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我的夢想:「我想再回台灣,不做看護而是研究生」──專訪回國移工安娜

教育是我的夢想:「我想再回台灣,不做看護而是研究生」──專訪回國移工安娜

 

文字/陳凱翔
攝影/Chace Lim

 

 

我是安娜,高中畢業後,決定來到台灣,在台灣工作了六年,現在已經回到印尼東爪哇的家,給自己一些時間休息,也想想下一步要做些什麼。

 

其實我自己從沒想過會出國工作,是我爸爸叫我去的。在我的家鄉,高中畢業找不到好工作,我爸爸有一天問我,要不要去台灣?我聽了心裡有點嚇到,覺得出國很可怕,但是想說要幫家裡多賺點錢,我還是點頭了。印象很深刻,為了支付去台灣的一大筆仲介費,我的叔叔把他養的牛賣了,讓我順利來到台灣!

陌生的台灣,迎面而來的酸甜苦辣

一開始覺得台灣好冷,因為來的時候是冬天,印尼根本沒有冬天阿(笑),再來就是食物很淡,沒什麼味道,有時候甚至乾脆不想吃飯。

待在養老院當看護的時候,發生了讓我很難過的事。養老院裡有其他的印尼和越南看護,還有台灣的護士,我的年紀最小,但是卻被升做副組長,多了很多責任,也要和大家溝通。但是其他的同事都不聽我的話,他們覺得我年紀比較小,有時候還會騙我,我記得有次我生病了身體很不舒服,想要找人代班,但卻沒有人想要幫我代。

有時候護士也會對印尼人和台灣人不一樣,像是把護士自己的工作都叫我們看護做,或是開會討論的時候台灣人能享用準備的點心飲料,但看護都沒有,要我們自己花錢買。

好在養老院的休假比較多,我是上夜班,一個月有四到五天的白天可以放假到外面走走。我常常看到新聞報導說印尼外勞喝酒打架,或是有印尼朋友放假就去亂花錢,他們工作太辛苦了,想花錢買東西放鬆,我可以理解,但我希望可以做些更有意義的事。

放假最重要的事:學習

放假的時候,我去上了印尼政府在台北開設的空中大學,學習英語文學,一共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我現在順利畢業拿到學位。另外我也主動參加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的活動,去認識更多台灣人,也分享我在台灣工作的心得。

我在台灣最難忘的一次經驗,是有一年的印尼獨立紀念日,我和其他印尼朋友決定自己辦場大活動,後來和國立臺灣博物館合作,當天有印尼的傳統舞蹈表演、有遊行和故事分享,好多印尼人一起來參加,也上了新聞報導,我覺得很有成就感,因為我知道原來印尼看護也可以做出有意義的事來,我不只是來工作,我可以追求更多的事。

我的下一個目標是申請到台灣讀研究所,我是很認真的!以前我到台灣做的是看護,但仔細想想,只要我努力,我也可以有更好的發展,我希望碩士畢業,可以回到印尼成為老師,教育是我的夢想,也可以影響更多人!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One-Forty,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專訪回國移工安娜:我想再次回台灣,不是做看護而是成為研究生

關於【Humans of Migrant】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HOM)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相信故事可以串起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可以改變世界嗎?邀請你加入火箭俱樂部 VIP,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我們收集更多故事、寫更多文章、製作更多影片,打開你認識東南亞的一扇窗!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One-Forty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