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紐西蘭人都唾棄」的因弗卡吉爾,卻充滿我最珍惜的美好記憶

「連紐西蘭人都唾棄」的因弗卡吉爾,卻充滿我最珍惜的美好記憶

「你住紐西蘭喔?我跟你說!我有個朋友住奧克蘭(Auckland)......我好久以前也去過一次紐西蘭,你們那邊真的好漂亮喔。住在奧克蘭一定很幸福對不對?」

「呃,我家住在南島的最南邊。」

「我知道!是但尼丁(Dunedin)!」

「其實我們住得比但尼丁還要更南邊,叫做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

「因弗......什麼?」

類似的對話,發生過很多次——在我向陌生人們,介紹自己所居住的城市時。

很多人對紐西蘭的地理位置其實不太清楚,甚至常常把澳洲跟紐西蘭混為一談。且大概由於紐西蘭離台灣實在頗遠,所以台灣人對紐西蘭的認知普遍也比較少,說來說去,大概不脫是綿羊啊、牛奶的。

而紐西蘭的華人,大多住在北島的奧克蘭或首都威靈頓(Wellington),南島較多華人聚集的城市則為基督城(Christchurch)。(紐西蘭國土主要由「北島」和「南島」組成,兩者以庫克海峽為分隔)

圖/藍諾 提供

我的家,在鮮為台灣人知的紐西蘭南方小城

但在我長住紐西蘭的 7 年間,住的卻都是人口稀少的小城市:一個是北島的「北帕瑪斯頓」(Palmerston North),另一個就是南島最南邊的「因弗卡吉爾」。

既然紐西蘭的繁華已經不及台灣,為什麼還要再選擇住在一個人煙更稀少的地方呢?其實當時家人的想法,正是因為太習慣台灣的便利還有吵雜,所以乾脆搬到南轅北轍的小鎮,盡情地享受難得擁有的清閒。

但當初得知要搬到因弗卡吉爾時,我的心徹徹底底的涼了一半——因為在我的記憶裡,那是一個「連紐西蘭人都唾棄」的地方。

「那裡不是什麼都沒有嗎?」「比鄉下還鄉下的地方......」「鳥不生蛋的蠻荒之地」......這是當時周遭朋友聽到因弗卡吉爾時,常常會有的反應;之後跟其他紐西蘭人說我住在因弗卡吉爾時,他們也都為我莫名感到「擔心」。我也依稀記得每次看氣象預報時,因弗卡吉爾永遠是最冷、最常下雨的。

因弗卡吉爾會連紐西蘭人都覺得荒涼、排斥,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它其實是紐西蘭「南地大區」(Southland Region)的首府——在這個行政區,面積廣達 34,357 公里,大約等於一整個台灣,總人口卻只有 9 萬多人,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平均只有 2.9 人(台灣是 639 人,全球第二)。絕大多數的地方,的確是完全未經開發的原始景觀。

甚至連當地人都半開玩笑的說,正是因為「大家都不喜歡來因弗卡吉爾」,所以他們總是對外地人特別友善。

美好的人情,與「免學費」的友善政策

不過,凡事總有一體的兩面,端看你用什麼角度看待——當我們「硬著頭皮」在那裡生根後,才發現這個小城的諸多美好之處:

首先,因弗卡吉爾的交通並不如想像中「偏遠」:它與古城但尼丁、旅遊勝地皇后鎮所在的奧塔哥大區(Otago);以及南地大區(Southland)地域,形成接近等邊三角形——簡單來說,不管要到哪一個城市,開車都十分方便。

在因弗卡吉爾的南邊還有一座離島,名為史都華島(Stewart Island),目前是紐西蘭的國家公園所在地,擁有豐富的天然景觀與豐富的生態(還有黃眼企鵝,看得到極光!後面會提到)——此外,因弗卡吉爾雖地處偏僻加上緯度高(南緯 46 度),但是地形平坦,所以不容易下雪,冬天若有來自南極的冷風時,史都華島其實會先攔下冷冽的南風。

其實後來,我們會深深愛上因弗卡吉爾,更是因為當地人非常友善:對一個總人口約只有 5 萬人、當地白人卻佔了 90% 以上的城鎮來說,因弗卡吉爾人一點都不排外。身為當地極為少數的亞洲面孔,我居住在因弗卡吉爾的三年間,只碰過一次種族歧視事件,絕大多數人對我們都非常友善,熱情地提供我們許多協助與建議,幫助我們適應當地生活。

當地政府更是想盡辦法吸引外來人口居住,也發展出了「全國唯一不需繳交學費」的計畫——只要具有紐西蘭國籍的學生,就讀當地的南方理工學院(Souther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就不需繳交學費,三年讀下來,比起普通大學可以省下約 70 萬台幣。在南方理工學院的國際學生須繳的學費,也比其他大學的國際學生費用少上非常多。

豐富的生態,「天然無敵」

另外,前面提到過,因弗卡吉爾所在的「南地大區」,人口密度是台灣的「213 分之一」;它的市區面積,則大約是台北市的 1.8 倍,但人口卻只有 5 萬人——所以可以想見,其自然環境的保育,比起台灣容易得太多;有許多原始的自然景觀,更幾乎從未遭受人為破壞:

有一次,我在家門口的河堤散步時,就看見草叢裡竟然有一隻小海豹在曬太陽。鄰居說,因為外和派河(Waihopai River)的污染,比起紐西蘭其他處的河流污染較輕微,所以仍然常常見可以到野生的動物,在附近出沒。

在我們家開車 1 小時內的海邊,更可以看到保育級的小企鵝——若在非觀光的季節去拜訪,牠們甚至自在地走來走去,在沒有圍欄的情況下,我們可以隨意拍照;離小企鵝不遠處的海裡,則有野生的海豚出沒——牠們偏好在夏天出沒,而且生性活潑好奇,我們曾經很幸運地,跟那些保育級的海豚們,在海灣中一起游泳。

說到海洋,紐西蘭的海邊盛產黑鮑魚,而且可以自由採取,不過當地規定「每人每天只能捕 5 顆」,大小則限定鮑魚長度 125mm 以上——如果鮑魚還太小,就必須讓牠回歸礁石上。

對於從沒有捕過鮑魚的我們,這件事真的太讓人興奮,有一次就在 2 小時的探索中,我們挖到第一隻黑鮑魚——欣喜若狂地拿出尺來,不料長度只有 120mm。

我們看看四周,其實當然完全沒有環境保護的巡邏人員,心想如果把牠帶回家當晚餐大概也沒人會知道,但在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後,我們還是將這得來不易的鮑魚放生——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愛上了紐西蘭、更愛大自然——也許,這不過是「一隻」過小的鮑魚,帶回家真的沒人會知道,海洋生態也不會因為少了這一隻鮑魚而有所改變,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做,生態總有一天會枯竭。

之後我們與一些紐西蘭當地人結伴再次出發去抓鮑魚,發現他們也非常嚴謹地執行規定——儘管我們在岸上一次也沒見過任何巡邏人員。

紐西蘭朋友說,誠實就對了。

說到海洋,紐西蘭的海邊盛產黑鮑魚,而且可以自由採取。圖/藍諾 提供

懾人的極光美景

在當地生活,愉快地度過了三年時光。就在我要離開因弗卡吉爾的前三個月,學校的同學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極光?」

我心想:「極光!?哪裡來的極光?」在半信半疑的情況下,也就跟著他們一起去了。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只要在沒有光害、沒有雲的夜晚,因弗卡吉爾根本就是欣賞南極光的秘密基地。

我們架設了腳架,把快門調低,在冷颼颼的夜晚裡,等待漫長的 30 秒曝光時間過去——「喀嚓!」我的相機曝光完畢,我在查看相片時,竟然真的看見螢幕上有清楚的綠光在跳耀!過不久往遠方眺望時,肉眼也可以看見南極光在舞動。

當時四下無人,除了規律的海濤聲之外一片靜謐。只有我們四個人喜悅興奮的尖叫聲,迴盪在這片寧靜,且閃爍著綺麗極光的沙灘上。

我心中默默地想著,真希望因弗卡吉爾永遠都保持著這個樣子,不要再有人,前來破壞了這美好的一切......。

當時四下無人,除了規律的海濤聲之外一片靜謐。圖/藍諾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