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學、賣車、回台灣,拍《我們不是草莓》教育紀錄片,圓 14 歲時的夢──這不「熱血」,這是我的本分

休學、賣車、回台灣,拍《我們不是草莓》教育紀錄片,圓 14 歲時的夢──這不「熱血」,這是我的本分

在台灣讀國中時學的多種作文技巧裡,我最喜歡的就是「開門見山法」──因為簡單明瞭,讀者能在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將準備進入哪種狀態裡。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14 歲時的一堂課,萌生拍片念頭

第一次萌生想拍《我們不是草莓》這部關於「EC3 英語寫作會話班」( English Composition Conversation Club)紀錄片的念頭,是在我 14 歲的時候。我是 EC3 的第一屆社長,當時對於這個獨一無二的社團非常有榮譽感,因為教練 Tommy 除了為學生上英檢加強的課程外, EC3 的重頭戲,其實是參加每年師大所舉辦的全國英語話劇比賽。

訓練過程中,這個社團無時無刻不在培養紀律,創意以及韌性。我深深覺得 Tommy 這樣的教育方式,對於正值青春期,年輕氣盛卻豪放不羈的國中生,是非常好的人格塑造。不料在 2011 年,我們第一次參加全國中學英語話劇比賽時落敗。

在接受失敗之餘,心裡也不禁想著,如果我們的故事可以被拍成電影,是否可以啟發更多的同學呢?但是由於隔年即將面臨基測,這個想法也就被深深地埋到心底,近乎不見。

2012 年我國中畢業,用體保生獨招的方式以網球專長進入北一女。在練球以外的時間,我也被台北五光十色的生活吸引,常常用手機拍下當下的感覺,之後並買了人生中第一台底片相機──我不知道這些微小的動作,竟會成為我日後工作的基礎。

紐西蘭高中的媒體研究,發覺創作熱情

在北一女的生活雖然多采多姿,不過我媽媽卻認為,在「智育」成績至上的台灣教育制度裡,很難讓孩子發揮自己的專長,甚至在填鴨式的教育裡,孩子甚至連自己的專長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到了 2013 年,我們家再次搬回我從小長大的紐西蘭。

在紐西蘭讀高三時,為了不上自己痛恨的數學課,選擇了媒體研究(Media Studies)。沒想到它卻成為一門讓我永生難忘的課程:

這堂媒體研究課,除了基本的拍攝理論與賞析外,每天讓我從床上滿懷期待地跳起來的,就是攝影機的實際操作──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台以前都拿來拍生日蛋糕的相機,竟然可以用剪輯、配樂、調色,達到說故事的效果。更不用說從劇本的發想到拍片當日的執行,全部可以和同學親力親為,製做出屬於自己的作品。這些,都是我在台灣的學校中未曾體驗過的。

而紐西蘭的老師,也允許我們利用上課時間場勘,甚至協助我們與市政府協調拍攝許可。

在這段期間裡,在我心中壓抑許久的創意在短時間內爆發──只要沒有打工,我就是在音樂庫找配樂或發想劇本,每天更是看超過 3 個小時的 Youtube,因為在 Youtube 上,我可以跟世界頂尖的視覺創作者學習。

這樣的創意爆發,反應在我的作品上,讓我很快得到了學校副校長的注意,我因此得到了為學校製作年度宣傳影片的機會──也因為這樣,我用我的專長,賺到了第一筆「影片製作費用」。

休學、賣車,回台圓夢

在紐西蘭求學的期間,我仍然與 Tommy 保持聯絡,從幾次對話過程中,得知近幾年的 EC3 表現越來越出色──除了在台灣奪得全國話劇比賽的三連霸外,還代表台灣在新加坡的 Human Values Drama Festiva l 奪得優勝頭銜。

掛上電話,我想,是不是該圓我 14 歲時的夢了?

就這樣,我決定從南方理工學院(Souther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電影系休學回台灣,拍攝這部紀錄片。做這決定時,心中一半是確定的,另一半也為著錢、學歷以及未來的不確定性所困擾。但是我相信當一個夢想在你心中萌生時,你就有義務去實行它──因為這想法怎麼不去找別人,卻找上了你呢?就像聖經所說:「神不會給我們擔不起的擔子。」同樣地,一件事或想法臨到你身上,你就必然有能執行的力量。

很快的,我把車子賣了,貓送人了,買了張單程機票飛回台灣。在許多人眼中這是件「熱血」的事,但我認定這是我的本份。

我沒有深厚的編劇底子,拍攝作品也只限於高中和大學時的作業或小專案(MV 以及小廣告),一個 20 歲的女生拿著一台單眼相機,說自己要拍一部長篇的教育紀錄片,可信嗎?完全不可信。

經過無數次的討論後,我跟 Tommy 決定,沒有關係,我們就是要用極低的成本,拍出一部膾炙人口的教育紀錄片:極低的成本,是因為我們的預算就這麼多;膾炙人口,是因為既然已經花了時間拍電影,不把它拍到好實在可惜。

我們希望從 EC3 出來的學生除了不輕言放棄,也要懂得如何拉拔身邊的同儕──這也是這部紀錄片的名字《我們不是草莓》的由來。圖/我們不是草莓 - EC3 臉書專頁


紀錄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也在記錄我自己學拍電影的故事

我們的理念很簡單,就是把故事設定為如何用英語話劇,帶領許多「自認為普通人」的學生,得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

現在的孩子普遍受到過多的保護,也太依賴家長,所以在面對許多問題(人際關係,課業,人生規劃)常常無法自己解決,也容易被擊得片體鱗傷。而孩子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下,很容易失去自信,進而不願意嘗試,所以會更容易附著在自己的舒適圈之內。

Tommy 的教學方式,則是完全的讓孩子融入團體,放下自己的成見,並且與同學一起面對過去自己不願面對的挑戰──我們希望從 EC3 出來的學生除了不輕言放棄,也要懂得如何拉拔身邊的同儕──這也是這部紀錄片的名字《我們不是草莓》的由來。

過去這一年來我們不斷的現學現賣,看完一部紀錄片馬上把劇情架構,分鏡,特效解剖分析,再把自己喜歡的元素寫在便條紙上貼起來。我們也完全沒有拍攝計畫,每次 EC3 上課時我總拿著相機待命 8 小時,只要看到喜歡、感動的瞬間就開始錄,錄到無趣了就按停止錄影。

也許這樣完全不是正常的拍攝計畫,但在一切需要靠自己學習的情況下,是我認為最棒的學習模式──

這次紀錄片雖然是在紀錄 EC3 孩子的成長過程,其實也是我自己學習拍電影的故事。

後記:在開拍 12 個月之後,我已經將現有的素材剪成一部短版的紀錄片,並且參加了 2018 年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謝謝一路上幫助我的人。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我們不是草莓 - EC3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