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橋之隔,二個國度,三倍以上的物價與「薪情」──來自檳城的男孩,在新加坡執著地打拼

一橋之隔,二個國度,三倍以上的物價與「薪情」──來自檳城的男孩,在新加坡執著地打拼

可能是因為陸路交通彼此相連的關係──不似臺灣這個海島型國家,即使不提鄰近的港澳大陸,也許連台灣本島與金門綠島蘭嶼澎湖馬祖之間的人來人往,都遠不及馬來西亞柔佛州(Johor)的馬來西亞人「過來新加坡這邊」工作;或是新加坡人「過去 Johor」吃飯娛樂,要來得頻繁。

「過得橋就到囉!」還真是過橋就到了──新加坡最北邊的兀蘭(Woodlands,或稱兀蘭新鎮 Woodlands New Town)和馬來西亞最南邊的新山市(Johor Bahru)的中間,不過就隔著一座跨越柔佛海峽的大橋「新柔長堤」、與兩國的關轄。

然而,這「關內關外」的世界,卻有如天壤之別。

一橋之隔,「3 倍」的物價差異

下面這個「非正式調查」的結果可能有點誇張,不過我實際隨機問了 10 個商場中的店員:「你來自哪裡?」大概有 7、8 位這麼回答:「我是馬來西亞人,我的故鄉是柔佛(Johor)。」

其實你還可以試著再問問新加坡人,要如何分辨「新加坡華人」和「馬來西亞華人」,大多數人不會知道──不論日常生活習慣、用語、飲食,甚至連歷史脈絡,彼此都互相清楚的不得了。

只是,有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兩地人都常常提到「3 倍」這個數字──大致上,新幣與馬幣的匯率比是 1 元新加坡幣(SGD)等於 3 元馬來西亞令吉(MYR)──但同樣的東西,在兩地也常常是「不同的幣別,一樣的標價」。

意思是,在新加坡買一個新加坡幣 100 元的東西,花同樣的錢,可以在馬來西亞買三個。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兩地的商品品質到底有沒有差別,但大至電器小至牙膏,兩邊相同插座相同電壓,牙膏刷起來也差不了多少──可想而知有多少新加坡人會趁假日,駕著車到馬來西亞吃吃喝喝、順道買些東西回國,太划算了!

橋的兩端,往來目的卻大不相同

然而令人不勝唏噓的是,星馬兩方往來是如此頻繁,單單一座「新柔長堤」,每天平均就有 6 萬車次的馬來西亞車牌和新加坡車牌在關轄處交錯──然而兩邊的「互通有無」,卻是如此不平等。

從馬來西亞來新加坡的人,絕大多數為的是「做工」(工作、打工),輸出他們最珍貴的生產要素──人力,建設、茁壯著鄰國;而新加坡人,卻多是到馬來西亞觀光購物,大啖美食,暢快享受當地「物美價廉」的消費與服務。

多的是馬來西亞的優秀學生,過來新加坡大學 NUS 念書(也認識了幾位臺灣大學畢業、留學後,於該校任職的教授);卻從未曾聽過新加坡本地學生,會將留學的目標放在馬來西亞(即使馬來西亞亦有國際排名很好的大學);論「做工」,當然更不會把目標放在那。

兩地本土企業的薪資差異,我想沒什麼好討論,就算是跨國公司(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 MNC),在兩地都設有分部、有同樣職缺,在新加坡給的工資,也會較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來得高上許多。

根據「2016 年新加坡勞動力報告」,新加坡全國的薪資中位數(包含雇主為員工支付的公積金,因此員工實際領取酬勞較低)是 4,056 元新幣(約新台幣 89,883 元)。

同時間,根據馬來西亞 2016 年全國薪資統計,全國平均月薪為 2,463 馬來西亞令吉(約新台幣 17,947 元,馬來西亞因為基層勞動者數量龐大,因此月薪中位數較平均更低,為 1,703 元馬幣)。

彼此之間的差距,豈止是平均物價的「3 倍」而已?

當然,新加坡的簽證階級嚴明,絕不是所有來自他國的移工移民,都能享有和新加坡公民同等的待遇。只是一橋之隔,巨大的「機會」差異,總是從不間斷地吸引無數馬來西亞人前來「貢獻」勞力、腦力,求一個翻身的夢想與契機。

圖/Suchart Boonyavech@Shutterstock


來自檳城的男孩

我們單位,來了一位檳城男孩。尚未一起參與新計畫因而變得較熟絡前,看著他名片上的拼音,那和新加坡人完全一樣的拼字規則,加上他流利的英文和獨特的「星式」口音,便從未問過他的家鄉在哪──當時心裡頭對他的認知,就如同一般新加坡男生。

直到某次無意間聊到在新加坡的住所,他提了:「和你一樣住在西邊的裕郎(Jurong West)。租房子嘛!就近公司,就近故鄉馬來西亞,總是方便。」「不像你們愛上街,老往 CBD(新加坡中心商業區)跑,我們單身一人,不捨近求遠。」

哎呀,這可真叫我羞愧,一問之下,才知原來他是馬來西亞檳城人,還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新加坡男孩!──他典型的新加坡男生模樣和用字遣詞,完全不同於過去我所認識,大多是前來從事勞力服務業的馬來西亞朋友。

檳城位在馬來半島西北端,離南端的新加坡,可比柔佛州的距離要遠上太多──他告訴我,自己不是因為「地緣關係」,而是「立定志向」過來這裡的。「人都有夢想,都想突破不同於以往的環境,讓自己更進步,」他說。

他告訴我,自己的父母親在故鄉,其實是給人打零工的,可是克儉刻苦地供他們家兩兄弟直到大學,而兩兄弟現在也都如願在新加坡工作。

「至少拼個 10 年,我不喜歡太過鬆懈的生活」

為什麼這些工作在故鄉也有,卻願意離鄉背井來做一模一樣的事情呢?

如今就我個人觀察,新加坡年輕人其實有不少人蠻在乎這點的──要離開現有的生活環境耶!雖然他們面對競爭多半抗壓性強,不過即使海外有更好的機會,仍只想就近待在家人身邊的「媽寶男」、「嬌嬌女」,其實一點都不難碰到。

最關鍵的理由,我想應該還是「3 倍」吧!兩地人們常提及的「3 倍」,多誘人呀!在新加坡做 10 年工,順利的話,就如同在馬來西亞做 30 年工──都到可以退休的年紀了。

美國紐約是「大蘋果」,物價高、競爭無比激烈,仍充滿無限希望,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才來此一搏。新加坡如今也好像是東協的「大蘋果」──不只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越南、柬埔寨、緬甸以及臺灣,有太多太多的人拿著 w pass、s pass、e pass 等不同「等級」的簽證過來,從事各個階層的工作。

不少人告訴我,不論如何,至少拼個 10 年再回去。到時候也還年輕,讓自己和家人過個輕鬆一點的日子,才是「倒吃甘蔗」,日子才會過得越來越甜。

回到這位來自馬來西亞檳城的男孩子。老實說,我是很喜歡他的,甚至比對部分相對之下學經歷條件更好,但工作上卻顯得養尊處優眼高手低的新加坡本地青年,還要欣賞許多。

因為我看到他的眼神充滿無限希望。雖然他也老是說:「賺個 10 年,就可以回去過本來的輕鬆生活。」可是正如無數被篩選過來新加坡任職的外地夥伴,往往到最後一輩子都常駐在新加坡──他知道自己並不喜歡太鬆懈的生活,所以才會拼了一輪拿到簽證,過來這裡工作。

「開放競爭」,不見得就是非得鬥個你死我活

檳城和新加坡的距離好遠,不像柔佛過個橋就到──柔佛新山和新加坡的距離,比裕廊到樟宜的距離還近上許多。    

嘗試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多人都願意大老遠地來到這個國度,明知雖然薪水高、物價也高,機會更是各國人才爭破頭地搶,仍執著地要在此地一拼前途?

是因為這個國家給了一個「好環境」,值得人才來此競爭,試圖闖出一片天?還是正因為無數人才聚集此地競爭,才讓這個生於憂患的城市國家,成為東南亞的一個「大蘋果」,給得起一個「好未來」?

我想,這有點像「雞生蛋、蛋生雞」的邏輯──但總之,這是個高度競爭的國家,而且是一個不怕競爭的國家,甚至是個對內(人才)、對外(國際),都歡迎來自四面八方競爭的國家。

很有意思吧,不論來自何方,新加坡敞開雙臂,邀請你來競爭。

但這個「競爭」,未必只能夠是彼此鬥個你死我活。有時候,在條件公平、機會均等、同時也「給得起」的環境裡,激烈的競爭,反而更像是在「創造肩膀」──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你才能夠看得更遠更廣。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維基百科(Img by Calvin Teo)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