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差點死了」──尼加拉瓜「年改爭議」血腥衝突現場,什麼是真相?陰霾何時轉晴?

「昨天,我差點死了」──尼加拉瓜「年改爭議」血腥衝突現場,什麼是真相?陰霾何時轉晴?

「昨天,我差點死了。」等候數日,電話那頭的人,關心完我上一次與他聯繫時,分不清是月事或食物不潔引發的腹瀉是否持續後,在國際電話斷線前,卻對著話筒這麼說著⋯⋯。

一週前的尼國,竟像是我不認識的世界

約一週半前的夜裡,尼國首都馬拿瓜城(Managua)躁動著。朋友每隔幾小時傳來她的訊息,述盡無奈與無助。讀著訊息,我擔憂她的安危,直到她和全家撤離到附近避難所後,抵在心口的憂慮稍降,於是試著鼓勵也安慰她,「一切會過去的。」

可內心不知怎的,不安依舊。

她的家,就在爆發示威抗議與衝突的 UPOLI 大學兩條街道後方。從學生發表抗議訴求、正式與政府衝突,到佔據大學裡某個系館當作主要聚集地,她都親眼見證。接著政府機關派出鎮暴警察,在校園周圍大量扔擲煙霧彈、發射塑膠子彈,更造成她與社區鄰舍驚慌失措。

朋友難過又失望政府當局的武力鎮壓決策,又得擔憂全家安危,心力交瘁。直到近日政府終於停止武力鎮壓,局勢稍緩。此刻尼國飄起滿天的藍白旗幟,人民和平地走上街,祈求政府當局聽見他們的聲音。

旅行至智利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的我,從尼國抗爭那日開始,看著洗版的臉書,從一開始一則則血腥新聞,或民眾自發性放上的警民暴力衝突影片;到今日僅剩零星衝突,多半是平靜遊行──實在很難想像,一週前的尼國,竟像是另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世界。

「年改爭議」背後,是人民對貪污腐敗的怒火

4 月 24 日時,尼國街頭抗議年改的群眾。圖/wikipedia@Voice of America public domain

4 月 18 日前後,尼國首都 Managua 開始陷入沸騰──起因為 INSS(社會保險局)面臨破產,政府宣布「發動年改」,企圖向人民再次調漲收費金額,遂引發大規模的抗議與隨之而來的衝突。

尼國人民走上街頭抗議的原因,並不如多數外界媒體報導,只是因為金額的調漲、之後每個月勞工保險費負擔增加,退休時卻拿不回對等的金額,那樣簡單。

真實的原因是:政府在發布此項新措施前,行政並未遵循法定程序、亦缺乏立法依據,施政前更未與私營企業、勞工團體商討;再加上,長年的政客貪污與官僚腐敗,才是造成 INSS 在多年來的不良管理下、頻臨破產的主因,但其惡果如今卻要人民買單。

積弊已久的問題瞬間爆發,也就此點燃了平日善良又純樸的尼國人民,一把難以澆熄的憤怒之火。

「勞工」與「企業主」,都是這次法條將改的犧牲者。而首都 UPOLI 大學、和該國頂尖私校 UCA 的學生,更率先發難,發起抗議遊行與發表訴求。

原先學生們和平理性的抗議訴求,卻在政府於 22 日前後祭出武裝鎮暴警察後,變調走向流血衝突,至今包括警察、學生和抗議者們,死傷人數已超過 60 多人。

混亂的局勢中,誰才是真的「暴民」?

尼加拉瓜總統丹尼爾.奧蒂嘉(Jose Daniel Ortega Saavedra)領導的執政黨「桑定民族解放陣線」(Sandinista , 簡稱桑定黨),一直以來,是當地許多國立大學生、名校大學生們所擁護、加入的政黨。

但這次率先發聲的抗議者們,卻都是以上述大學的學生們為主──這顯示出尼國的大學生和知識份子們,已對該國的政治局勢發出質疑與怒吼。

而 INSS 在首都的辦公室,在抗爭活動裡,疑似被部分親總統的桑定黨極端人士燒成灰燼,卻對外栽贓為學生所為;尼國第二大城 León 的多棟文化資產建築,也在一夜之間,為了將破壞之罪推向學生團體們,桑定黨的「青年軍」人員,正進行著混淆視聽的「摧毀行動」。

學生們指證歷歷地對我說,那是由桑定黨所發動的「暴民出籠」。

各省份的市中心,亦紛紛出現群眾與鎮暴警察的衝突,甚至一觸成不可收拾的慘痛流血事件。

有採訪記者在鏡頭前直接遭到擊斃、遍地染血。催淚瓦斯彈的煙霧、鳴槍射擊的聲響,更在我的臉書首頁,被尼國朋友們紛紛貼出的影音、照片一一重現,填滿了我的聲色視線。

民主社會的向前,學生們常走在前頭──儘管背景、狀況大有不同,這仍讓我想起台灣「太陽花學運」時,種種衝突的場面,至今仍怵目驚心。政治的事,我們有時如旁觀者,有時又身在其中。但邁出腳步的總是流著血,身在其外的,卻何嘗不都是以其僥倖,收割最終利益?

另一方的聲音:「你看了片段,就論斷我們一無可取?」

前前男友是尼國警察,遠距交往那兩年,有次他消失了三天沒聯絡,最後傳來一段影音,是他被派去鎮壓礦坑附近的示威居民。

是的,他就是那個在這次事件裡,被不斷提起,請他們「和人民站在同一陣線」、「不要為虎作倀」的,鎮暴警察之一。

我曾在交往時,看過他亮出被民眾抓傷的手與頭頸,疹紅著──新傷與舊疤,是他工作的無奈。

在他說出:「昨天,我差點死了。」之後,那通嘎然而止、再無聲息的國際電話,讓我難受。更擔心著那個已被網路瘋傳──追趕著抗議者,而後舉起手上木棒直接往抗議者身上打去的──影片裡的他,到底怎麼了?

昨日,終於再次聯繫上。我告訴他尼國一般公眾與國際媒體,對此事的評論與看法。

他平靜告訴我,從事發到那刻,一週多未回家。守在街上,睡在辦公室。那日的影片,是他反擊那個先襲擊他的暴民時,被旁人拍下。

他問我:「你看到了片段,就論斷我是不明是非的壞警察?」又反問我:「尼國總統,真的完全沒有可取之處?」

說著這話的他,告訴我,政府仍未能和人民有效對話,抗議遊行亦沒有停止過。但至少,目前彼此間的衝突,已稍降。當務之急,是取得共識,讓尼國社會回到原先的平靜。

陰霾待轉晴

在寫稿的當下,朋友再次傳來訊息說,今天尼國首都又舉行了公民抗議,她只希望,政府別再出動鎮暴警察。

尼加拉瓜,是我除了台灣以外,最關切、也最喜愛的國家──她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家,這裡的一切對我來說,相當珍貴。抗爭的那週,我在 Santiago 生著病,躺著臥著,睡醒就急看報導,盡是不捨、也難過。

但在邁向更自由、更平等,走向更民主的道路上,我知道,這從來就不容易。

尼國政府和人民之間的政治課題,沒人希望以暴制暴、血腥收場,只衷心盼望週日的他們,將尋得最和平的共識。

如同尼國的學生們告訴我的──這次的抗爭事件,對於尼加拉瓜來說,將是邁向民主政治新里程碑的重要一步。

在混亂而龐雜的種種「真相」中,不管如何,政府至少必然「聽到了」人民的聲音;而人民也透過此次事件,紓解、表達了埋藏在心中那許久未表的,對政府施政的迷惘、困惑和不滿。

真心希望,付出了衝突的慘痛代價後,這個國家終有一天,能夠還給純善的尼國人,一個嶄新而更美好的家園。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P Foto@Alfredo Zuniga(非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