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風雲】趨勢或騙局?一片「泡沫」聲中,比特幣為何還是飆破天價?──中韓發布禁令後,虛擬貨幣的未來(上)

【比特幣風雲】趨勢或騙局?一片「泡沫」聲中,比特幣為何還是飆破天價?──中韓發布禁令後,虛擬貨幣的未來(上)

截至 2017 年 12 月中,全世界虛擬貨幣的市場規模,大約是 6,000 億美元(約 18 兆新台幣)。

今年 9 月以前,中國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虛擬貨幣交易國,更曾擁有超過 80% 的比特幣交易量,是在中國由人民幣計價進行的。但隨著中、韓相繼發出禁令,這個情況已經一夕改變──中國的比特幣交易量佔比瞬間跌至 6% 許多人一度認為這是比特幣和虛擬貨幣的「末日」,然而事實很可能大出意料之外:

比特幣誕生於 2009 年,它最核心的技術是區域鍊(blockchain)。

很多人會這樣解釋它:想像所有交易都寫在一本帳本上,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可以隨時查閱這本帳本,而且它其實不只一本──更像是無限多本,分散放在每個人的電腦中,而非由一個「中央銀行」或「中介機構」來控管。一塊比特幣值多少錢,完全取決於人們的需求,不像法定貨幣,受到國家政策控管。

一顆比特幣在 2010 年的價值是 0.03 美元,到了 2013 年突破 1,000 美元;同年年底,一顆比特幣的價格超過一盎司的黃金價格,達到(當時的)歷史高點 1216.73 美元──三年下來,足足漲了 3 萬倍。

這漲幅很驚人嗎?一點都不。更驚人的在後頭──到了 2017 年,包括比特幣在內,全世界的虛擬貨幣交易,有超過 80% 是由人民幣完成──根據研究,全中國只有約 7% 的比特幣「存量」,人民卻高度熱衷虛擬貨幣的轉手投資──自此比特幣開始有如脫韁野馬,走出 2013 高點後到 2017 年初整整三年的價格低迷,一路失速直衝上 2017 年 12 月 11 日的一塊比特幣對 17,549.67 美元的新歷史高點(約等於 524,620 元新台幣)──接著卻又狂跌約 25%,達到 2017 年 12 月 22 日的 12,191美元。

不過就在三個多月前的 2017 年 9 月,中國及韓國才相繼宣布禁止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並勒令部分虛擬貨幣交易所停業,然而比特幣價格卻不減反升──更足足再(較九月低點)上漲了 464%。中國的虛擬貨幣炒手曾經信誓旦旦:「有天一塊比特幣,能換一台車。」現在看來已成現實。

然而,在市場環境丕變、各國態度曖昧不明,價格亦暴漲暴跌的當下,比特幣究竟是「趨勢」還是「騙局」?我們又該如何看待虛擬貨幣的未來?

台灣媒體時常聚焦比特幣的「短期漲跌」,並動輒以「流血」、「破盤」形容,然而以長期線圖觀察,較能得知比特幣真實的走勢。圖為比特幣對美元近年走勢圖。圖/截自 CoinDesk Bitcoin News


中韓相繼禁止 ICO,日本一躍成為最大交易國

在討論此問題之前,我們要先從近年,比特幣在亞洲(中、韓、日)興起的背景開始談起。

比特幣之所以在中國能夠快速發展,可以歸根於幾個原因:

首先,中國有嚴格的外匯限制,利用虛擬貨幣交易「通常可以」繞過國家控管,而且手續費奇低,這些特色對於中國的投資者而言,相當具有吸引力;再者,中國已經很高程度地普及使用「行動支付」,對於虛擬貨幣及線上支付的接受度亦較高;最後,加上廉價的電力以低成本進行挖礦(mining),這些都成了比特幣在中國流行起來的原因。

在韓國的情況則有不同:一位年輕人在接受《富比世》(Forbes)採訪時談到:「韓國人偏好能夠快速獲利的投資方式。所以比起股票,年輕人更願意購買能立即脫手,且市場變化快速的虛擬貨幣。」

韓國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在 2017 年夏天達到高峰──韓國實體經濟占全世界經濟總量約 2% ,而韓國的虛擬貨幣交易量,卻一度占到世界總交易量的 20% 以上,足見韓國對於虛擬貨幣的狂熱。

然而這樣的情況,在短短一個月內迅速翻轉。

2017 年 9 月中國及韓國相繼宣布禁止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並勒令部分虛擬貨幣交易所停業──當時一度造成比特幣價格的暴跌,之後卻又扶搖直上不斷衝破歷史高點。

原因自然眾說紛紜,但其中公認的理由之一是:這些巨大的資金流入日本,日本也因此一躍而上,成為世界最大虛擬貨幣交易國。 (請見下篇深入分析)

不過,必須在此特別點出的是:只要在 google 搜尋「比特幣」相關的台灣報導,可以看出多數台灣主流媒體,時常只片面聚焦比特幣的「暴漲暴跌」,事實上若以長期趨勢觀察,才能得知比特幣真實的發展趨勢。

或許也因為對比特幣的印象如此,許多人亦習慣將「虛擬貨幣」和「騙局」或「炒作」直接聯想在一起,而忽略了其背後真正的意義,其實與對一般人而言風險、門檻均極高的「投資展望」沒有關係──

「區塊鏈科技應用」、「去中心化貨幣」的許多可能性,才是虛擬貨幣的真正意義。而且這些「可能性」,遠遠不止於比特幣一項而已。

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虛擬貨幣」的多重可能性

如果你對虛擬貨幣的印象還停留在「單純的炒作」,接下來關於 ICO 的說明,有可能會讓你改觀:

ICO 是指「首次公開募幣」Initial Coin Offering):「發行者」通常會發表一項技術,而若要享用該技術或服務,則必須以該公司(或基金會)發行的(虛擬)貨幣進行消費,用以吸引投資資金(通常你需要使用「主流的虛擬貨幣」,如比特幣或乙太幣,去交換該公司發行的貨幣)。

這樣的方式其實很類似於「群眾募資」,只是它完全跨越了國界、貨幣換算、轉帳方式、手續費與稅務,甚至合約及語言的束縛。(當然風險也由此而生,後面會談)

而現在「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則賦予了它在區域鍊執行上,更多的變化。

我們看看這幾個例子:

BAT(Basic Attention Token)是一個關於廣告投放的 ICO。

目前超過 70% 的廣告市場,其實是由 google 和 facebook 掌握。生產內容的創作者(例如個人經營的粉絲專頁)需要向平台直接購買「精準曝光」;或是購買「分析報告」,以求更精準地投放廣告接觸使用者。而使用者,則是被動地接受廣告內容。

而 BAT 想做的,則是「去掉和平台購買資訊」這件事──它的手段,是「將注意力量化」。

消費者在「點擊廣告時」,代表「付出了注意力」去看一個廣告;或是以點擊,代表自己對這個廣告有興趣。這樣的「付出」,會被量化為虛擬貨幣──消費者可以透過點擊獲得貨幣,而這些瀏覽資訊則會被系統分析,用以更精準地投放廣告(意思是,點擊某廣告後,你將會看到更多類似的廣告資訊──事實上,目前各大平台早已這麼做,只是簡單來說,它們不會給你「貨幣」作為交換)──而消費者得到的「貨幣」,則可以用來直接回饋給內容創作者。

換言之,「消費者」(讀者)和「內容創作者」中間,不再需要透過社群平台購買資訊。

另一個 ICO 應用是 Augur,它擁有一個蠻有趣的想法:樣本數越多,就越能得到真實答案。

在 Augur 上,任何人都可以發起任何問題,每一個人也都可以回答──答對的人可以得到獎勵。這聽起來或許有點像是個賭盤,但是這個賭盤沒有存在風險的莊家,且資金的動向完全透明。

仍然無可忽視的風險──The DAO 的「慘案」

再看一個例子:假設一間公司的董事企圖挪用一筆公款,你覺得他需要打通幾個人呢?

The DAO 的「無人管理系統」想法即是基於這樣的假設防範「人性貪婪」,方式則很「近未來」:它讓「智能合約」取代「人」來管理公司。透過「智能合約」,凡能在合約中設定的條件,可以百分之百被執行,而不存在人為的風險。

例如假設章程規定「需要至少兩位董事的簽章(這裡的簽章是電子簽章)才能開放某帳戶的使用權限」,此時若一筆公款仍遭到挪用,所有「投資人」均可以知道什麼時候、哪兩位董事、用了多少,匯到了哪個帳戶──而且這些記錄不像以往的紙本有作假的空間,因為所有的資訊都會在動作當下被記錄,且永遠無法消除與更改。

因為明確且實用的內容,以及募資階段已有一定的完成度,The DAO 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募得了相當於 1.5 億美元的虛擬貨幣,當時是所有人最看好的 ICO 公司之一。

然而,諷刺的是,募資結束不到一個月,一位駭客就利用了程式的漏洞轉走了其中的 5 千萬美元── The DAO 的持有者承受了慘重的損失,連乙太幣都被波及,下跌了接近 50%。

更諷刺的是,這位駭客利用的是「程式的漏洞」將乙太幣轉出,而不是「駭」進系統進行竊取──換言之,他所做的其實是 The DAO 合約範圍未加限制的行為,因此沒有任何法律責任──駭客通過這個行為「合法地」取得了該筆錢(虛擬貨幣)的所有權。

而那 5 千萬美元,截至目前為止仍未被「救回來」。

看到這裡,或許你對「虛擬貨幣」、「ICO」等名詞,已有了初步概念;或許你更加反對這項「投機又高風險」的交易了;或許,你還是覺得這根本是「駭客拿來騙人的玩意」。

但對我而言,這其實是所有革命性的新技術與交易方式,在發展過程中必然出現的「探索」與「歧路」。整體而言,我仍然反對「因噎廢食」、「全面禁止」ICO 。甚至,台灣可以從這種種經驗中,積極尋找自己在這個必然趨勢下的定位。

為什麼呢?

下篇:【比特幣風雲】全球最大持有者 FBI ,與新最大交易國日本──中韓發布禁令後,虛擬貨幣的未來(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PixieMe@Shutterstock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