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好、記性佳、愛說謊、動輒拿「某某法第幾條」來唬人?──法律工作和電視劇演得不一樣

口才好、記性佳、愛說謊、動輒拿「某某法第幾條」來唬人?──法律工作和電視劇演得不一樣

老師在班上發問,律師最擅長做什麼? 馬上有人回答:「說謊」。

全班哄堂大笑,其實老師想要的答案是「論證」 (argue)。(蛤?不好笑嗎?好吧!我盡力了)

原來律師是這樣思考事情的,我慢慢開始明白。從前的我只清楚,做這個是對的、做那個是錯的,然而,在社會中並非如此,社會並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有很多灰色地帶可以討論──以下和大家分享我在法學院求學期間,以及爾後在美國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時所發生的故事。

「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法律人的邏輯訓練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繼續販賣我的商品呢?」客戶問。

「這個嘛, 可能可以、可能不行,取決於當時的情況......」律師娓娓道出她的法律建議。如果一心想得到一個是或否答案的話,可能得翻白眼了。律師的回答,往往不會是客戶預期中明確、簡短的「是」或「否」。

一開始,我和所有外行人一樣困惑,不禁想問為什麼要這樣「吞吞吐吐」呢?有話何不直說?後來,在寫 LSAT(法學院入學測驗)的試題時,我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

曾經練習過 LSAT 或 GMAT 的同學們一定不陌生,遇到 must be true 的問題,請選一個較「弱」的答案,也就是不那麼絕對的答案。例如,答案通常會是,「人造垃圾『有可能』是污染美麗海岸的元兇」,而不是「人造垃圾『就是』污染美麗海岸的元兇」。

想得出「X 造成 Y」的結論,那你必須有很強的證據支持,若只是 X 與 Y 兩個事件先後發生,並不足以證明 X 造成 Y。類似這樣的邏輯問題,是進入法學院前必經的「洗禮」──諸如此類的訓練,就是為了讓未來的律師們知道:把話說得太絕對,很可能產生問題。

一切都可能變成「呈堂供證」──法律人的謹言慎行

從小到大,我的言行總是大喇喇的,有時候說話不經大腦,卻在從事工作後,逐漸理解所謂「謹言慎行」的重要性。

在美國事務所的工作,我負責專利撰寫。有一次,接到一個案子,我對一個資深同事說:「這什麼爛發明?!不就是數學公式嗎?我國中就會了。」

資深同事卻一臉嚴肅的告訴我:「我倆都不是律師,沒有 attorney-client privilege(律師──客戶保密條款,指客戶在獲得法律諮詢或協助時,有權拒絕透露及阻止他人透露個人與律師之間的交流內容。同時,律師有權拒絕以其從客戶方得知的信息作證。),是有可能被傳喚出庭的,而你剛剛說的話,就很可能導致專利申請被駁回。」

那時,我心想,不過是個玩笑話,這個人也太無趣了吧!

後來,我發現其實同事說的不無道理。記得美國影集 Law & Order(法網遊龍)集集都會出現的米蘭達宣言嗎?

"Anything you say can and will be used against you in a court of law."(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被作為呈堂証供。)其實,在法律的世界裡,任何東西都有可能被拿來當證據。有時一不小心說出來的話或無心的舉動,都有可能在未來傷害到自己的權益,甚至連臉書的照片都有可能變成不利自己的證據。

例如,車禍傷患向肇事者尋求醫療賠償,宣稱自己被撞後因為腳受傷,6 個月都無法工作,主張肇事者必須賠償這個損失。然而,肇事者的律師卻發現車禍傷患的臉書上,竟有上個月去滑雪的照片,說明患者誇大其詞,導致傷患最後輸了官司。而這也就相當程度的說明了為什麼許多法律人都不太經營社群媒體,發言也很低調謹慎。

在法律的世界裡,任何東西都有可能被拿來當證據。有時一不小心說出來的話或無心的舉動,都有可能在未來傷害到自己的權益。圖/Flickr@Taylor Johnson CC BY 2.0


用「腳踏車案例」,看律師的思維與方法

別說是法律工作者,就連法學院學生處理事情的方法,都因已受過專業訓練的影響而與眾不同。

有一個說法是這樣的:理工學院的學生社團裡, 若遇到問題,社員們會腦力激盪,討論並提出實際解決辦法 。法學院就不同了,若遇到問題,法學院的學生會搬出厚厚的社團活動規章,仔細查閱規章裡是怎麼寫的──當然這也許稍微誇張了,但由此可見,律師的養成就是從學習運用法條與規定、說話有憑有據開始的。

出社會後,律師的思考方式大致就是──若有法條當然依照法條,但若法條裡有模棱兩可的模糊空間,就必須找前例,看看是否有類似的案例可以依循。例如,法律規定「公園裡禁止車輛 (vehicle) 通行」,顯而易見的,這裡模糊的點是「車輛」。於是,有一台腳踏車經過,這樣合法嗎?律師搜尋過去法院的判決發現:先前一位婦人推著嬰兒車經過,法院裁定合法;但,機車經過被判定違法,那腳踏車呢?

此刻,律師會分析:合法的嬰兒車是人力推動的,違法的機車則是馬達驅動的。因為腳踏車是人力推動的,所以腳踏車也該合法。同時,反方卻可能提出另一種分析:合法的嬰兒車是四輪的,而違法的機車是兩輪的。因為腳踏車也是兩輪的,所以腳踏車是違法經過公園。

以上是一個法律論證(legal reasoning)的例子,說明一個受過法學訓練的人在思考論題時會採取的方法。

過去曾聽說許多刻板印象,以為律師就是記憶力很好、很會背誦法條,再拿「某某法第幾條」來唬人;但事實上,律師的思考是講究理性分析和交叉比較,而不是連續劇裡演的西裝筆挺、「舌燦蓮花」、「說話大聲、有自信」而已。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