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而學的英文?──缺乏動機、價值扭曲的教學與競爭,只會讓人們更不想開口而已

為誰而學的英文?──缺乏動機、價值扭曲的教學與競爭,只會讓人們更不想開口而已

「場景」:西班牙格拉納達簽證辦事處
「演員」:不會西文的我、不會英文的西班牙公務員們

我(英文):「您好,我來辦 Erasmus 的學生簽證,請問這些文件足夠嗎?」
承辦人員(西文):「@$/?-/」~&¥#」(因完全聽不懂,只好以符號代替當時聽到的情境,沒有不尊重西語的意思,請包涵)
我(破爛西文):「Si, si...... Ingéls, por favor ?」(好的好的......請問可以使用英文嗎?)
承辦人員(更大聲的西文):「@$/?-/》~&¥#!!」
我(虛弱的英文):「抱歉我真的聽不懂......我是來辦簽證的......。」
承辦人員(更慢更大聲的西文):「@$/?-/」~&¥#!!!」

以上的鬧劇,正是我到西班牙第二天的「震撼教育」現場。

西班牙外事機關的「震撼教育」

這裡並非一個隨便擺張桌子,幾個工作人員的小辦公室,而是一個進門要過安檢、警衛盯場的中大型政府機構辦事處──在場的人個個拿著不同的文件抽號排隊,各種風情、各色人種都有,而大家唯一的共同點是:非西班牙人。

輪到我。放眼望去,偌大的辦公室有至少十幾個窗口,更裡面還有一間辦公室,窗口的人常常進去請示上級或提取資料。有趣的是,全場的公務人員,沒有一位會講英文(或願意講英文)的人。

當然我早就聽過,在西班牙辦事,最好要帶著一位會西文的朋友同行──但是人生地不熟,剛到的第二天,我哪裡能找到這樣一個朋友呢?

《慾望街車》裡的白蘭琪,依靠陌生人的好心而活;我則是靈機一動,依靠了遠在台灣會西文的朋友相救──感謝網路,我將手機開了擴音,放在辦公桌上,承辦人員只好狐疑地對著我的手機講話。手機那頭的朋友,再狐疑地以中文轉述給我聽。而我,則是承受了整座辦公室裡狐疑的眼光。

只能說,這真是一次「國際性」的溝通啊。但即便如此,我最後還是跑了四趟才辦好簽證,而每一次,也都有這種雞同鴨講的好戲上演。這實在荒謬,我甚至開始質疑起自己是不是活該,硬是要求對方會講英文,太過苛刻了?

我也不禁想起了台灣。

那從小開始,教導著我「英文即是世界」的家鄉,似乎有個盲點──畢竟我人在歐洲逛過一圈後,處處發現,單會英文,遠遠不足夠行遍天下。

這也帶出本篇文章試圖討論的主題:我們應該怎麼看待英文、怎麼看待外語?

平心而論,在一個永遠都在處理外國人簽證事務的辦事處,我認為承辦人員需具備基本英文能力,並非太過;但有官員在台灣提議,要將英文納入官方語言之一,實在太過。

人在歐洲逛過一圈後,處處發現,單會英文,遠遠不足夠行遍天下。圖/Julián Maldonado@Shutterstock


語言到底為誰而學?

在西班牙,當然不會沒有英文流利者,且大多數的小販與店家,多多少少都能用重點英文單字,與客人溝通。

為什麼街頭攤販老闆的英文,比政府機構裡的職員們還好呢?──因為有需求啊!學語言,其實根據的是「供需法則」:

商人需要客源,在觀光勝地做生意,講講英文很合理;反觀領死薪水的承辦人員,學會流利的英文,薪水也不會漲,甚至可能得「能者多勞」,替其他不會英文的同事分擔業務。

而在台灣的我們,從小就在學英文,又是為了什麼需求呢?

考試。

除了「考試、升學」之外,我實在想不出更有說服力的理由──至少,在學校,多數時候老師從來不會告訴你我,除了英文考高分可以念名校之外,到底為什麼要學英文。

久而久之,我們對英文能力開始有了很古怪扭曲的想像:一、這是一種社經地位的象徵,講英文有口音不好,俗氣。二、英文不是溝通的工具,而是一門「必修學科」,英文不好就是成績不好,就不是上等、優秀的學生。

如此的想像,加上讓我們彼此競爭的升學主義,造成從小學到大的英文,平時反而說不出口──因為我們怕一說出口,反被自己人挑毛病、甚至嘲笑。

反思「英文就是全世界」的價值觀

明明英文只是諸多外文的其中一種,但說白一點:一個人講起自己「英文不好」,我們首先想到的很可能是「他的成績不好、不是菁英」甚至「很台」;但若他說自己的「西文不好」,我們只會覺得他「西文可能不流利」。

怎麼一個語言,背後有了這麼多的價值判斷?怎麼平平都是外語,英文卻像是我們台灣人的「全世界」?

沒有錯,英文是目前國際上最通用的語言。但有時候想起西班牙人這種「做自己」的態度,我也會反思我們身為台灣人,有時候是否太過妄自菲薄──

想像一個情景:一個異國面孔的客人走進 7-11,身為店員會講英文的你,會不會直接以英文和他打招呼協助他?

我自己的直覺是會──因為我首先會設想他不會講中文,但一定會講「世界語言」英文,所以選擇開口說英文,是想以最有效的方式協助客人。

但這其實是一種刻板印象。很可能他是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他可能會講流利的中文或台語;抑或他是完全不講英文的人......然而,我們第一時間的反應──看到外國面孔就(應該要)說英文──卻往往是如此。

無須自我矮化,而是增加學習「外語」的動機

在歐洲許多國家,我則遇過好多好多的商店店員,即便他們講著一口流利的英文,第一時間看到外國人時,仍都先以自己國家的語言,和客人打招呼溝通。

我想這件事的選擇無關好壞高低,而是態度觀念的差異。

在自己的國家,講自己的語言很合理呀!不特別為了誰而改變,也是一種選擇。畢竟世上的語言皆平等,沒有誰生來就有義務,去主動配合外國訪客的語言。

而居住在台灣的多數人,平時需要使用英文或外語的機會,確實比較少──既然平日沒有生活上的需求,強逼之下,也只是讓學子在英文考卷上多掙那兩分而已。

想起我自己學習英文的血淚史,是從小學二年級的暑假,開始去私人補習班報到那天開始──老師非常兇,說是「鐵血教育」並不為過,背不出課文或拼不出單字都會遭打罵,有一次耳背還被刮出一道口子血流不止。

這樣的教育,雖然讓我至少國中以前的英文成績都不差,但也徹底毀掉我對語言學習的熱誠。

直到近年來,因為出國留學後,我才又有了反思語言本質的能力──忍不住問自己:對現在的我而言,英語(或是任何一種外國語言)到底為誰而講呢?

我想,到目前為止,我的答案是「為了自己的需要」──如果你想要更貼近不同的文化和社會,如果你想要到海外進修或尋找工作機會,如果你對某國某地的歷史、文化或社會制度很有興趣,學習當地語言,會讓你和當地資訊較無隔閡,能夠更融入當地──換言之,學習外國語言,不是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是為了自己。

而我們在國民義務教育中的密集訓練下,英文其實也沒那麼差。不敢講英文、或是認為自己英文很差,多半是因為「缺乏動機」、「使用機會不多」,還有「過不去自己害羞的那一關」而已。

我們實在無須將英文賦予太多扁平的想像──不論是太推崇、或太貶低它。也希望政府在教育政策上,不要再強化「學英文等於世界觀」、「英語不好等於學業不好」的概念,而是認真著手,從增加學子們學習外語的動力開始做起。

只希望未來的學子們,學語言的動力能跳脫「只是為了成績」、「想要變成菁英」的桎梏──畢竟,這是最遠離真實生活的一種方向呀。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othree CC BY 2.0 (示意圖,非當事人)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