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在蔚藍海岸,有了自己的小窩」──無比坎坷的找房之旅(二)

「於是我在蔚藍海岸,有了自己的小窩」──無比坎坷的找房之旅(二)

前篇:「或許,我永遠找不到可以長住的地方」──無比坎坷的法國找房之旅(一)

小鎮房源難尋,鎖定尼斯公寓

我開始猶豫是否要繼續在小鎮找房子,小鎮的缺點是房源很少,特別是附傢俱的公寓,我在網路上又搜尋的一個禮拜,但還是找不到合意的房源。

轉個念頭想想,我大部份的同學都住尼斯,晚上約出來喝一杯還要趕 9 點的末班車回去,好像也是挺不方便的。

被房仲拒絕的晚上,我馬上改找尼斯的公寓,花了一個晚上過濾了上百間房子,最後寄出了兩封 email。隔天上班的時候,接到了其中一位仲介打來的電話。

「我什麼時候可以去看房子?」 
「什麼時候都可以啊,你要今天看也可以」

這個房仲聽起來非常有效率,我和他約了兩天後早上 8 點。

這個公寓在火車站前偏西,是著名的阿拉伯區。我和同事提起時,他們都是滿臉猶豫「那不是很好的區域喔」。很奇怪的是,我自己明明也是所謂的「有色人種」,卻還是偏好住在白人多一點的區域,這是怎麼回事呢?

記取前車之鑑:備妥證件,當機立斷

我糾結了兩天之後,還是準時去赴約了。鑑於前車之鑑,所以我把所有的資料都帶妥,以便不時之需,租房需要提供給房東的資料包括:

ID:護照和居留證
收入證明:工作合約、獎學金證明、或任何經濟來源的證明
過去繳費證明:過去 3 個月的房租收據、過去 3 個月的薪資單、過去一年的繳稅證明

總之,幾乎所有和錢有關的文件都包括在內了,準備齊全還是比較保險。

房仲是個約 30 幾歲的男性,身高不高,有義大利人的輪廓,留著大鬍子戴著眼鏡,看起來很專業。那棟大樓很大,外觀看其來很正常,內部有點昏暗老舊,電梯像是從 20 世紀沿用下來的樣式,外表是鐵網圍起來的,上升的過程還會看到經過的樓層。

公寓是間單式公寓(studio),只有單一間房間,但用不同色塊的地板區隔出玄關、客廳、廚房,客廳旁邊有用木架搭起來的樓中樓,上層是床、下層是收納空間。樓中樓的樓梯非常的狹窄,我要側著身子才能夠上去,馬丁尼先生還幾度卡在上面,而在床上坐著就幾乎碰到天花板了。 

客廳只有簡單的雙人沙發床、沙發桌、和書櫃。廚房則是很齊全,有雙門的小冰箱、烤箱、洗碗機、洗衣機和黑金爐,基本的煮食是沒問題。浴室則是簡單的淋浴間和基本的馬桶洗手台。
缺點是大樓是ㄇ字型結構,這公寓正對著同一棟的另一戶人家,起居都被人看光了不說,陽光也多被那戶人家擋掉了,加上是低樓層的房子,所以更加的陰暗。再說電視壞了、天花板的油漆脫落、麂皮沙發由白泛黃,木頭地板上也諸多刮痕。

馬丁尼先生說,如果電視對我很重要的話,他可以問問房東願不願意買新的。
「是的,電視對我很重要」我應該看不懂這裡大部份的法國電視節目的,但就跟我在台灣時一樣,就算開著不看電視也比較有人氣。
「這房子裡的電器,有人會教我用嗎?」
「這你必須自己想辦法了!」馬丁尼先生蹲下來試著弄懂洗衣機的操作規則。「你知道,我是個男人,我們對於這種東西不是很拿手,我知道怎麼操作我家的洗衣機,最好的辦法就是 google。」

然後我們談到了重點,「所以你想要租這間公寓嗎?」

我沒有猶豫太久,雖然這間房子不盡理想,但是基本的生活機能都有。我當時沈浸在找不到房子的陰影裡,再加上不想無盡地尋尋覓覓,所以便答應了。記取上上次的教訓,我馬上回覆「是的我想要租」;記取上次的教訓,我告訴他了我的情況,包括保證人等等。

「沒問題,我幫以前的房客申請過這種學生保險」馬丁尼先生拍胸脯地說。
「但是我遇到房東不接受的喔,你要不要先問問看你的委託人?」
「我會先問過她,但是應該沒有問題,我是專業的請相信我。」接著他問:「妳想什麼時候起租?」
同樣記取上次的經驗,我答:「愈快愈好!」
「那後天怎麼樣?」後天?會不會太有效率了一點?
「好啊。」

圖/Shutterstock

學會保護自己:電力、保險、屋況與合約

那時候已經接近 10 月底,馬丁尼先生很阿莎力的說,房租從 11 月開始算就好,多的幾天就算送我的禮物。所以我們約了時間,我傳了我的護照、簽證、工作合約等文件電子檔給他,他說這兩天會準備好合約。隔天我就收到電力公司的 email 通知,馬丁尼先生已經幫我申請好電力。

在法國申請電力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打電話給電力公司 EDF(該公司似乎有提供英文專線,詳情可參考連結,但我本身是沒使用過),二是上網申請。上網申請前,最好跟房東確認好以下資料:住址、前房客的電力合約代碼、起租日期、公寓面積、熱水器、暖氣種類、是否有其他耗電產品,並給予 EDF 自己的資料,剛到法國不熟悉行政程序的人,可以問問房東能不能幫忙申請。

EDF 近幾年在推動電子電表,如果公寓加裝了電子電表的話,可以每兩個月按照實際消耗量付費。如果是一般的電表,可以選擇每個月抄錶,或者是預付半年或一年份電費,到時多退少補。

法國的法律規定,租客必須要保房屋保險,在房子遭遇損傷(火災、水災、漏水、闖空門)時,保險公司會理賠。最簡單的方式是找你的銀行理財專員洽詢,或者仿間也有專業的保險公司,而依據不同的保險合約,理賠的範圍也不盡相同,詳情可參考連結。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在所有的理賠事項裡,漏水和竊盜是最容易遇到的問題,所以建議買涵括這兩項的保險。

理論上來說,我應該和馬丁尼先生一起做房屋狀況表(État des lieux),但馬丁先生說,在我來之前,他已經做好房屋狀況表了,等等他回辦公室再寄給我一份。房屋狀況表裡需標註搬入時的房屋狀況和所有瑕疵,像是油漆脫落、牆上的掛鉤、地板刮痕,還有所附的傢俱,包含幾副碗盤餐匙等等都要列入,作為將來退租的時候的依據。如果公寓在入住期間受到破壞的話,房東是有資格扣押金的。

在此告誡所有的租客,一定要和房東一起做房屋狀況表,一式兩份,如果房東只有準備一份,請在簽名前後拍照以茲證明。我自己的經驗是後來仲介「疑似」在我簽名後增改狀況表。如果沒有房屋狀況表的話,退租時房屋有任何損傷都有可能算到我們頭上。

最後我繳了當月的房租、押金、和仲介費,簽了一堆我也不甚了解的合約後拿到了鑰匙。(在此告誡各位讀者,不熟悉法文的人,可以請房東提前寄合約給你,到時再請身邊的友人看過,這才是最妥善的方式。)

「這間公寓是你的了」,馬丁尼先生大概也覺得這太多順利了一點,「如果你有什麼問題,或者是發現有任何東西壞掉,在 15 天內都可以跟我說」。

他走了,留我一個人在這空蕩蕩的公寓,外加一推電子產品的說明書(當然是多國語言的,但有些很悲劇的只有歐洲大陸的語言,沒有英文)。

所以,我真的租到這個公寓了?還是說,剛剛那個男的還有這所發生的一切,其實是一場詐騙?我腦中飛快地閃過曾在社會版上看過的新聞,會不會這個人只是前房客,所以擁有鑰匙,房東根本沒有要出租房子,或者是住在這裡的人去旅行了,然後我手上這疊我看不懂的文件,只是騙我拿出房租和押金的工具罷了。停止胡思亂想,我收拾了東西,出去上課了。

完成清潔與購物,展開蔚藍新生活

圖/Shutterstock

處理完了大事,現在就剩下打掃了,應該不難吧?

前任房客是個義大利男人,我猜他一定很常下廚,因為廚房的白色櫥櫃是黏的,烤箱裡有烤過奶油但放了幾年的味道,烤箱裡的烤架被燻成黑色的而且到處散落著蒜塊和麵包屑,抽油煙機聞起來是酸的。

我到超市買了看起來是最貴最有效的清潔劑(是的,我仍然是看不懂這些法文標示),直接將清潔劑噴在櫥櫃上拿菜瓜布刷,抽油煙機的濾網拆下來之後發現油些微滲到機器裡面,汲油器本身用清潔劑和熱水洗了 4 次之後才變得比較不黏,跑到很偏遠的大型家樂福才買到替換的濾網,一整個禮拜,沒有工作的時間都待在廚房裡面打掃。

在我打掃的時候,大概驚動了房子裡的原住民,所以一群群的小強開始出來跟我打招呼了,在這裡買不到一點水煙式殺蟲劑,在做完所有的打掃後,我挑了一天工作日,在出門前將殺蟲劑噴在所有的櫥櫃交界、牆角──我希望在我下班回來之後可以在地上看到蟑螂的屍體們。但什麼事都沒發生,好像我噴的是水一樣,小強們還是在房子裡活躍。

好的,除去小強們之外,其實這間公寓還是很舒適的,房子裡有一些基本的生活器具,所以我慢慢地花一個禮拜的時間逛了城市裡的家飾店,為我的新居添購一點鍋碗瓢盆、寢具、毛巾、抱枕、坐墊,那麼,我是要買一副餐具、兩副、三副還是四副?

目前當然是一副就夠了,但若以後有人來作客呢?或者是我想要來辦個派對?我未雨綢繆的先買了四副餐具、各種大小的盤子各兩個,並且在所有的櫥櫃裡塞滿了食物。我未來 3 年的家(如果沒有什麼不幸的意外的話)就這麼大功告成了,我在法國蔚藍海岸有了自己的窩。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