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風雲】當 FBI 成為比特幣「大戶」、日本躍升全球最大交易國──中韓發布禁令後,虛擬貨幣的未來(下)

【比特幣風雲】當 FBI 成為比特幣「大戶」、日本躍升全球最大交易國──中韓發布禁令後,虛擬貨幣的未來(下)

曾經是虛擬貨幣交易大國的中、韓兩國,相繼宣布禁止虛擬貨幣禁令。

由於使用比特幣交易,資金流向難以「控管」,其實被中國、俄羅斯、乃至印尼等集權、或貨幣管制相對嚴格的國家禁止,並不算意外。

中國人民銀行在 9 月份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全面禁止個人或組織參與 ICO、且禁止任何平台辦理相關業務,最後宣佈關閉交易所;韓國政府則擔憂過多資金流入非生產領域,同樣於 9 月份禁止國內所有的 ICO 活動

然而,相較於中韓強勢關閉交易所,世界各先進國家,目前態度仍十分曖昧。

美國對虛擬貨幣的態度,即是一直「相當曖昧」的代表:一方面,美國政府不斷透過各金融監理機關的總裁、高官發言,指向比特幣的高投機性與泡沫化──近日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的發言,即為一例。

但另一方面,美國從未將「虛擬貨幣交易」視為非法活動(先前掃蕩「絲路」(Silk Road)等暗網(Deep web/Dark web)之行動,是針對「非法交易本身」,而非用以交易貨幣之貨幣)。

更重要的是,美國政府雖不曾正面回應虛擬貨幣的「貨幣價值」,但是透過虛擬交易所得的資產,美國國稅局(IRS)卻會進行課稅,等於「實際承認虛擬貨幣交易」──其他持相同態度的,還有英國及法國。

另外更有趣的一點,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成為全球「比特幣」最大的持有人之一,美國政府更實際進行「標售」比特幣的行為:根據《財星》(Fortune)雜誌報導,2014 年起,美國司法部已按照民事法院裁定,陸續標售查扣自惡名昭彰的「絲路」創辦人電腦中, 14 萬 4,336 枚的比特幣,總值根據紐約地檢署的公開文件,達 4 千 8 百萬美元(約新台幣 14 億 3428 萬元)。

而除了已於兩年前陸續售出的 14 餘萬枚比特幣外,根據比特幣社群一份(未經 FBI 證實的)推算指出:FBI 近年掃蕩包括「絲路」在內的「暗網」(Deep web/Dark web)等非法活動,在行動中所沒收,尚未標售的比特幣,數量仍有超過 17 萬枚,依照目前的「匯率」計算,約值 30 億美元(約新台幣 900 億元)。

而就在今年 12 月11日,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正式開始販售比特幣期貨

德國則是早在 2013 年,就確定了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貨幣地位──在法律適用上,近似於「外幣」,是世界上第一個「承認比特幣」的國家。加拿大也認可「虛擬貨幣」的存在,並在 2014 年頒布 C-31法案,對虛擬貨幣應用進行管理。

用監管代替禁止──日本通過「虛擬貨幣法」,快速躍升最大比特幣交易國

今年 4 月,日本政府通過全名為《情報通信技術の進展等の環境変化に対応するための銀行法等の一部を改正する法律案要綱》的法案,這個法案在日本投資圈,又被稱為《仮想通貨法》(譯:虛擬貨幣法)。法案中肯定了虛擬貨幣「作為可交易財產(商品)」;以及「可兌換為日圓」兩個重要性質。

另外,該法也對「虛擬貨幣交易所」實行關於身分認證及反洗錢的規定,並由日本央行及金融服務局進行監管。日本財政部並在今年 7 月宣佈,不會對虛擬貨幣的交易徵收 8% 的消費稅。

寬鬆的限制與明確的法規,讓日本在中國下令關閉交易所後,一躍成為全球最大比特幣交易國

這為日本帶來了什麼呢?姑且不論虛擬貨幣看不見的影響力與發展性,就從最小的說起:日本政府雖然不對交易課稅,但若是作為投資,獲利了結、出入金皆須經由銀行,銀行賺的是實實在在的日幣手續費,且每一筆都是現金。

而無論比特幣是否從近日高點大幅修正,甚至出現「泡沫」崩跌,由於相關法規針對金融機構放款、開戶(交易虛擬貨幣)等規定並不寬鬆,日本政府亦信心滿滿表示:不會出現系統性風險。

出身黑市交易、安全性高度存疑,為何虛擬貨幣仍不該被嚴格禁止?

當然,上述的虛擬貨幣監管法規,其完整度對照目前的其他投資工具,其實仍只是起步而已。

具體舉出兩個例子:

在日本,小有名氣的部落客 ikedahayato 原本寫的是職場生活,有天卻突然將部落格名稱改為「你還沒有入手虛擬貨幣嗎?」(まだ仮想通貨持ってないの?)

他並且靠著名氣,大力吹捧一些市值比較低的小眾虛擬貨幣,然後在價格暴漲後迅速賣出。

在美國,萊特幣(Litecoin)創始人之一李啟威(Charlie Lee),更在我撰文的今天(12 月 20 日)早晨宣佈「為了避免利益衝突」,主動出清所有持有的萊特幣然而本週萊特幣剛經歷「毫無徵兆的暴漲」,並且在 19 日達到最高峰,和月初相比成長 400%。(至於創立至今,萊特幣一共上漲超過 7500%)

以上兩個情況,若是將投資標的換成股票,檢調此刻早已介入偵查。同時若罪證確鑿,依我國《證交法》,可以判處徒刑、拘役或併科罰金。(各國證交法規,對於內線交易和操縱市場,亦有相關罪責)然而對於「虛擬貨幣」,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任何規範。

所以我們該做的是「規範」還是「禁止」呢?──我的答案仍是前者。

在我看來,不論虛擬貨幣、或是區塊鍊,還處於發展過程中一個非常初期的階段,一切都還不完善。

比特幣早期被利用於黑市交易,並沒有一個光榮的出身;The DAO 的安全性令人存疑(請見上篇);甚至有些 ICO 自始至終根本就是一場龐氏騙局。

但無可忽視的,它同時也是一個充滿未來的產業:

如前一篇提到的,區域鍊技術和媒體、管理甚至市場預測結合,將會帶給產業執行面上巨大的變革,並催生更多創新的想法,許多物聯網的新星甚至已經初具雛型──這種種變化,都和虛擬貨幣與其技術熱潮,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重點與比特幣「漲跌」完全無關──金融、科技的創新,需要發展空間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週(2017年12月19日)重申台灣政府對虛擬貨幣的看法:「虛擬貨幣交易屬高度投機行為,對於平台,無法可管。」

少了台灣,其實完全不妨礙全球區塊鍊技術的發展;反倒是台灣,恐怕無法承受不參與金融創新,不跟上科技趨勢,所造成的損失。

比特幣如今價格從歷史未有的超高價格,瞬間反轉修正──一如過去幾年數度出現的暴漲暴跌,它有如許多未成熟的新興貨幣,還有一大段的盤整期。

而它的「未來走勢」或「漲跌幅度」、「是否泡沫化」與「泡沫化」的定義(相較於 90 年代的日圓、或是近年的澳幣?),也絕非本文聚焦的重點──這篇文章並不是要鼓勵讀者們投資比特幣,而是希望提供一個「暴漲」、「泡沫化」以外的角度,讓虛擬貨幣能以更多元的面貌呈現在大家面前。

如果大家對虛擬貨幣有興趣,不妨從國際新聞或 Raddit 等國外論壇去了解相關資訊,千萬不要在不了解的情況下輕易投資任何標的。

但對於「虛擬貨幣」,至少其背後的科技與技術應用的未來,從宏觀長遠的角度來看,已是不可逆的趨勢──

我們需要的,是規範、扶持、利用它,而不是在第一時間,就遏止了它的所有可能性。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lliam Potte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