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烏干達的外資觀察:貨幣貶值百分百,昔日的「非洲珍珠」為何青年失業率高居不下?

我在烏干達的外資觀察:貨幣貶值百分百,昔日的「非洲珍珠」為何青年失業率高居不下?

烏干達當地報紙《New Vision》在一篇 2016 年 2 月的報導"Census: Unemployment biting hard",指出烏干達青年失業率達 58%,近乎是名符其實的「畢業即失業」。戰爭讓國家整體的人口結構失衡,全國有 77% 都是 30 歲以下的「青壯年」人口。國家的整體產業仍在發展,工作機會不足。許多完成不了學業,或儘管完成學業但找不到工作的人,都變成摩托計程車 Boda Driver,或在首都坎帕拉打零工,甚或是回鄉種田。

工作難找、生活不易,小偷小搶的案件層出不窮。即使找到工作,每天的收入也只夠粗茶淡飯地過日子。烏干達的洗車工每天洗 20 輛車,只能賺進新台幣 200 元,卻已經算是不錯的薪資收入。從 Google Data 的資料顯示,烏干達貨幣自 2003 至 2017 年,貶值了將近 100%。換句話說,不到 10 年,你存的錢就少了一半的價值,本來可以買一塊牛排的錢,現在只能買半塊。

烏干達貨幣貶值百分百,首都消費水平卻近似台灣

在這樣狀況下,烏干達首都的消費水平卻還是與台灣相似:5 塊台幣一顆高麗菜、11 塊台幣 3 顆小牛番茄、20 塊台幣一瓶可樂、32 塊台幣一包一公升的牛奶、奢侈消費 250 塊台幣一份肯德基餐,高中以下的學費一學期 12,000。

為什麼會這樣呢?

影響匯率的因素非常多,包括貿易順逆差、企業對外投資、外國企業對內投資、短期性金融資產移動等等。一般而言,一個國家的經濟力越強、貿易順差越大、外匯存底越高、外國企業對內投資越多、熱錢流入越多,貨幣就越容易升值。

烏干達生產不足,跟眾多開發中國家一樣,大部分的出口貨物為一級農產品或原料直接輸出的低價值商品。另一方面,進口加工後的產品,如民生必需品與工業原料、機械、零件等價格較高的商品,烏干達長期處於進口大於出口的貿易逆差。

如果把國家比喻成一個農夫,想像他因為賣咖啡豆、茶、米、馬鈴薯等產品賺來的微薄收入,必須要支付基本生活開銷、照顧家人、償還貸款。付完這些錢已所剩不多,無法讓小孩受更好的教育,也無法讓家人住更好的房子,甚至選購品質更好且耐用的產品。

正因為烏干達主要產業為農業,且勞動人口多集中在農業生產,國內沒有足夠的製造業,每年仍有大批的年輕人湧入就業市場,等待寥寥可數的就業機會,造就了現在烏干達擁有高比例的失業人口。

烏干達主要產業為農業,且勞動人口多集中在農業生產,國內沒有足夠的製造業,每年仍有大批的年輕人湧入就業市場。圖/Marcel Brekelmans@Shutterstock


印資企業與本地企業:烏干達人的最後選擇

在烏干達投資的企業類型,若依規模區分,可分為個人或中型企業投資;若依國家區分,則可分為印度、中東地區、中國與少數的其他地區;其中,來自西方國家的投資以歐盟區為主。

當地人對於不同國籍企業,存在著自己的特殊見解。

"Indian Company is our last choice." 一位曾在不同外商公司工作過的烏干達朋友,這麼對我說。原因是在印度人的公司裡,難有翻身的一天。與大部分亞洲的中小型企業一樣,管理階級都有親屬關係或為印度裔,公司裡也曾傳出嚴厲對待本地員工的新聞。

追本溯源,要從殖民時期的歷史說起:大部分的印度人在英國殖民時代來到烏干達,協助殖民母國興建鐵路(同樣的歷史也發生在緬甸),留下來打拼事業的印度人因為受過基本教育,逐漸掌握了烏干達社會裡大部分商業機會,造成當地人的不滿。烏干達第三任總統阿敏(Idi Amin Dada)在位期間,曾下令驅逐印度人,後來,當地大型印度籍公司轉為國有,缺乏管理人才再加上內戰,導致烏干達的經濟衰退。

1986 年,老總統穆賽維尼(President Yoweri Museven)掌權,開始治理國家經濟,烏干達才重啟大門,歡迎印度人回來投資。種種的歷史糾葛,加上印度人跟亞洲的連結,讓印度人在商業上還是比烏干達人更具相對優勢,令烏干達勞工階級與印度主管的關係難以改善。

"Working in Ugandan company is similar to working in Indian Company. Not good not good."再請教幾位烏干達朋友的意見與想法,他們對於烏干達本地公司同樣抱持著負面觀感──這與公司管理階層的教育程度、人權意識或階級意識有關,在僧多粥少的就業市場裡,資方不必特別在意勞工的勞動權益與人權。

中東公司:「穆斯林只雇用穆斯林」

而在穆斯林公司裡則是──"Muslims only hire Muslims."某日在路上搭訕到的烏干達司機表示,中東人的公司只招募穆斯林。在擁有四千三百多萬人口的烏干達社會裡,伊斯蘭教屬第二大宗教,穆斯林佔 13.7%,次於天主教徒的 84.5%。

一直以來,相對少數的穆斯林,無法跟大多數的天主教徒享有一樣的教育機會,導致烏干達的穆斯林就業選擇縮限;同時,因為穆斯林在肉類食用上有特殊要求,牲畜必須用 halal 的方式屠宰(清真食品),使得較多穆斯林選擇農畜牧業。殖民時期,穆斯林取得屠宰相關執照的比例,比其他宗教信徒都來得高。直至近代,當地農牧相關領域的優秀公司,多為穆斯林擁有。

在政治領域裡,最有名的穆斯林就是阿敏總統(Idi Amin Dada)。但在 1979 年烏坦戰爭,阿敏總統遭坦尚尼亞推翻後,穆斯林族群受到牽連,以致現在他們選擇與政治保持距離。老總統穆賽維尼掌權之後,鼓勵穆斯林社群一起投入國家重建,此舉讓族群間的歧視逐漸減弱,對於和諧各路宗教有一定的貢獻。

烏干達路邊洗車場,洗一次休旅車含內部清潔共 10,000 UGX,約莫 110 台幣。圖/Maggie Yun 攝影

西方公司條件佳,應試錄取靠關係

西方公司在烏干達投資製造業的非常少,主因是當地的政經環境風險高,賄賂風氣仍盛行,而許多西方國家針對海外投資,訂有反賄賂或洗錢法,所以西方國家大多從事非營利組織,並會在報紙刊登招募消息。

薪資福利優渥再加上工作穩定,招募時往往會吸引一大票人前去應試,但這種公司需要靠一點關係才能進去,司機笑說:「 就像烏干達政府招人一樣」。

中資逐漸信任本地員工,給予基本薪資與人權

"Some say Chinese overwork people."說到中資公司,烏干達司機這麼說。儘管因過勞問題被質疑,給的薪資也不算最好,但員工只要知足、努力、安定,中國主管仍舊願意將責任交付烏國員工,並給予基本人權。

這位司機目前已在這家中資企業工作 5 年,他說:「老闆願意了解我,讓我和他同桌吃飯,對我也很好」。 

然而,過去在中資企業老闆眼中,基層烏干達員工流動率非常高,通常工作狀況不穩定,賺到錢就不來上班,等到缺錢才來。有時候也會「內神通外鬼」,打公司的主意,譬如內部員工找外人一起搶劫公司現金。而直到烏國於 2014 年啟用身分證之前,受害公司即使找警察,一樣求助無門。

烏國人民的工作習慣影響公司管理模式,基本上是勞資雙方互相不信任所導致。

早期來烏干達投資的華人,遇到生命財產受威脅的搶案,可謂家常便飯,這層歷史影響他們時至今日仍對基層勞工較為苛刻。

今天,來烏投資的華人對烏國員工已較信任,畢竟整體環境相對 10 年前的動盪時期,已經轉好很多。中國也因推動一帶一路政策,積極鼓勵國內企業出走非洲。在這裡,看得到中國人的毅力和勇氣,縱使英文不好,背了包就來非洲;實業投資需要大成本,因此多人選擇從小型零售業開始著手,從事貿易。

未來,中資將逐漸掌握烏干達

過去,烏干達主要產業多由印度人掌握。近年來,中國商人也開始投資實業,大量雇用當地人,並漸漸取得基層民眾的歡心。現今的整體社會氛圍較偏好中資,而非印資企業,也因為中國人的管理方式較印度企業人道。筆者估計,中國將在 10 年內掌握烏國資源,進一步提升烏干達對中資的經濟依存度。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ndreas Marquard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