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的法國博班申請經驗談:大家好,我是「走後門」進來的

「非典型」的法國博班申請經驗談:大家好,我是「走後門」進來的

如同標題開宗明義所說,根據個人和周邊朋友們的經驗,申請法國的博士班,最好是從找到「指導老師」先開始進行。

截然不同於申請美國博班學程,絕大多數情況是要先得到學校的入學許可,再來找指導老師──申請法國的博班,要先和你有興趣的實驗室接觸,若和指導老師「看對眼」之後,兩個人再「一起」申請博班名額。

當然,你也可以在各個博班學程(Ecole Doctorale)的網頁上,找到公告的研究計畫,但其實有些計畫早已經有內定的人選(像是我們研究所,就有不少碩班生續念博班的例子),有些則開放競爭。

因為如此,想要到法國念博士的你,必須先精準地了解,自己有興趣的領域到底是什麼。

以「癌症研究」為例:在美國,你可以先申請到某大學的癌症博班學程,再從學程裡的老師,挑出你較有興趣的指導教授。

但是在法國,你可以先從「全法國的癌症學家」裡挑選(當然也可以按照你偏好的地區或學校先做篩選)。這時候,自己的興趣就變得至關重要:是喜歡(研究)哪種類型的癌症?是想要研究癌症檢測機制、新療法,或者是還有其他面向?藉著這些篩選條件,慢慢縮小範圍,才能找到適當的實驗室。

博班申請:想「走後門」,也要找得到門在哪裡才行

在法國博班唸書時,每逢別人問起,我總是笑著說,我是「走後門」進來的。

我和法國博班指導老師之間的「故事」,其實從我還在台灣念碩班時就開始了:那時候我在台大一位頗有名望的教授底下工作,實驗室的訓練和所上課程都非常地操(話說,碩班面試時,台大三個不同研究所的老師,都跟我說他們很操,所以我這麼說好像有點不客觀)。

總之我的碩班老闆,是個行政工作很多,但是自己還是會花時間在學生身上的人──那一年,中研院主辦了一場大型的國際研討會,研討會有好幾個主題,有很多國外的學者來參加。我那時剛升碩二,碩班老闆是某個主題的主辦人,所以這個主題的講者,很多是他的好朋友──我現任的法國老闆,也是其中之一。

但在研討會之前,我就已經知道這個人。

我碩班研究所時,「專題討論」進行的模式,是由指導老師選一篇期刊論文,然後學生在全所人員面前報告。而那一年,我的指導老師選了一篇結合了生物、物理、化學還有程式的學術論文──這其實真的不是很好懂,但我必須熟讀之後在全所面前報告。

於是為了搞懂那篇文章,我大概看了該作者歷年所發表的大部分論文,綜合出裡面的精華,然後深入淺出的報告給台下生物背景的學生們──我玩得很開心,而報告也得到很好的迴響。

你應該猜到了:沒錯,這位作者,就是我現在的法國老闆──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不久後將來台灣演講。

直到中研院的研討會那一天。

扼腕之後積極表現──與法國博班指導教授的第一次見面

「我有折價卷喔,要不要來參加研討會?」某天我(台大碩班)老闆,突然出現在我桌前,冒出這一句話。當時我沒有多想就答應了,畢竟老闆都開口了。

過了沒多久才知道,那位我因為報告而「久聞其名」的法國學者,也是研討會的講者之一,當然我也去聽了他的演講──他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小小的個子, 50 歲上下,法國腔沒有很嚴重,在演講的時候,很愛靈活地運用身體的各個部位來解釋──演講過後,我卻沒有勇氣走向他,跟他聊聊對他研究的看法或提出問題,我當天晚上扼腕很久,覺得自己實在太不勇敢了。

好在機會之門再次打開:論壇期間的一個晚上,我碩班老闆宴請所有的講者,但講者們的數目不多,一桌坐不滿,於是老闆「欽點」了幾個學生去露露臉。那天晚上的座位,老闆更「很邪惡」地安排了「梅花座」:一個老師、一個學生交錯,而我就坐在這位法國學者旁邊。

就經驗資歷來說,我是在座唯一的碩班學生,大概是現場除了服務生之外「最菜的」⋯⋯等等,說不定服務生面對這種大場面的經驗,還遠比我豐富。

老實說,我不是很健談的人,但那個場合的氣氛,不講些什麼就是只剩尷尬,所以近三個小時的用餐時間,我只能不停地拿對(我先前報告的)那篇論文的問題和看法,來「轟炸」身旁的法國學者。

然後,到那頓晚餐將近結束的時候,法國學者開口問我:「有沒有繼續念博班的意願?」我老實地說不確定,但是如果要唸的話不會留在台灣。(當時大概是確定這麼説,至少不會挖到碩班老闆的牆角)法國學者接著問我,那想不想去法國唸書?我那時候沒有給他明確的回答。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說如果我有意願的話,可以寫封 email 給他。

當天,在場的學者們,有兩位法國學者、兩位美國學者,席間他們討論著彼此訓練博班學生的方式。而後來成爲我現任老闆的法國學者說:「博班學生要培養的,是對議題的敏感度和對科學的熱情及技術,真正研究那些更高深的問題,可以等到博士後再來做。」

更深層的意思,是他願意花時間,讓一個博班學生慢慢成長。而這點在我心裡扎了根。

飛去法國參觀實驗室──保持密切的學術往來聯繫

圖/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之後大概又過了一年,我結束了台灣碩班的學業──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我和我碩班老闆的關係變得有點緊張,最後是耍了一點小賴才離開那個地方。

然後我就開始籌劃已久的歐洲旅行了──和朋友一起去歐洲一個月,把自己的積蓄都給灑光。

但這次旅行的一個重點,是我想去找法國大老闆:我在出發前的一個月寫信問他,能否去參觀他的實驗室──還記得寄出的時候是法國時間的晚上 9 點,大概不到 20 分鐘他就回信答應我了。

我想對於申請學校來說,「動機」和「熱忱」是個很重要的影響因素,而直接飛過去參觀實驗室(或學校),是一個表現熱忱的好方式。當然,這並不代表申請者都一定要如此,透過 email 表達對教授進行中的實驗、研究或論文的看法與問題,展現自己的好奇心和興趣也是一種──當然我也兩者都做了。

歐洲之旅回來後,又斷斷續續地跟大老闆保持著聯絡,最主要是直接 email 給他我的履歷,以及三封推薦函──分別是請我大學指導老師、碩班指導老師、和所上一位相關領域的老師寫的。除了碩班指導老師我不確定他的態度是如何,其他兩個人的推薦信大概是正面的。

總之,法國大老闆收到之後,說這些文件很「正面」(positive),於是告訴我,他今年在某個 PhD program 中有拿到名額,我可以試著去申請看看,並且把這個職位的研究計畫都直接寄給我看。

但也提到還有件事,就是這個計畫是跟另外一位老師合作,探討兩個不同領域的共同作用。所以我在看過計劃之後,還必須要和另外一位老師談過──也就是我現在的二老闆。

skype 面談,直接被「內定為不二人選」

於是,我和二老闆進行了一次 skype 面談。他對我解釋研究計畫裡的細節、會用到的工具,並且問我有沒有問題。

面談的過程相當順利,對於我的問題,二老闆也都很認真地解釋,並且不時用比手畫腳和畫圖來表示──我想,這個人對於教學也是很有熱忱吧。

沒多久,我就收到了大老闆的來信。信中說到他們都覺得我很 positive,而這個 PhD 的研究計畫,還會有另外一位資深研究員來帶領我進行,那個人,也就是我現在的「小老闆」。(請參考〈培養人才,尊重人才,留住人才──從台灣到法國學術界,我的一些觀察與分享〉一文)

他們接著在信中問我,是否還有申請其他的博班?我說他們是我的第一選擇,當然我也問他們,是否還有其他的候選人?

回答是:「如果你願意加入的話,就是我們的不二人選。」

我申請的 PhD program,相較於法國其他的 PhD program,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系統──法國的國科會近幾年提出一筆很大的預算給科學研究,讓他們可以增進和國際的合作,其中一項就是增收國際學生。

按照正常的程序,這個學程會先公佈今年的數個研究計畫,讓各國學生針對他們有興趣的計畫投出申請。待計畫主持人收到這些申請後,再從中挑選幾個候選人視訊面試,最後再挑選幾個人來探訪實驗室。

但是我的情況剛好相反:我是先認識大老闆、自費參觀實驗室後,才決定要申請博班的,而他們也很直白地告訴我,我是這個計畫的不二人選,我不會有其他的競爭者。

正式遞出申請,與學校出資的現場面試過程

直到這時候,我才等於正式地遞出所有申請相關所需資料:我很輕易地通過第一關的書面審查,第二關的視訊面試,來到第三關的「現場面試」(on site interview)──學程提供機票和住宿給候選人,飛到當地進行口頭報告和面試。

第一個階段是口頭報告:在所有學者和候選人面前,介紹自己的研究生涯和碩班的論文。而後是第二階段的小組面試:學者們分成四組面試學生,而學生們則會受到其中兩組委員的面試。

面試的問題,不是什麼很高深的學術論述,大致上是了解候選人對科學的看法,喜歡的期刊,最喜歡的一篇論文,最喜歡的科學家等等。

我印象很深刻,其中的一組委員裡面,有我所有的老闆,和另一組計畫的指導老師們。而另一組的老師們則問我這個問題:「如果我們給你另一個計畫,比如說有關植物的研究,你會接受嗎?」(喔對,當著我所有老闆的面)

我想了很久,不確定這是真的問題,還是在測驗我的「忠誠度」。

於是我答:「大概不會,我不想要做自己沒有興趣的研究。」(後來才知道,其實有些老師是真的會這樣「挖牆角」,我有幾個博班同學後來做的主題,就和原本申請的不同。)

小組面試過後,所有的老師們立刻聚在一起討論,決定要錄取哪些學生。

而當天的最後一項「行程」,是大夥一起在一間義大利餐廳晚餐:老師們和所有錄取學生們一起,比較輕鬆地討論各種主題──從足球到食物到政治,氣氛自在地無所不聊。

隔天,則是各個老師帶著自己的候選人到實驗室參觀,更進一步討論計畫進行的概況。

然後,在行程結束的隔一天,我就收到正式的「錄取通知信」了。

補記:申請法國博班的幾個重點

首先要聲明:上述的個人經驗,並不能代表所有法國博士班的「通例」,但可以確定的是,在法國博班(當然也包括其他國家的部分學校)的申請上,和指導老師提早建立「學術研究上的交流/交情」(不是光只有喝酒打屁的私交),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至於申請博班時要注意的幾個「實用重點」,亦在此簡單整理如下,給讀者朋友們參考。

  1. 本身的「能力」:直白點説,就是履歷表上的經驗,在校的成績,還有推薦函。我必須說,我的履歷表在許多的候選人裡算是相當傑出,讓我自己一路上省了很多麻煩。當然還有求學時一路上盡量認真表現,和各個指導老師間打好關係,將來都是很受用的。
     
  2. 認清自己的「興趣」:我的這個研究計畫,其實就是之前和大老闆「結緣」的那篇論文之續作。我對於這個領域非常有興趣,在申請時就提出了很多自己的看法,我想這是很加分的。
     
  3. 表現自己的「熱忱」:如前文所提到,盡量多和老師們討論,多問問題,多提出意見,加深對方對自己的印象。
     
  4. 挑選和自己「合拍」的老師:從和老師的言談交流中,或者和實驗室同仁的相互認識中,彼此都可以獲得「這個人是否適合一起工作」的蛛絲馬跡。這一點從指導老師的角度看也一樣,我的二老闆就告訴過我,他必須當面和學生談過,看「感覺」對不對,才能決定日後是否要一起合作。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