓」,搭配著孩子們踢足球、玩藤球的背影,與女孩們在花團錦簇中奔來跑去,那個畫面彷彿觸動很久未曾在自己內心見過的那種單純感動。令長久以來居住在曼谷大都市的我,深深震撼。

圖/彭湘芸   提供

所有孩子,都是李校長最疼愛的孩子

簡單自我介紹後,便開始上課。拿著課本與白板筆,我的心情興奮不已,小時候的夢想,與妹妹辦家家酒的戲碼,竟然在真實生活上演,終於,我當起了老師,我要教孩子們繁體中文。

替孩子們點名,他們在幼稚園時都有了老師替他們取的中文姓名。「李美蘭」「有!」「李小雨」「有!」「李宏偉」「有!」是的,大家都是校長的孩子,每個孩子都姓「李」。彷彿回到自己學泰文的時期,又像回到自己學注音符號的模樣,牙牙學語,輕聲讀課文與認識筆順、部首、字義,邊教導的過程,也一邊觀察這些孩子對於中文的認知和基本程度。我教導的是一二年級,但是這裡是用程度而非年紀區分,所以常常看到身高落差極大的全都在我們班。有的連注音符號都不熟,有的甚至已經13歲,都交男女朋友了,第一天的課就在鬧哄哄的活潑打鬧,朗讀課文中開心度過。

放學的時間是晚上八點,看似晚但其實泰國的日落大約是七點鐘。所以對他們來說也還好,照理來說經歷三小時絞盡腦汁的與孩子們搏鬥,我應該筋疲力盡。不過我卻有種前所未有的興奮!那是一種像是學習新東西一般的新鮮與感動,不知不覺,我想為孩子們做得更多、更多。

那一夜,我就在雨季降臨的狂風暴雨停電宿舍,安心入睡了。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彭湘芸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