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人眼中的歐盟】6 個問題,帶你快速了解 EU 近況

【歐盟人眼中的歐盟】6 個問題,帶你快速了解 EU 近況

編輯導言:歐洲論壇(European Forum Alpbach, EFA)成立於 1945 年,每年邀集不同領域、國籍的 200 位世界級領袖,和來自全球超過 50 個國家的 4,000 名參與者,齊聚阿爾卑斯山的奧地利小鎮,進行為期 17 天的深入交流。本文為 2018 年歐洲論壇的台灣參與代表為我們帶回的一手論壇觀察與心得。欲了解更多論壇訊息,請參考專欄簡介

文:陳孝彥/用實踐改變臺灣社會

在歐洲論壇中,其中一項最有價值的環節是分組討論會。而它最大的價值在於,因為每個討論會的人數有上限,因此論壇參與者得以和身處問題第一線的官員、專家或是學者們進行面對面的近距離對談。其進行模式通常會由一名主持人先針對討論會的主題提出幾個不同的問題,並分別請與談人一一回答。而後,論壇參與者即可對與談人直接提問。

筆者此次有幸參與的分組討論會是在探討歐盟未來的財政規劃以及發展方針。此會議主持人為奧地利廣播公司(Austr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記者 Cornelia Primosch;主要與談人為歐盟委員會專員(Member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Gunther Oettinger、歐盟議會成員(Member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Mercedes Bresso 和歐洲大學學院(European University Institute)校長 Renaud Dehousse。

以下透過 6 個簡單的問題,希望能帶讀者快速了解歐盟現況,同時回應那些經常引發討論的問題,諸如歐盟是否將朝政治體發展、與中國的關係、會員國間的資源分配是否公平等。

問題一:預算過少,將如何影響歐盟?

首先,主持人詢問各個與談人他們對於「歐盟預算」的看法。

歐盟委員會專員 Oettinger 直接和大家分享他現在正在歐盟委員會所提出的 7 年預算(2021-2027)。他認為,面對現在經濟發展的困難程度和歐盟內民眾的質疑,歐盟的預算規劃必須要更明確和透明,歐盟各國才能往相同的目標發展、各級單位也才能夠放心的把事情辦好。另一方面,藉由一次提出 7 年的預算,Oettinger 也希望能讓和歐盟合作的政府以及外部投資者對歐盟的發展更有信心,特別是在科技發展這一塊。

「歐盟現在的公司在未來不能和亞洲還有美國的企業競爭,我們必須要確立預算,讓專家學者有信心留在歐盟做研究,」Oettinger 表示。

同時,Oettinger 也提到了兩個他認為很大的問題。第一點,在歐盟現今的體制下,歐盟預算的審核要每一個會員國的同意。他認為這並不民主也不務實,因為很明顯地,有些歐盟成員不想討論重要的問題,用難民潮的問題來拖延預算審核的進程。

第二點,歐盟現在的預算只有所有會員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 1%,這個侷限在英國脫歐後會變成很大的問題。因此,我們必須要盡快確立並且提升 2021-2027 年的預算。

「我們需要新的預算,才能在不減少對農業補助的情況下,支付足夠的國防和科技發展的經費」Oettinger 說道。

歐盟議會成員 Bresso 也有類似的看法。Bresso 認為,歐洲議會在英國脫歐以後最大的共識,就是預算過少的問題。

「歐洲議會現在最大的共識是,歐盟的預算至少需要歐盟會員國 1.3% 的國內生產毛額。我們需要這些錢來處理成員國邊界問題、移民控管、網路安全以及反恐行動等問題。」

圖/European Forum Alpbach 臉書專頁

問題二:歐盟要維持經濟體,還是逐步發展成政治體?

Bresso 更進一步說到,歐洲議會現在正在研討如何在不提高人民稅率的情況下增加歐盟預算,像是金融交易稅(Financial Transaction Tax)、更多的環境保護稅(Environmental Tax)等。

歐盟現在必須要尋找更多的資源來應付歐盟前所未見的問題,像式 Bresso 特別點出的歐盟國防問題。她認為歐盟在面對俄羅斯以及土耳其邊界的不安定性,歐盟必須要在國防上有更多的研究,甚至是建立起歐盟自己的軍隊。

歐洲大學學院校長 Dehousse 雖同意以上論述,卻也點出這些問題的膠著點。Dehousse 認為現在歐盟所面臨的問題和以前不一樣:以前歐盟面臨的問題是和人民個體生計有關的項目,像是農業補助等;現在歐盟要解決的問題,是和歐洲整體發展性有關的問題;相當於經濟體與政治體的差異──這個差異性導致人民對於歐盟發展的支持度下降,並造成歐盟預算規劃的困難程度。

Dehousse 明顯表示,雖然歐盟是以民意基礎為前提,但是,如果前面兩位官員所提到的預算沒有辦法實現,歐盟未來將位面臨更大的問題。

問題三:制裁會員國,可能嗎?

接著,主持人開放讓與會者提出問題。以下筆者將分享幾則筆者認為有趣的問答。

問:歐盟是否要有制裁會員國的辦法?像是匈牙利政府已經做出很多違反歐洲價值的舉動。

Oettinger 表示,歐盟委員會已經起草了提升歐盟實質影響力的提案。他認為歐盟委員會要有權力能夠減少或是取消不遵守歐盟政策的會員國的預算。

「這也攸關歐盟委員會對於納稅人的尊重,因為很多這些不遵守歐盟政策的會員國有嚴重的貪汙問題,像是在波蘭、羅馬尼亞和匈牙利的情況。我們必須要避免這種濫用預算的情況。」

問題四:誰繳得稅多,就可以分配到比較多預算嗎?

問:歐盟如何制定預算分配?義大利和西班牙的繳付給歐盟的錢是相似的,但是為甚麼西班牙收到比義大利還多的歐盟預算?

Dehousse 認為,歐盟預算的分配和各國經濟條件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歐盟整體經濟政策發展的優先順序才是歐盟預算編制的核心。像是現在歐盟面臨外來資金的衝擊,程度上影響歐盟的團結價值,像是中國在東歐所做的大量投資。這些問題才是歐盟預算分配背後的核心準則。

Oettinger 則補充,歐盟的預算分配是互助的。像是盧森堡沒有農業,但是他們需要食物,因此盧森堡會從法國或是義大利進口食物。就這個例子而論,將歐盟預算的錢撥給補助法國和義大利的農民對盧森堡也是有益的。

舉另一個例子,德國政府付給歐盟的錢用在東歐的經濟發展上,也是一樣的概念,因為東歐國家發展階段所需要的設備很多會從德國進口。所以,歐盟預算的規劃是根據歐盟整體發展性,而非單一會員國所繳納的稅金。

問題五:農業與科技,孰輕孰重?

問:Oettinger 委員,您提到了科技發展對於歐盟未來的重要性,然而,您在委員會所提的預算案中,對於農業補助的預算還是大於對於科技發展的預算。我想請問農業團體的遊說技巧,是怎麼比科技團體還要厲害的?

Oettinger 回覆:「我的責任是提出對歐盟最有利的預算案。沒有歐盟的補助,歐盟的農夫如何和加拿大和美國競爭?因此,如果沒有歐盟預算補助的話,歐盟內沒有人會想當農夫。我所提到的科技發展也包含農業電子化,這些都需要預算。況且,這一次關於科技發展所提的預算為 970 億歐元,相較上一次 700 億歐元已是 40% 的提升。我們必須要看整個歐洲發展的藍圖,而非一個項目的成長。」

問題六:中國影響力,會威脅歐盟主權嗎?

問:在面臨中國大舉投資歐洲各國基礎建設的情況下,歐盟該怎麼應對中國在歐洲的政治影響力和歐盟團結價值的矛盾?

三位與談人都認為,歐盟必須接受中國的投資。然而,歐盟必須確保歐盟政治運作的獨立性以及歐盟單一市場的發展方向。

Oettinger 表示:「中國想要連結亞洲到歐洲的鐵路是很棒的想法(一帶一路),但是我們必須要自己建造自己的基礎建設,像是從布達佩斯到貝爾格勒的鐵路。」

Bresso 則認為:「這攸關歐盟獨立的主權運作。我們不能讓中國在歐洲區域性貧富差距的問題上趁火打劫。因此,歐盟現在的發展方向也是盡力涵蓋整個歐洲,包含較為落後和貧窮的國家。」

寫在最後:關於歐盟與台灣

這堂分組討論會讓筆者洞悉歐盟現在所面臨預算分配的兩難,以及歐盟政府應對問題的解決方向。對一個臺灣學生而言,筆者最驚訝的是歐盟官員對於當今發展問題的警覺程度,以及對於他人質疑所能做出的即時回應能力。

整個討論會的過程,對於歐盟官員來說,無非就是聽取不同的觀點和幫助論壇參與者理解歐盟政策制定背後的動機。這樣子拉近民眾和政府距離的方式,或許也是臺灣政府可以借鏡的。

順帶一提的是,筆者在分組討論會後有幸和 Oettinger 委員討論到臺灣在現今歐盟發展的定位。Oettinger 委員認為歐盟應當提升和臺灣的貿易關係,並支持臺灣在民主基礎下所做出的任何決定,因歐盟和臺灣合作關係,是對雙方都有利的過程。這番出自歐盟官員口中的評論,對於在國際上處處碰壁的臺灣而言,可謂雪中送炭。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陳孝彥 提供(歐洲論壇分組討論會之一:歐盟未來的財政規劃以及發展方針。)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