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偷吃步」,幫助「微社交障礙」的我,跨出美國社交第一步

三個「偷吃步」,幫助「微社交障礙」的我,跨出美國社交第一步

每個來美國念書的人,一定都參加過大大小小的社交活動,從參加 conference 到 networking event;商學院的同學對於這種活動可能感覺家常便飯,對我卻不然。現在的我,已經在美國讀書、工作過一段時間,比較能適應這樣的場合,但回想初期遇到這類場合時,我卻一度非常困擾。

來美國前,我對美國社交活動的幻想是:第凡內早餐電影裡,荷莉家中舉辦的派對,搭上歡樂的爵士配樂。喝喝酒、賣賣笑,應該沒什麼難的吧?

然而,現實情況是這樣的:我尷尬的站在一旁,看著場地中,大家各自圍成小圈圈,沒有爵士配樂,只有此起彼落的笑聲充滿廳堂。服務生端著擺滿小點的餐盤穿梭各個小圈圈,我微微的向服務生示意了一下,我想他也充分地感受到我的尷尬,我從盤中拿起小點塞到口中,好讓人覺得我只是在吃東西,而不是有社交障礙的書呆子。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Ok,不緊張,我只是來吃飯的。」然後快速嚥下食物,乾完一杯紅酒,準備跨出去。雖然我依舊不是滿場飛的社交老手,但至少我跨出去了。於是,我整理了下面三個小訣竅,給像我一樣有「微社交障礙」的人一點指引:

第一點:美國人也會緊張,展現自信很重要

某次會場上,我對一位很外向、很能言善道的同事說:「我真想跟你一樣,那麼會跟陌生人交談。」

他回我說:「其實,要我跟陌生人裝熟攀談,我也很緊張,只是故作鎮定而已!」我發現似乎真的如此。他在會場跟不熟的人攀談時,好像不比私下熱絡,或像是跟朋友聊天時那樣口若懸河。

我漸漸理解到,美國人跟我們一樣會緊張、一樣會在跟陌生人攀談時感到不適應;所以,我告訴自己:「沒什麼好怕的,一切都跟在台灣參加聚會一樣,只是將中文換切成英文、把話題從康熙來了換成美國影集或運動賽事而已。」好,老實說,還是挺難,但若我越緊張,別人越能感受出我的不適,導致他們也為我緊張。

怎麼克服緊張?自信自信自信!我的自信很膚淺,但在這樣的場合也挺管用。為了展現自信,我會:

1. 喝下一杯酒,這通常蠻有幫助的,讓我比較敢說話。
2. 穿出最帥的樣子,拿出櫃子裡那件最貴的西裝,抓出帥氣的髮型,沾一點點古龍水。(女生的話,不妨換上讓自己感到最舒適、喜愛的衣服、踩上高跟鞋或合腳的鞋,會化妝的人也不妨抹上可人的妝容) 
3. 告訴自己:「就算我全程都不說話,我還是全場最帥/美的那一個!」不說話,不代表一個人沒有魅力,只是相對而言較難散發出親和力,讓身邊的陌生人迅速接收到而已。

做完以上 3 點,建立好「速成」的自信後,你應該要覺得等一下進場,自己會是大家目光的焦點,展現出對這個場合的尊重與興趣,別人更容易主動找你攀談!


第二點:如何打入小圈圈?──謹守 2 分鐘原則

我當天稍晚到場,場中的大家都已經圍成一個個小圈圈了,只剩我一個人在圈外。這時,我可以自己建立一個「自己的圈圈」,或是選擇加入別人的。
 
場中一定會出現那種擅長社交的"Cool kids",身邊圍滿了人,還會不時發出相談甚歡的笑聲。我心想:「還是別越級打怪,不然打入了 Cool kids 的圈圈,肯定是只有被晾在一旁乾笑的份。」於是四處張望了一番,我看見有個落單的人,猜想他應該也是比較內向或一樣是非英文母語人士,我趕緊湊上前說:「嘿,你也剛到嗎?我是 Leo,很高興認識你!」,接著試著維持對話,成立自己的小圈圈。

後來,我開始想挑戰加入 Cool kids 的圈圈。我慢慢移動到 Cool kids 的小圈圈旁邊,聽聽他們在說什麼,希望等話題告一段落後,我再伸手自我介紹。但是,他們的話題源源不絕,依舊有說有笑,我也就繼續在旁乾笑。直到幾分鐘過後,我感覺到有幾束帶點嫌惡的目光瞄向我,似乎連在講話的"the coolest kid"本人也感受到這詭譎尷尬的氛圍。

於是,他人很好地轉向我,對我說:「抱歉我們應該還沒見過面,我是 Henry,你叫什麼名字?」幸好他有那麼問,我才得以逃脫剛剛的尷尬。

回想當時的情況,我就是呆站在圈圈旁,還附和著大家對一個完全聽不懂的笑話假笑,難怪會被投以嫌惡的目光。想像一個人一直待在你跟你朋友旁邊,聽著你們談話,又默默不出聲,還偶爾跟著你們一起呵呵笑,這會很像變態!

所以,重點來了,(筆記!)在圈圈旁聽他們談話,絕對不要超過 2 分鐘。 若 2 分鐘時間一到,管他們是不是還在話題中,打斷他,請伸出手、自我介紹。 請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2 分鐘是極限,別被當變態。

第三點:如何做到「你來我往」的對談?──記住,人們都愛談論自己

卡內基人際關係訓練原則中有一條:「聆聽。鼓勵他人多談自己的事。」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喜歡談論自己,喜歡聊自己有興趣的話題。而身為英文非母語的我,剛好可以利用這點,反正用英文談話累死了又耗腦,乾脆聽他們說,我也樂得輕鬆。於是,當大家開始侃侃談起某項我陌生的議題,又或是當我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時,我會擺出好奇的表情,反問下列問題:Wow really?!/How?/That's cool, so why did you do that?──如此一來,他們會接續說下去,我又可以休息一陣子,負責聽就好。

舉個例子,Henry 說:「所以我離開 Skadden(紐約知名律所),自己出來成立一個 NGO(非政府組織)。」這就是一個很棒的 hint,他肯定很想談論自己的創業想法。於是,我會說:「哇,太酷了,所以是怎樣的組織啊?目標是改善社會哪方面呢?是經歷什麼事件讓你放棄大所得高薪自己出來創業?」

等他一一回答完這些問題,時間也差不多過了 15、20 分鐘,可以結束對話,換到下一個圈圈了。就這樣,又平安的度過一個小圈圈的對談,是不是很容易?總之,讓對方覺得你對她所談論的話題感興趣,她會很樂意接下去繼續說的。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uck (示意圖,非當事人)

問卷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