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嘗試用「社會信用系統」評估每一個人,企業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當中國嘗試用「社會信用系統」評估每一個人,企業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自從我的高中單戀對象說我是「4 分」(滿分是 10 分)後,我就一直對「評估」人十分著迷。因此,我在得知中國展開全國性計畫、試圖評估每一個人之後,就非常非常好奇──什麼是「社會信用評分」?我要怎麼獲得評分?如果我的分數夠高,那些曾經拒絕我的對象會注意到嗎?

這樣的探尋,引領我踏上了中國社會信用評分的認識之旅。它讓我遇見了社交名流、中國配對網站,甚至是「社會信用顧問」。我原本只是想知道如何取得自己的評分,但它也從內向探索轉變為外向研究,希望能了解社會信用評分在中國產生的影響。

整段旅程中,我一直有個揮之不去的想法:西方媒體批評社會信用評分帶有強烈的歐威爾氣息(編按:歐威爾為諷刺小說《動物農莊》作者),但它真的與企業給予員工的評估不同嗎?如果沒有什麼不同,企業又能從這套評分系統學到什麼呢?

中國社會信用評分之創生

2014 年,中國國務院發佈計畫,希望能打造全國社會信用系統。美國公民有 FICO 信用評分,但中國並沒有正式的評分系統,使得數億中國民眾難以取得借款,而預訂於 2020 年完成的社會信用系統,目的即為處理這個問題。

然而,這個計畫也比美國的 FICO 更進一步:政府文件顯示,這套系統並不只是檢視付款和信用紀錄,而是使用更具全面性的判準,包括「政務誠信」、「商務誠信」、「社會誠信」、「司法公信」等;就連你有哪些朋友,都會影響你的評分。

在此同時,支付寶等行動支付應用程式開始在中國普及。支付寶變得在中國隨處可見,擁有超過 5 億註冊使用者;一間中國企業即有能力追蹤數億人的信用和交易歷史,這可是史上頭一遭。

政府意識到私人企業可以協助試驗信用系統,便批准 8 間企業開發自己的社會信用評分機制。幾個月後,支付寶就和母公司螞蟻金服,一同推出了自家的信評系統「芝麻信用」。

芝麻信用的運作方式,與政府文件中描繪的社會信用評分十分相似。它會考量信用紀錄、購物和社交網絡,再給予你 350─950 區間內的評分。評分夠高,就能獲得一些好處,例如不必押金即可租傘,甚至還能快速取得新加坡的簽證。

我如何嘗試取得「芝麻信用」的評分

我嘗試申請帳號,希望能更深入了解芝麻信用。如果你有讀過我前一篇文章,你一定知道,我在與中國網路企業打交道時,運氣實在不怎麼好。事實上,我還相信有個名叫 Todd 的中國官員,他唯一的目標就是阻止我透過網路胡鬧。

事情是這樣的:我發現我不能申請帳號。在寫了數封 Email 給螞蟻金服,並懷疑我的高中暗戀對象和 Todd 取得了聯繫之後,我決定放棄申請我自己的支付寶帳號。事後,我找上了一位中國朋友,希望能了解原因。她告訴我,那是因為我沒有中國銀行帳戶,而且我應該停止假裝自己讀得懂支付寶應用程式的錯誤訊息。

圖/唐文理 提供

(我對程式訊息的翻譯:「嘿,Stephen!我是 Todd,我過得很好。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永遠得不到芝麻信用評分。」真正的翻譯:「我們無法接受這個銀行帳戶號碼。」)

挫折之際,我問我朋友,可不可以看看她的芝麻信用分數。她點頭同意,給我看了一個像是這樣的畫面:

圖/唐文理 提供

我問她喜不喜歡有個社會信用分數,也意外地發現她很喜歡。她說道:「畢竟,這代表行為良好的人可以獲得獎勵,行為不良的人會獲得懲罰。」──這樣的邏輯有種古怪的似曾相識之感;那和我失去第一份兼差工作時,得到的理由十分相似──「教導電腦科學的能力爛得出奇」。

我這才想通:中國政府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奇怪。它想利用各項指標,來追蹤並鼓勵良好行為;而這正是多年來,企業也一直努力要做好的事;或許,雙方可以互相學習一下。

企業可以從中國的評估系統裡,學到什麼?

企業可以從中國全民評估嘗試中,學到下列幾件事:

1. 更多的評估方式

我與美國朋友聊起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分時,都會得到大量的負面回應。我的大學朋友告訴我,「評估人就是不對。」接著,她就告訴我她得回去念書了。她一邊揮手、一邊說道,「這次一定要拿 A。」

一般來說,反對這種評估的人可以分為兩派:有的人認為評估本身就不對,有些人則認為人難以被有效評估。確實,雙方的論點都有合理之處。芝麻信用的部分衡量方法,感覺起來相當薄弱。同樣地,相信可以將某個人的人格特質濃縮成單一分數,似乎也太過天真。

然而,中國社會信用評分提供的洞見,並非社會信用評分是套完美的系統,而是試圖使用更多而非更少的衡量方式。

數千年來,中國文化一直比世界其他地區更樂於量化成功,其中一個證據,就是唐代的科舉系統。從這個角度來看,評估本身並沒有錯;事實上,這是確保公平的唯一方法。這種實驗並從錯誤中學習的心態,則是另一個值得企業重視的核心洞見。

2. 推出試驗計畫,並檢視回饋

2010 年,四川的小城市遂寧,成為率先展開社會信用系統試驗的地方之一。遂寧給予每個人 1,000 分的基本分數,並依照行為加分和減分──幫助窮人?加 15 分。酒駕?扣 15 分。

最終,當局給予每位公民 A 至 D 的評價,A 級公民可以在入學和就業上獲得優勢,D 級公民則會失去駕照,而且無法使用社會服務。

全國民眾回應是什麼?辯論。

中國各地民眾開始討論這套統的的優劣。拒絕發給駕照公平嗎?為何要用 A 至 D 來評價?這會不公平地懲罰窮人嗎?各項回應,皆協助形塑了政府在 2014 年的提案。

大型組織常會在沒有先以小型團體測試的情況下,直接實施某些評估方式。這種試驗和擴大適用範圍的過程,有助增加接受度並形塑企業評估的事物。中國政府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企業也該將此銘記在心。

3. 將評估方式透明化

大多數人聽到「中國」和「透明」之時,只會想到包在大白兔奶糖外的糯米紙。但讓人意外的是,社會信用系統其實是朝增加透明度跨出了一步。

先前,民眾只能猜測政府是否會容忍他們的行為,但有了芝麻信用這類系統之後,衡量標準就變得相對明確。想增加分數,你得購買更多東西、更快還款,以及購買那些看似「值得信賴」的東西。

顯然,這些標準並不完美。我在星巴克買了杯低咖啡因焦糖瑪奇朵,是好?是壞?還是感覺起來有點可憐?答案並不明確。然而,這些衡量標準有助增加、而非減少透明度。正如許多中國人所言,有了這樣的系統,你至少知道政府的眼光放在何處。

4. 避免評估錯誤的項目

任何評估都有選錯評估項目的風險,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分也當然有些問題。

最重大的問題之一就是,朋友的評分會影響你的評分。這麼做的目的,是創造保持良好行為的社會壓力,然而,這也可能會降低民眾對他人的信任。如果某個朋友的評分下滑,你可能就會慢慢與他疏遠,以免影響自己的評分。試驗亦將證明,這麼做究竟是好是壞。

小結:即使不完美,仍可從經驗中學習

評估所有人是中國政府的一個大膽嘗試。許多人的直覺可能是立刻否定它,不過,更深入地思考中國的提案,或許是件好事。具有革命性的新系統,總是會有可供學習之處。就算我們決定不要認同這種做法,還是可以從中汲取教訓並應用於其他領域。

我心中仍舊暗自期待中國的這套系統可以成功。是時候讓我自己的分數超過 4 分啦。

備註:本文中文版本由黃維德編譯,以中英雙語刊登,作者英文原文請見此:〈 What Businesses Can Learn from China's Attempt to Measure Everyone?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ChameleonsEye@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