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法上路,以「開放」之名行「打壓」之實?──方便、便宜、充滿新鮮感的 Airbnb,是否將淪為「純體驗」平台?

日本新法上路,以「開放」之名行「打壓」之實?──方便、便宜、充滿新鮮感的 Airbnb,是否將淪為「純體驗」平台?

當 2013 年日本成功申請到 2020 奧運主辦權的那一刻,社會瀰漫著一股樂觀的氣氛。大量的建設、工作機會,還有爆炸性的觀光成長,讓這個保守的經濟體找到了新的成長動能,而其中跟外國旅客直接相關的產業:旅宿、交通等,更是直接受益者。

根據日本觀光局的統計資料,今年光是 4 月份就有快 300 萬人次的觀光客入境日本,前 10 名清一色為亞洲國家。2017 年,外國遊客貢獻消費金額高達到 4 兆 4 千多億日圓(近 1 億 5 千萬台幣)。

資料來源/日本政府觀光局

當旅館業還無法消化這些爆炸的旅客數量的時候,以 Airbnb 為首的短租平台趁勢崛起。3 年內光是在東京,Airbnb 房源數量就有爆炸性的成長,催生了如 AsiaYo 等台灣新創公司,瞄準說中文的旅客,分食這個龐大的市場。與此同時,許多周邊行業也應勢誕生,例如民宿專用 Wifi、媒合房東與經營者的平台等等。

過去,根據日本的《旅館業法》,民宿需向厚生勞働省申領牌照,證明民宿的設施符合消防、衛生與建築安全等規範,才可合法營運。與此同時,大部分日本的 Airbnb 經營者都是無牌的,換言之,屬於違法經營,很難保障到住客的權益。

如今,為了因應 2019 年世界盃橄欖球賽,與 2020 年東京奧運的大量旅客,日本將於今年 6 月 15 日開始實施《住宅民泊事業法》(以下簡稱《民泊法》)。過去僅在東京都大田區與大阪府大阪市等部份特區許可的法令,將在日本全國解禁。據路透社報導,這項即將上路的法案,是亞洲第一項針對短期房屋出租服務所訂的國家法律規範,有利於住客「合法入住」。

然而,儘管 Airbnb 訂房便利、價格往往較旅館便宜,又能融入當地生活,但與此同時,增加的房源和住客,也帶來不少社會問題。

我自己在東京留學時,曾利用課餘時間經營數間房源,深知「陌生人」入住民宅,對於日本人保守的文化習慣,將造成什麼樣的衝擊與影響。以下就個人經驗,並參考財星雜誌 Leigh Gallagher 訪談 Airbnb 創辦人所著一書《Airbnb 創業生存法則》,談談我對日本 Airbnb 合法化一事的看法:

媒合陌生人風險高,將與日本文化產生衝突

這一年來,我接待了上千個來自 30 幾個國家的旅客,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愉快的體驗。有些房客甚至會留下來自他們家鄉的土產,雖是第一次見面,卻像拜訪老朋友那般親切。

在 Airbnb 的住宿,帶有一點不確定性與驚喜──你可能會遇到房東的貓,也可能被邀請參加一頓道地的晚餐──它彷彿是專屬千禧世代的產品,代表了追求與眾不同的年輕人,在全球形成社群,彼此越洋交流,分享這種自由的生活風格。

與之相對的嬰兒潮世代,對住宿的追求恰恰相反,比起「與眾不同」,他們更希望能得到「相同」的、可預期的服務──從歐美到亞洲,都能保證入住相同擺設的「商務套房」,並有系統的管理住宿品質與安全。

不過近年來,隨著 Airbnb 房源和使用者增加,已經有越來越多「長輩」願意到相對便宜的 Airbnb 嘗鮮。然而,這也意味著無論是屋主還是房客,都越來越不容易控管,很多人開始抱怨以前新鮮有趣的 Airbnb「沒有以前那麼酷了」──不僅房客不滿意房間,房子的主人也對參差不齊的房客素質感到擔憂。

我就曾經遇到惡意破壞房間的旅客,先別說床組、牆壁被蠟筆畫得到處都是,整個房間包含廚房的大大小小角落都是(結塊的)咖哩醬,甚至還有吃剩的零食。這類突發狀況也是一般平台所要克服的難題之一,畢竟再怎麼完美的評價系統,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過去在日本,也曾有不少外國旅客因未執行日本的垃圾分類,或玩太「嗨」影響到社區居民的情事發生。在日本這樣保守、講求個人空間與社會秩序的居住環境,對於「惡房客」的容忍度相對其他國家更低,這種突發事件多了,除了難免讓屋主或受影響的鄰居抓狂外,亦容易受到政府的「關心」。

在日本這樣講求個人空間與秩序的居住環境,更無法容忍品質參差不齊的短期房客。圖/Phuong D. Nguyen@Shutterstock

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排擠,在許多國家都有先例

其次則是與既得利益者的衝突。在紐約等大城市,空屋率只有 3% 左右,Airbnb 的高投報率排擠了原本的長租市場,原本就租不到房子的紐約人,還得面臨房租上漲的問題,於是當地居民與旅館業者聯合起來反對 Airbnb 等短租市場進入,逐漸成為常態。

在舊金山、紐約、巴賽隆納等大城市,居民們對於 Airbnb 的反彈更是劇烈,原本主打「共享」城市裡「多餘」空間的 Airbnb,卻逐漸開始瞄準「商務旅客」,因為這是一個高頻的「剛性需求」。過去不把它放在眼裡的旅館業,被踩到了紅線,必須開始積極的對抗這個「超級獨角獸」。

在日本,自古以來商界跟政界就一直保持著「緊密」的關係,不難想像旅館業很可能透過政商「交流」,對日本政府的決策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Airbnb 在日本的前景,未必如表面上看起來「樂觀」。

法規看似開放,實則有如變相禁止

最後,仔細檢視法規內容,更會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新法規定,Airbnb 及其他短租媒合平台,一年營業不得超過 180 天,並賦予地方政府增修條文的權利。比如法規最嚴謹、外國人也最多的新宿區,增加了平日不能營業的條款,一週只能營業兩天,一年 100 天──這對很多不動產的長期投資者來說並不合算,因此政府表面上是「依法開放」,實則卻彷彿「變相禁止」。

新法上路後,若沒有登記的房源將無法登上平台,原本 3 萬多間各具特色的房源,到現在為止只有 719 間正式向政府登記,讓人不禁懷疑:強大如 Airbnb,在日本是否也得開始轉型為媒合「純體驗」的平台了?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Unsplash@Joseph Albanes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