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財閥錄】日本財閥的崛起:支持軍國主義的幕後黑手,與它們在台灣留下的矛盾足跡

【東亞財閥錄】日本財閥的崛起:支持軍國主義的幕後黑手,與它們在台灣留下的矛盾足跡

(左)三井財閥創辦人 益田孝/(右)三菱集團創辦人 岩崎彌太郎


近年,全球各地都出現了貧富加速不均、舉國資源加速集中在少數大型跨國集團手中等現象。

在東亞諸國中,情況甚至更加嚴重──路上的小店、老店不敵連鎖業者;金融集團對政府影響力與日俱增;擁有綿密政商網絡的地產、實業集團,動輒能夠決定政府、國會的施政甚至立法方向⋯⋯。

而這些龐大企業的背後,常常是由一個或多個家族所長年把持掌握,歷史更可往前追溯至數十年甚至數百年。其檯面上、檯面下權力之大,利益網絡盤根錯節之廣,往往更甚於由人民選出、受任期限制的政治領袖。

故稱「財閥」。

從日本、南韓到我們熟悉的台灣,「東亞財閥」們是如何逐漸掌握「富可敵國」的權力?又對當地政治、經濟、社會甚至文化產生了哪些影響?以下【東亞財閥錄】的系列文章,希望能夠逐一介紹,並開啟更多討論:

從小小和服店「越後屋」起家的三井家族

第一站,我們來到近代東亞「財閥」(ざいばつ)的發源地──日本。

走進位於台場的大江戶溫泉物語,來自世界各國的旅客在這裡換上和服,彷彿穿越時空,進入了數百年前的江戶時代。

和服租賃的櫃台,上面有個斗大的招牌──「越後屋」。在享受泡湯之前,我們不妨就先從這塊招牌開始,簡單了解一下從幕末、維新一直到二戰的「日本近代史」:

三井越後屋京本店紀念庭園。圖/Wikipedia@mariemon CC BY 3.0

其實若稍微武斷一點來說,這所謂的「日本近代史」,就是一部日本各大財閥的興衰史。

江戶時代的西元 1673 年,三井家族正是以「越後屋」這一間吳服店起家,把原本「貴族限定」的吳服引進民間,加上標榜「不會漲價」、「標價出售」等行銷手法,形成萬人空巷的大熱賣風潮。在此同時,在政府特許下,他們還做著一門獨家的套利生意「兩替屋」(金銀的換匯),擁有龐大的金流作為後盾。

於是三井家族從一間小小的吳服店,在 1904 年,發展成了現代百貨業的濫觴「株式會社三越吳服店」。(日本百貨松坂屋前身「伊藤吳服店」歷史更為悠久,但如今影響力遠不及三越)

隨著歷史不斷推移,現今包括日本的伊勢丹百貨、台灣的新光三越在內,三越伊勢丹控股在日本和全世界(包括馬來西亞、中國、義大利、美國、台灣等等)擁有 20 多個獨資或合資的百貨控股,持股無數百貨公司、量販店、集團轉投資事業⋯⋯,而其背後,都還有「三井」這個家族的影子。

三井家族的勢力,當然遠遠不只如此。

明治 9 年(西元1876年)創立三井物產後,三井家族一方面出口了三池炭田的煤炭、日本米,一方面也從國外進口了軍用布,在明治政府的保護下,單單一個家族企業,一年的貿易額就佔了日本全國的 20%。

歷經二戰後的解散到重組,如今,「三井物產」的旗下產業反而開枝散葉,透過各式交叉持股與控股,遍及能源、貴金屬、機械、化工、金融業、物流、採礦、媒體與食品業。

從輪船到飛機都做的三菱集團

矗立在長崎海邊,三菱集團創辦人岩崎彌太郎的銅像,遙望著廣闊的大海,正如同那個時代日本人的縮影──

岩崎彌太郎照片。圖/Wikipedia public domain

歷經幕府鎖國,開啟「明治維新」,當時掌握日本的領導者們,彷彿漫畫《七龍珠》裡的角色一樣──剛走出了「精神時光屋」,就迫不急待地想要試試看自己的「武功實力」。

例如,影響日本明治時代甚鉅的重要思想家之一福澤諭吉(沒有錯,日本萬元鈔上印的即是他的頭像)和許多維新後取得權力的「新貴」們,紛紛將眼光放到日本以外的亞洲。《脫亞論》堪為代表,它提倡鄰國中(當時為清朝)、韓是日本的「惡友」──用最簡化的方法來說,惡友非友,所以不只要跟中韓「絕交」,還應該要趕快「霸凌」他們,促使惡友變成「文明國家」。

在這個時代背景下,加上日本政府大力推行「殖產興業政策」(以國家規模的槓桿,累積資本的政策),三菱擁有了自己的船隊。

但三菱集團崛起的主因,其實更在此之前。它的手法,更是許多「無良企業」最渴望的商業模式:官商勾結。

過程是這樣的──在明治維新之前,日本幕府時代的各個「藩主」,有著在自己領地內發行的「藩札」(一種信用貨幣,類似支票),「藩札」的全盛時期,全國甚至有 2 百多種貨幣。

到了維新之初,「恰好」岩崎彌太郎有個同樣出身土佐藩的「好朋友」(後藤象二郎)在「新政府」上班當「公務員」(事實上是類似今日經濟部的首長),知道政府準備統一全國貨幣的內線消息後,岩崎就先「梭哈」大舉買下了當時市場上,許多價值幾乎「跟垃圾沒兩樣」的藩札。

明治 7 年(1874年)前後,新政府果然開始發行新幣,並且按「公定價」回收藩札──世上,實在很難再有比這更划算的生意了。

三菱得利於明治維新後大幅洗牌的政商關係,遂從原本只有幾艘商船的小公司,快速發展成日本、甚至全亞洲海運業獨霸一方的勢力。也為後來的軍工、重工集團「三菱重工」,奠定雄厚基礎──相信不少熟悉二戰歷史的讀者,對日軍在該時期的主力艦載戰鬥機「零式」都不陌生。三菱重工即為「零戰」的設計者,與主要生產者之一。

二戰後,三菱財閥也同樣面臨遭同盟國最高司令官「勒令解散」的命運,但此後也一如三井財閥,再次以「三菱集團」之名集結,旗下除重工業、造船與製鋁外,也包括汽車(三菱汽車)、金融(三菱東京 UFJ 銀行、證券等等)、食品(包括麒麟啤酒)、日用品等幾乎無所不包,觸角甚至還延伸到原子燃料與太空軟體。

三菱船隊「出兵台灣」的插曲

明治 7 年(1874年)還有一事──由於 1871 年台灣原住民「出草」誤闖的琉球王國船隊,在日本與中國(清朝)外交談判失敗後,引發了著名的「牡丹社事件」。

先簡介一下當時的歷史背景:琉球王國雖然一直有著「主權爭議」,但當時在清廷的眼裡,它還是大清國的「小弟」;而當時的台灣,清朝只實際控制部分領土,其餘則被認定為「無主番界」。於是在當年的「中日談判」中,清朝以上述理由,拒絕向受難的數十名「琉球王國」船員與(據稱) 4 名日本船員提供撫卹,給了日本「出兵台灣問罪」的基礎。

日本急著跳出來,幫「別人的小弟」出頭,無非是為了驗證自己的「實力」──當時的日本,就像被下半身控制的男人一樣。而應該為整個國家「大腦」的日本政府,很多時候,也無法控制這些嗜血的青壯右派軍人。

主張「征韓」、「對外侵略」的一派,其實在當時的中央政府中是相對邊緣、不得勢的,當時在亞洲的國際強權(英、美等)更不支持這次的對台戰爭。不過「維新三傑」,時任當時政府陸軍總司令的西鄉隆盛有個弟弟叫西鄉從道──他不顧多數閣員反對,仍在 1874 年,率軍與隨行共約 6,000 人,出發前往台灣。

石門戰役後,西鄉從道與排灣族領袖合影。左坐者為瑯喬十八社大頭目卓杞篤、中坐者為西鄉、右坐者為一色。圖/Wikipedia public domain

這是日本在明治維新後,首次的「對外戰役」。日軍很快以武力優勢擊退台灣原住民的抵抗,僅戰死 20 人,病死 600 餘人。(主要是熱死和病死的)

清廷這時發現「苗頭不對」,於是連忙派出沈葆楨、李鴻章出馬,一方面派兵加強台灣海防,二方面也與日本交涉,簽訂了「北京專約」──「撫卹」日本受災戶,作為勉強保住顏面,實則「賠償日本軍費」的和解金。

這一次的戰役,和日本「財閥」的興起有什麼關係?關係大了!

舉例來說,正因為當時的英美列強,不支持日本的「攻台」舉動,不願借船給日本運送物資,三菱便「自告奮勇」,在這次的攻台行動中,首次扮演了運籌調度軍需用品與人員的重要角色。

這也成為日本「財閥」結合「軍閥」,成就彼此擴張野心的開端。

有了這次「成功經驗」,之後在日本多次的對外戰爭,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三菱與三井等財閥,紛紛與右派軍國主義勢力結合,配合「國家總動員法」,開始支援戰爭中的所有物流運輸系統與軍備、軍需生產,大賺「戰爭財」。

兩大財閥瘋狂累積資本後,留下的「台灣問題」

受限篇幅,加上既然說到台灣,本篇文章在此就先以日本在台殖民的歷史,到二戰結束後的軍國主義與「財閥」興衰,對台灣的長遠影響,很快做個概述與小結:

甲午戰爭後,日本殖民台灣 50 年。若說從韓國電影《軍艦島》,可以洞見日本軍國主義的崛起與沒落;而從「大稻埕」,可以知道日本在台灣創造了怎麼樣的歷史──

甲午戰後,辜顯榮開台北城,協助日軍進入台灣有功,取得了多項「專賣權」,進而累積大量的資產,變成「台灣五大家族」之一。(是否有點日本財閥的既視感?)

而台灣由於日本財閥(或結合財閥與軍國主義的複合體)日益膨脹的經濟需求,多項基礎建設開始興建改良,並引入了大量的現代化、工業化技術,許多產業開始蓬勃發展。但在此同時,身為「殖民地」一切必須以「母國利益」馬首是瞻的本質,並沒有改變。

殖民末期,配合「亞太戰線擴大」的需要,日本在台灣施行了「皇民化政策」;同時,日本侵華戰爭(國民政府稱「對日抗戰」或「八年抗戰」)造成國民政府元氣大傷、共產黨崛起,也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了國民黨最後戰敗,「撤守」台灣。

在那整個時代,資訊沒有現在這麼流通,教育這種單方面的「文化灌食」往往非常有效,也造就了老一輩台灣人在認同上的錯亂。

好比,當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時,因為沒人有辦法「事先上網 Google 看看新政府評價」,在台灣知名導演吳念真的自傳式電影《多桑》鏡頭下,主角的父親便在基隆港看著「戰敗」的日軍,軍服筆挺地離開;而滿心期待「同文同種」的新政府,帶來的,卻是後來不能談起的「二二八事件」、被女兒親口?「漢奸」、與再也說不出口,對「祖國」日本的孺慕之情⋯⋯。認同失調又錯亂的一片狼籍,讓原本「悲情的城市」更加悲情。

從日本殖民時期的「皇民化運動」、國民黨「反攻大陸」時期的中原志向、到政黨輪替後的「去中國化」⋯⋯很難想像,這一切不過發生在 70 多年之間。

這樣反覆的洗腦下,原本精神正常的人,也會錯亂吧?

電影《多桑》海報。圖/長澍視聽傳播有限公司

日本兩大財閥的崛起和發展過程,代表的,除了財富累積的貪婪、民族主義的瘋狂、軍國主義的擴張,也代表了那個時代的日本,在太平洋舞台上的開幕、與謝幕。

二戰之後,日本與其國內「財閥們」的轉型再起,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只是,美國的兩顆原子彈,雖然暫時結束了那一整個時代的鬧劇,但「被迫上台表演」的台灣,觀眾散了,演員卻沒離開;聚光燈不見了,只留下無限的尷尬與矛盾。

下篇:【東亞財閥錄】從「財閥解體」、「三神器」到「泡沫經濟」──日本財閥的命運轉折,與背後的「商魂」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kipedia public domain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