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移工前的 600 小時職訓與等待──直擊印尼仲介訓練所:一個移工的誕生

成為移工前的 600 小時職訓與等待──直擊印尼仲介訓練所:一個移工的誕生

仲介訓練所內,每個學生輪流上台練習講話。

文字/黃妤婷、攝影/陳凱翔

一年兩次,One-Forty 團隊夥伴會實地到印尼,一個佔台灣最多移工母國比例的國家,進行田野調查,為的是能夠更完整了解「移工」這段跨國界的生命旅程。畢竟,除了在台灣工作這段期間,移工從什麼樣的地方來、工作結束回到自己家鄉發生什麼樣的事、這趟旅程中發生了哪些問題,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

當然,其中也包含「仲介」這個環節。對於一般人來說,仲介似乎是一個神秘的存在,有些人說他是移工聘僱流程中一個問題、有些人覺得仲介是雇主的好幫手、幫助你第一次聘請外籍移工就上手。

你也好奇所謂的「仲介」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嗎?不論你對於仲介有什麼樣的想像,這一次,或許你可以跟著我們、試著站在「移工」的角度來走訪仲介訓練所。

仲介訓練所的印尼女性

在這一趟旅程中,我們很幸運的在印尼當地遇見一位熱情的台商,得知 One-Forty 在做的事情後,他毫不猶豫地幫忙介紹一家當地的仲介公司,讓我們直接進入仲介訓練所拜訪。

沿著這位台商提供的地址,我們從市區一路來到一個幽靜的小社區。然而印尼標示地址的方式和台灣不太一樣,我們繞來繞去,就是找不到這個地方。突然,當天和我們同行的 Anna,一位也曾經在台灣擔任移工的印尼朋友,指著一條街區外的地方說:「在那裡。那邊有女生剪那種短短的頭髮,應該就是那邊沒錯。」

也就真的如 Anna 所說,我們往那群女孩的方向走,就這樣找到了仲介訓練所。如果要說這個隱身在印尼一般小社區的仲介訓練所有什麼特別之處,大概就在於,這邊有好多沒有戴頭巾的女生!

走在印尼,一個有全世界最高穆斯林比例的國家,放眼望去,是各式各樣花色的頭巾,形成一幅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市印象。然而在這裡,出自於訓練上的方便、提早讓移工適應在國外不能依照自己意願戴頭巾等等考量,多數的女性「準移工」是不被允許戴上頭巾的。拿掉頭巾之後,每個人留著一致的黑短髮。

為什麼要去移工仲介訓練所? 600 個小時的職前訓練,和等待。

根據印尼政府勞工部的規定,凡是第一次來台灣工作的家庭監護工,都必須由印尼當地的仲介公司進行為期 600 個小時的密集訓練,內容包括中文說、聽能力、照顧技巧、家事訓練等等。受訓完畢後,再由印尼勞工部發給證明,才能憑證明搭機出境,出國工作。

正因如此,仲介訓練所,成了每一位出國移工的第一站。

一踏入仲介訓練所,先是一間辦公室,一區是想要出國的移工來到這裡和仲介的面談和簽約,一區則是在這裡待滿一定期間、開始和國外雇主視訊面試的會談桌。

當天,由兩位機構內的中文老師接待我們,她們兩位都是印尼人,一位曾經在台灣唸研究所、一位曾經在台灣從事九年的看護工作。他們告訴我們,這是一所以「家庭看護」為主的仲介訓練所,所以在這裡,清一色都是女生。目前包含他們在內,共 3 位的老師,會教這裡 300 多位即將出國移工語言和照護知識。

隔著旁邊的一扇門出去,就是這三百多名移工在出國之前,接受職前訓練和生活的地方。這裡比一般的房屋再大一點,也比一般剛剛有冷氣的辦公室、甚至比印尼戶外更悶熱許多。在這一個大空間內,沒有隔間,只有兩大塊白色拉門,區隔出三個即將去不同國家工作的人們。

出發前的準備與課程

穿著黃色的,是即將去台灣工作的人;穿深藍色的,是要去新加坡工作的人。再往右邊還有一群穿粉紅色的人,他們則是要去香港工作的。

有趣的是,儘管這個空間容納三百多人,卻靜得讓在一旁低語的我們和相機快門聲聽得一清二楚。我們詢問兩位中文老師他們在做什麼,他們說,他們正在上課。要去台灣的學中文、要去新加坡的學英文、要去香港的學廣東話。於是,就這樣三個不同目的國、不同語言的學習教室,一起在這個地方發生了。

每位移工都是用這本直接標有三種語言的課本。

往二樓走,還有一個特殊的班級,他們是已經去過台灣、現在在等待第二份工作合約的移工。白天,這裡是他們的教室,到了晚上,堆疊在後方的軟墊一鋪、枕頭一拿,就成了這三百多人的房間。

訓練所二樓的空間 。

所有等待出國移工的行李箱都堆放在二樓的角落。

「那他們要怎麼學習照顧人呢?」老師引導我們到室外另外一區,那邊有三個房間,三個房間內有不同的場景。一間擺了病床、輪椅和一些醫療設備。一間是嬰兒房,有嬰兒床、假的嬰兒。另一間則是擺了洗衣機和其他家電。

「大家就會輪流在這邊學怎麼照顧病人、小孩。」 「那這也是你們教嗎?」 「對啊我們都會教。」

One-Forty School 開課了。地點:印尼仲介訓練所

「那你們要不要直接上一下中文課呀?」仲介訓練所的老闆娘在得知 One-Forty 做的事情之後,便邀請我們直接現場教中文。老師們幾乎是動員了整間仲介訓練所,把原先兩片隔板拉門打開、把在二樓的學生也叫下樓來聽課。問題是,只有一個白板、一支雜音不斷的麥
克風、三個不同目的地的工作國、三百多個語言能力各不相同的學生,我們該怎麼教才能讓每個人都至少學到一點什麼、為這個死寂的課堂注入一些學習該有的活力?

「那不如放我們的線上課程影片吧!」接好投影設備和電腦,我們就在這個現成的大講堂,播起中文學習影片。

2015 年開始,One-Forty 針對印尼籍移工設計許多課程。我們有中文課,透過語言讓移工可以更快適應在台生活、甚至讓他們能用中文這項語言能力,在回國後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們也設計了系列商業工作坊,讓有意回國開店的移工能提前做準備並學習相關技能。

2017 年初,我們更開始製作中文學習影片,放在網路上,讓沒有辦法定期放假來上課的移工,可以利用零碎的時間學習。沒想到有一天,這些中文學習影片,真的跨出台灣,在印尼當地的仲介訓練所,成為這些還沒出國移工的認識台灣的另外一道窗。

我們播了生活系列影片,教他們怎麼用中文買東西、飲料。我們也播了中文發音的影片,用一些有趣的方式引導非中文母語者可以正確發出像是 ㄓ、ㄔ、ㄕ 這些不好學的聲音。

有趣的是,原本每個面容都拘謹無表情的他們,看著影片一些有趣的學習小技巧,也漸漸展開面容、跟著影片一起發音、練習。

「這些影片真的很好,我自己也可以用來學耶,像是我也很想學怎麼寫中文(笑)。」短暫的中文課結束之後,兩位中文老師也和我們分享這樣的回饋。

除了課程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

作為一個致力於移工培力的組織,實地走訪移工仲介訓練中心、看看移工實際的職前訓練過程,我們不斷在思索,在這段跨國移動旅程之中,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就像我們曾經拜訪的另外一位仲介所說:「再怎麼努力,總有一塊是很難教的,那就是真的飛到台灣後的心理建設。」除了課程之外,我們是否還能做些什麼,讓這些移工,在飛到台灣之後,可以被台灣社會溫柔地接住。

短暫的中文課程結束之後,我們把 One-Forty 的印尼 Facebook 社團名稱留在白板上。「如果你們之後來到台灣,週末放假的時候可以來和我們一起上課,或是參加東南亞星期天認識新朋友。今天很高興認識你們唷,祝你們成功!」

而我們都好期待有一天,能夠在台灣,在 One-Forty 的課堂或活動中,再次遇到這天所遇到的人們,讓 One-Forty 成為他們出國工作的這趟旅程中,一個能夠溫柔接住他們、一個像家一樣的地方。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One-Forty,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個移工的誕生:直擊印尼仲介訓練所 

One-Forty 相信,善意是會循環的。怎麼對待移工,就像是你希望那個出國的自己能夠如何被對待。你願不願意為這些勇敢飄洋過海來台灣努力工作的移工,伸出一雙善意的手?如果你也想要做點什麼,你可以透過小額捐款支持 One-Forty,幫助我們讓更多的人用這些真實而有溫度的故事,來認識這個世界的各種樣貌。點這邊加入我們,成為贊助人 VIP 的一員。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One-Forty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