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有野心成為文化大國,為什麼不?

台灣應該有野心成為文化大國,為什麼不?

編輯導言:本文原文同步發表於作者個人 blog 中,文長逾 15,000 字,經作者來稿並與換日線編輯討論後,由作者授權本站編輯、並刪去部分段落後刊登之版本如下文,作者原文全文請見〈台灣應該有野心成為文化大國,為什麼不?〉:

「台灣的形象是什麼?」

利用就讀於法研所的尾聲,我到丹麥進行為期半年的交換,並且在歐洲各地遊歷了一番。當人在國外,自然有許多場合需要介紹「自己來自何方」。

但相較於來自各國的國際學生們往往能侃侃而談──英美法德日等國自不待言,它們早已有著強大甚至無須多言的「文化形象」;即使歐洲的小國如丹麥(George Jensen)、瑞典(IKEA)、西班牙(ZARA),也有透過商業品牌輸出的鮮明形象──我卻驚覺,自己無法在很短時間內,說出「台灣」具體鮮明、且讓外國朋友立刻有所共鳴的形象。

於是,每次提到台灣的形象,只能說說「美食、善良的人」等等,連我自己聽得都心虛的空泛說詞,或是從落落長又複雜的近代史開始講起,要不就是提一下科技產品、或(已經搖搖欲墜的)hTC。

自己都說得心虛,更不用期待外國朋友們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於是成了我認真思考「台灣文化是什麼」的開始──完全沒想到在出國之後,面對強烈的文化對比,自己會如此拚命尋找台灣文化的輪廓

文化,根據「人類學之父」E.B.Taylor 的定義:是一個複雜的總體,包括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風俗以及(一群)人類在(某個)社會裡所有一切的能力與習慣──換言之,想讓世界上所有人對「台灣」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必得從我們自身的「文化」出發。

我於是開始思考台灣的文化內涵到底是什麼。更重要的是,透過和不同國家學生的交流,我認識到以前從未察覺的,「台灣文化」的優點──可惜這些優點,在目前紛亂的社會氛圍下,卻反而很難被注意到。

這因此成為我寫作以下長文的動機──希望能將這段時間的思索整理出來,就教於同輩朋友與專家先進們。不論你同不同意我的觀點,都很希望能藉此觸發更多討論,目的無它:只希望台灣在面對國際時,能有更讓人抬頭挺胸的自信,甚至可以在中國的處處打壓中,仍有著成為「文化大國」的雄心。

以下這篇文章,我想就先從「台灣為何不是文化大國」這個命題,開始談起:

「台灣的形象是什麼?」圖/公共電視 4K網路直播 2017世大運 開幕典禮  影片截圖


一、歷史因素造成台灣向來不重視文化

台灣在歷史上向來是個移民之島,且不斷地由不同外來政權來來去去,要形成自身的文化意識,在先天上便有困難;加上後來的政權往往破壞先來者的文化:荷蘭人與漢人移民(殖民)破壞原住民文化、日本人破壞漢文化、中華民國政府破壞日本文化⋯⋯每一次的政權更迭,就是一次文化的浩劫與重塑。

在歷史的現場,或許沒有誰對誰錯──但從文化的角度來看,它是台灣一直沒有連續累積文化的遠因。

而在近代一連串戰爭之後,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此後不再有新的外來政權。但由於當時的政府一開始僅將台灣當成「反共復國」的暫居之地,首要工作是「富國強兵」、接著是「發展經濟」。

於是我們在一連串的規劃經濟政策中,締造了「經濟奇蹟」,成為代工、科技大國──人民變得相對富裕,但長期以來只以經濟發展為中心,且已經根植在台灣人心中的代工、製造業思維,卻也讓我們習慣抄襲、複製、控制成本;並不夠重視設計、創意等文化層面的發展。

直到大約十年之前,台灣開始發展所謂的「文創產業」,但很多時候仍只是移植別人的文化成果,並沒有從認識自身文化開始扎根。因此台灣會出現許多破壞自己的古蹟,卻把歐風建築或美國白宮原封不動搬到台灣的「文化奇觀」──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政府「努力了很久」,至今仍沒辦法帶動整體文化產業發展的原因。

二、國人「崇洋媚外」的心理

為什麼崇洋媚外?又要從歷史講起了:在歷史上一直是東亞文化中心的中國,自從100多年前鴉片戰爭被西方列強敲開大門後,便開始在落後的工業、制度、文化上不斷追趕西方,後來卻接連被西化改革成功的日本打敗,二戰後中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更完全否定自己傳統的文化,完全喪失對自己文化的自信。

而二戰之後,包含台灣在內的所有東亞國家(或者全世界)無不在追趕西方的列車上努力地跑著,「西方文化」從此也成了「高尚」的象徵。

(二戰前的)日本人,由於最先跳上西化的列車,在殖民台灣的時期,反過頭來向台灣輸出現代化的先進文明,影響直至今日;二戰結束、國民政府來台之後,韓戰的美援則幫了戰後經濟復甦一個大忙。之後隨著西方商品大量輸入,台灣人開始開進口車、穿進口衣、聽西方流行樂、看好萊塢迪士尼電影。

日、美這兩股影響台灣近代經濟最重要的力量,也因此造成過去幾十年到現在,台灣人一直以來崇尚的主要文化,就是歐美及日本文化──當然近年來隨著「韓流」崛起,年輕人也開始流行韓國文化,但這已是後話。

而歷史演進至今──台灣四面環海,地處文化交界地帶,很自然吸納了來自各地不同的文化,對外國(尤其是我們眼中所謂的先進國家)文化接受度也很高──我們可以在蛋塔、貝果或拉麵店來台灣新開幕時瘋狂排隊;業者亦在一陣熱潮之中瘋狂開店;然後就如「葡式蛋塔旋風」,瘋狂開店之後是紛紛倒閉,熱潮來得快去得也快。

但這樣的情景,在法國幾乎是不可能見到的──法國人對自己的文化與品味有絕對的自信,一家有特色的小店可以永遠在街角維持著,如同美酒越陳越香。到底我們拚命追逐熱潮的背後代表的是什麼?難道我們沒有自信,自己長長久久地開一家獨一無二的店,做獨一無二的自己嗎?

許多台灣人,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崇洋媚外」,也是我出國回來之後才深刻意識到的:我們的豪宅總要以「紐約、倫敦、東京、巴黎」之類的國際大都會命名;我們的民間教育機構總要連上「哈佛、耶魯」;我們明明所得很低,但街上背歐洲名牌包的人比歐洲還多;很多人去電影院只看好萊塢電影不看國片;只聽西洋樂不聽華語歌⋯⋯如果要認真舉例真是多不勝數。

印象最深的,是年初剛回國的時候,看到電視上正在撥放國產牙膏的廣告,廣告最後找來了白人臉孔的一男一女,操著「外國人說中文」的口音說:「原來台灣也有好的牙膏!」

或許是因為剛從國外回來,我當下看了莫名震驚──該廣告的牙膏算是台灣本土牙膏的大品牌了,但難道連該品牌都認為,我們連牙膏都要用這種方式才能吸引到消費者嗎?

回過頭來這其實也不能怪廠商,畢竟在許多台灣人心中,洋人優於自己人、洋貨普遍優於台貨的心理之下,這支廣告才會出此策略。

我這才忽然意識到,對於這些台灣認可的所謂「先進國家」而言,台灣肯定是一個極好進入的市場,國外商品只要行銷不要太差,通常都可以在台灣造成一股熱潮,因為我們習慣對挾帶歐美菁英形象的文化照單全收,星巴克價格再怎麼貴,每天店裡還是高朋滿座。

或許有人會說,台灣是一個很國際化的地方,對外來文化接受度高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除了這些之外,我們有沒有自己的文化形象?丹麥身處西方大國之間,也是一個受外國文化影響很深的地方,全國幾乎所有人都會說英文,但他們在敞開心胸接受外國文化之餘,也能同時保有自己的文化:在台灣所熟知的各個歐美品牌,丹麥也有但品牌數量或許還沒有台灣引進的多──跟台灣不同的是,他們有許多在地品牌,有因應自己時尚、生活風格而生的服裝品牌、極簡風的家具,最明顯的是星巴克的數量很少,他們同時有自己的咖啡連鎖品牌 baresso。

丹麥自有的咖啡連鎖品牌 baresso。圖/flickr@Mariana Maia CC BY 2.0


回台灣後,當我認真開始思考台灣的文化形象時,我發現我生活中的食衣住行育樂大半都被外國品牌包辦(除了食因為我們有深厚的飲食文化之外),連原本台灣原本在華人地區有輸出的台劇、電影、綜藝節目明星等,因為大環境還有我們自己不重視等因素,現在也都慢慢式微空洞化,被歐美日韓甚至是現在的中(陸)劇取代⋯⋯。

我沒辦法找到明確的台灣文化意象,是因為台灣儼然已成為一個外來文化的「淨輸入國」:當我們已經習於接受外國文化、習於崇洋媚外而不覺有異時,我們永遠都沒辦法成為一個文化輸出強國。

三、國內意識形態之爭──「台灣文化」 vs. 「中華文化」

除了過去歷史因素造成我們文化體質虛弱,我們在文化上還有自己的意識形態之爭。此一爭執的遠因,來自國民政府來台時很大程度地壓抑了原有的台灣本土文化,這一個裂痕,在近年來台灣民主化之後慢慢浮上檯面。

以我的理解,近年來意識形態之爭大致因「藍綠」分成兩派:藍營過去長期自居中華文化正統,歷史課本聚焦中國史,在型塑「正統」的同時,也壓抑了其他本土的文化;近年來綠營則提出「同心圓史觀」的概念,認為應該從台灣主體出發,先從離本土最近的台灣史教起,漸次擴及至中國史、再至世界史,而最近的課綱爭議,似乎更有進一步打破中國史的趨勢。

這兩股力量在近幾年屢屢針鋒相對,形成台灣社會衝突及內耗的來源之一,兩邊陣營的一些小動作,也動輒掀起「親中」或「去中國化」、「文化台獨」的爭議。

然而,這兩股力量必然是衝突的嗎?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把歷史課綱改成先教台灣史,再教中國史與世界史,這樣的架構基本上在後來馬政府執政時期也沒有更動。而在馬政府時期,提出台灣文化是「具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某程度也(相較過去藍營)更加強台灣在地的認同;蔡政府上台後,強調台灣文化是由多元文化組成,尤其可以看出她推廣原住民文化及客家文化的用心──照這樣看來,「藍綠」兩邊都開始以台灣為主體思考,只是國民黨比較強調中華文化,而民進黨強調多元文化。

台灣文化本是層層疊疊累積上去,現在隨著越來越多人研究過去忽略的本土文史及地理,為台灣島上的文化再注入一股新能量,原為美事。那今日衝突到底何在?

一方面,是在近二十年重新找回台灣本土文化或是所謂「去中國化」的同時,不可避免的連帶批判原先壓制本土文化的國民黨,及其當時用來鞏固政權的中國、中華文化等概念。

因此現在不乏區分「中華文化」與「台灣漢文化」的論述,認為台灣的漢文化和中華文化並不相同,因為「中華文化」一詞是清末學者為建立國家民族主義而提出的概念,將漢、滿、蒙、回、藏等民族全部納入中華民族,此概念提出時台灣根本不屬於中國版圖,是以「中華文化」的概念根本就是後來國民黨在台灣強加在台灣人身上的意識形態;(註)另外也有人認為提倡中華文化的概念只會助長向來的漢文化中心主義,對於其他族群如原住民文化等不夠尊重。

「中華文化」在國內除了有意識形態之爭,還有外患。現在中國崛起變成不可忽視的強鄰,共產黨破壞中華文化之後忽然開始以「中華文化道統繼承者」自居,大力提倡中華文化、廣設孔子學院,實則鞏固自己政權,亟欲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美夢。

此時「中國」、「中華文化」一詞的詮釋權已被對岸拿走,誠如余英時先生所說,現在如果提倡中華文化就好像在附和共產黨一樣,儼然成了「死亡之吻」,中華文化在現今台灣的氛圍下原本已經很難說分明,這下完全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加上近年來中國政府在國際上頻頻打壓台灣,更使台灣急欲與中國切割──近幾年在台灣,一講到「中國」或是「中華」文化甚至是「中華民國」,已變得十分「政治不正確」,所有事物似乎都縮小到必須強調是本土或台灣特有才行。

提出中華文化概念,在當時的確有其歷史背景,主要為融合中國各族群文化,然而,究其實質,我們現在談到的「中華文化」內容,主要仍是以漢滿文化為主,尤其在台灣現今漢人人口達到總人口數 97 %,大部分來自兩三百年前的閩粵漢人移民,先民們當時從中國來台灣時本來就帶著閩粵漢文化,歷經清朝、日本統治後持續發展出在地特色;到國民政府來台時大量的外省移民更帶來來自各省的文化,並帶來「中華文化」的概念。

若宏觀來看,這兩股文化能量都是以漢文化為基底,只是先來後到,其形式或因地域有所不同而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文化,雖然後來者帶來了「中華文化」這個名字,本質上看來應該並不衝突,不然台灣今日哪能成為美食之島,吃得到中國各省美食,還發展出台灣特有的牛肉麵呢?

過往的衝突是來自歷史的悲劇,造成後來的文化壓抑先前已經存在的「本土」文化,而有台灣再次被「中國政權」殖民的感覺,但時至今日,台灣已經解嚴三十年,即便是過往所謂「中國殖民政權」帶來的文化,也早已在台灣深根。我們難道還不能用更寬容的角度看待當時注入台灣文化的這股「中國」元素,取其美好的部分,更加自信而理所當然地將其吸納為台灣文化的養分嗎?難道我們不能一邊發展歌仔戲、布袋戲,一邊發展京劇、崑曲、書法跟扯鈴嗎?

即便是中國文化發源地的對岸,在今日的文化已與台灣有很大的不同,我們難道要把台灣保存的良好文化全都拱手讓人嗎?

例如,台灣使用的傳統正體漢字,因為和中國簡體漢字的區別一望即知,大部分的台灣人樂於擁抱傳統漢字,認為傳統漢字已經是台灣文化的一部份;但說到文言文、說到書法和扯鈴,這些同樣在台灣發展良好的華/漢人古典文學或傳統文化,卻因為和中國文化相似,在政治舞台上動輒被貼上統戰的標籤,形成台灣人選擇性地消耗、弱化自己文化的奇觀。

我們難道不能將這些文化中精華的一面加以吸收並且發揚光大嗎?我們難道會認為故宮的文物是外國文物而將它歸還之前破壞文化的中國嗎?如果所有文化動輒都要區分「是不是從中國來的」、「夠不夠有台灣特色」,台灣內部永遠都沒辦法凝聚很強的文化共識,對外自然也不會有野心想成為文化大國。

台灣文化的主幹,仍然是漢文化/中華文化

回到台灣文化的本質。台灣雖然是一個吸納了豐富文化的海島,但即使擁有多元文化,漢文化或中華文化在島上仍使用漢字說漢語的現在,仍然作為島上文化的主幹(當然現在提到「漢文化」也不是很政治正確),只是主幹之外又融入了許許多多的其他文化,這些文化全都成為構成台灣文化風景不可或缺的元素。

現在常常聽到許多人開始懷疑「台灣的文化是什麼?」因為沒有根而感到焦慮,這更說明了強調多元,卻一味貶抑文化中主幹的部分,只會讓人民更加無所適從──畢竟不斷切割「中華文化」的同時,也等同連帶切割了台灣自身傳統漢文化的根本。

另外,就漢文化中心的問題則隨著台灣公民素養的進步、對於少數族群保障的意識興起,現在正是應該吸納文化中的精華部份,去蕪存菁,讓所有族群互相尊重的時機。李白與杜甫的作品,和尊重原住民或外籍移民絕對是不衝突的,端看台灣如何靜下心來,讓古老的文化在台灣開創新的可能。

台灣現有的「文化力」在哪裡?發揚華人文化,會跟中國無法區分?會被中國統戰嗎?

圖/flickr@pupilinblow CC BY 2.0


既然現在文化主要以商品的形式傳播,以下就列舉幾個台灣在國際上相對知名的文化品牌:在餐飲界有鼎泰豐、在舞蹈界有雲門舞集、在服飾精品界有東方香奈兒之稱的夏姿、瓷器用品法藍瓷,以及朱銘的雕塑等等。

我相信還有其他許多我沒舉到的品牌,在這裡只是列舉幾個比較知名的。

這些品牌,之所以可以走入國際的共通原因,在於他們是從自身文化出發,向下挖得夠深,才能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且其中許多品牌,都與所謂的「中華文化」或「華人文化」底蘊息息相關──我們不必因為這些文化是來自中國就感到自卑、就認為必須另覓新途創造屬於「台灣本身」的文化,正如同歐洲各國在發展自身文化的同時,也不會因為文化大都源自古希臘、古羅馬,就希望「去除希臘羅馬的元素」;相反的,在文藝復興時期,各國爭相「復興」的,就是古希臘羅馬文化。

原因很簡單,因為文化本身,即是層層疊疊累積的。

在台灣這個充滿生命力的小島,正是因為我們保存了華人文化的精華,又吸收了歐美日本等文化,傳統文化元素才得以現代品牌的形式行銷到全世界,種種元素相疊之後,自然會形成台灣文化的新風貌。

或許有許多人認為,發揚華人文化在國際上跟中國會沒辦法區分、沒辦法凸顯台灣特色,更嚴重者甚至認為會被中國統戰。但看看上述走進世界的台灣品牌──大家會記得「來自台灣」的鼎泰豐,而不是「上海的小籠包」;會記得「來自台灣」的雲門、法藍瓷,而不是「中國舞蹈」或「中國瓷器」。

傳統文化在沉澱之後將以嶄新現代的形式走出去,誰能將文化元素發揚光大,誰就是文化的擁有者,品牌最後是以台灣之名走向世界,而這些品牌最後也成為台灣文化不可或缺的風景──如果我們一再切割原本就屬於自己的華人文化,限縮台灣文化的範圍,那這些品牌大概也不會出現,台灣文化的風景將會少了一大塊。

台灣文化的復甦跡象

上面雖然說了許多台灣文化的危機,但其實台灣文化在近年也有漸漸復甦的趨勢。在商品設計方面有越來越多產品,不再假裝自己是外國品牌,轉而尋找在地的文化符碼(例如「阿原肥皂」、「女兒」等);在媒體方面,我們開始有各種網路新興媒體(例如台灣吧、g0v、報導者、政問等);在電視劇,我們開始有植劇場、公視、甚至有和國外HBO、Netflix 合製的高品質節目;在電影,今年則有精彩的血觀音及大佛普拉斯──在華文世界,或許我們沒辦法和中國影視龐大的資金、規模一較高下,正如同英國和美國好萊塢的關係,未來台灣或許也能像英國那樣走小而美的路線,發展題材多元而精緻的戲劇。

尤其新政府上台後,在各方面大力推動文化政策,雖然離文化復興還很遙遠,但真心期待台灣未來的文化產業有一番新的氣象。

結語

台灣仍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我們偏在大洋一隅,思想較日韓等地開放,甚至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我們因為歷史的巧合,在華人世界裡剛好保留了許多傳統文化,近年來面對中國崛起,本應是善用自己文化優勢的好時機,但台灣內部開始亂了腳步,沒了自信。

其實,在面對中國時,台灣應該有智慧將文化中國和政治中國(中共)分清楚,文化上善用華人崛起的優勢,政治上要堅守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當我們的文化發展越強勢,成為文化輸出國,我們就越有自信、越安全。

我們雖然不是中國,但在文化上,不妨有中國的野心,用文化站穩腳跟,創造屬於台灣的風格,甚至可以抓住機會,趁現在定義新的華人美學或新的生活方式──在飲食、設計、時尚、建築、娛樂等文化領域都還大有可為。

當我們在文化上開始團結起來,對外才可能有成為文化領導者的野心,在各產業才可能開始有野心向外引領各種風潮。如果台灣在各產業可以長出更多雲門、更多夏姿、更多法藍瓷,在華人世界成為重要的文化輸出中心,這些文化品牌終將以台灣之名走入世界,最終一併融入台灣的國家形象,這時不用再擔心「世界看不見台灣」,正如日本從不會擔心「學了中國文化,大家就會看不見日本」──把自己做大了,文化才能在更豐厚的土壤上發展出更多可能性。

如果我們現在繼續安於代工、安於模仿,以後只能等著被中國超越,甚至反過來形成和韓系日系一樣的「中系風格」輸入服裝等各種文化(現在這種情況已經慢慢開始了),而台灣永遠只能當個外國文化的跟隨者,這不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嗎?

所謂的文化大國,並非指地理上的疆界,而是我們要具備文化意識,認真思考自己文化、挖得夠深後自然煥發出自信,自然創造出更多文化品牌走入世界。

還記得我在丹麥的時候,看見他們賣場陳設的物品有許多在地的牌子,風格大多是簡約的北歐風,與在台灣常見的歐美風格產品又有不同,每件的設計都令人愛不釋手。

「北歐風格」從 50 年代最初強調實用與簡約的設計,錘鍊至今儼然自成一格,成為能夠和其他西方國家分庭抗禮的風格,這樣的設計風格也已經貫徹在城市、在人們生活中的每個角落──使用的家具、路上的新式建築、室內設計、廣告傳單等,成為北歐景觀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走在丹麥的街上,我常常在想,台灣什麼時候才能走出自己的風格呢?什麼時候我們的衣服、用品、彩妝或建築,才能夠發展出自己的「台灣風格」,而不再是滿街的「日系、韓系」或「歐洲宮廷豪宅風」呢?

現在「華人文化」在全世界,是正在興起的潮流,裡面有許多元素,是還沒有經過創新變成現代商品的。台灣作為華人世界裡文化先行的地方,我們有沒有可能向下再挖深一點,結合島上其他豐厚的文化資源,讓台灣成為一個文化重鎮,率先形成一種風格呢?

期待看到台灣賣場裡充滿台灣品牌商品的那一天,當我們能自豪地用著自己設計的產品,而不只是「因為愛國、所以支持國貨」的時候,台灣才能真正走路有風,成為真正輸出文化的強國,在國際上自然具有文化識別度。

註:參考〈兩岸同屬中華文化?台灣漢文化發展時,「中國」根本還沒建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opimages@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