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永遠找不到可以長住的地方」——無比坎坷的法國找房之旅(一)

「或許,我永遠找不到可以長住的地方」——無比坎坷的法國找房之旅(一)

拿到博班錄取通知後,所辦要了我的身分證件,開始準備(於實驗室的)工作合約和申請簽證。另外,學校也寄來一個檔案,洋洋灑灑羅列了 20 個法國這邊常用的租屋網站,要協助我們解決「住」的問題。

但當時幾乎不諳法文的我(博班以英文授課、研究,並不要求我的法文能力),看到那一串法國網站清單,不禁感到頭暈——我一個個點開,一個個熟悉介面,一個個用谷歌翻譯,把適用的留下來、不適用的刪掉。其實此刻我還不能正式開始找房子,因為我人沒到法國、錢也還沒到;而所辦再三提醒,千萬不要在簽約前就匯款給房東,因為現在有很多針對留學生的詐騙。

為了避免一到法國就「流落街頭」,我透過所辦先幫自己訂了短租套房——尼斯是觀光勝地,所以有很多只租幾星期或幾個月的套房; airbnb 上也有不少「租整個月有折扣」的房間。缺點是價格仍較一般租屋行情稍貴,而便宜的房型則太過陽春;優點是不用簽約也不用提供身分證件,所以很是方便。

結果,我到法國後第 3 天就開始工作了,後來是一連串的法文密集班、研討會等等,幾乎沒有空閒好好地待在尼斯找房子。所以拖到了住在短租公寓的第二個月,才開始慢慢和屋主、仲介聯絡。

這時,也就正式開始了我無比坎坷的法國找房之旅:

用英文寫信零回音,租期中可能要「再搬家」

學校給的那一串清單,有些是仲介網站、有些是屋主直接貼廣告的平台(如 Leboncoin)。我先從房仲網 Seloger 下手,因為法國租屋的程序很複雜,人生地不熟加上語言不通,所以「讓專業的來」比較放心。

但缺點除了他們會照公寓面積收取手續費(大約一個月房租),我從網站上過濾出幾個看來不錯的房源,寄了英文的 email 後,卻通通沒有收到回音。直到法國同學和我說:「在這裡你若用英文寫 email ,是不會得到回覆的。」我只好用 Google 翻譯把英文信翻譯成法文,最後終於接到房仲的回覆。(其中有幾個房仲還誇獎我法文不錯。)

在尼斯租房子,主要有幾種房型:一種是不帶家具的公寓,租金通常比較便宜,數量不少也很好找,大部分是給長租型的房客,退租要提前三個月通知,押金一個月;一種是附家具的公寓,數量比前者少,租金稍貴,家具品質不一,退租要提前一個月通知,押金一或二個月。

在觀光地區,很多這類型的房子還有另個特色:每年九月到隔年六月租給學生(也就是我);但七、八月要「日租」給觀光客。

這是因為對房東來說,在七、八月旅遊旺季時一個禮拜的房租收入,通常就可比平時的一個月收入;但對租客而言,這段時間就得再大包小包搬出另謀住處,而旺季又非常不好找房子。另外,這兩種獨立型公寓的房東比較會篩選房客,可能會要求提供收入證明、工作合約等等。

最後是合租公寓:只租一個房間,但要和其他室友共用客廳、廚房和浴室,租金便宜,房東不太會篩選房客,所以室友多是學生或年輕人。這類房源多刊登在 Appartager 網站上。

在觀光地區,很多附帶家具的出租公寓:每年九月到隔年六月會租給學生;但七、八月則是日租給觀光客。圖/Artens@ShutterStock

房仲「放鳥」成習

我的實驗室位在一個偏僻的山頭上。鄰近有個小鎮,搭公車單程大概半小時;再遠一點是大城尼斯,也是我現在待的地方,只是搭公車單程就要一個小時。

一開始決定住在小鎮,因為離實驗室較近,但每次過去看房子就要耗掉半天。看的第一間房子在老城的行人徒步區:房子本身有百年的歷史了,內部被重新裝修之後出租,租金也很合理。但我看完房子兩天後打電話過去,屋主卻告訴我房子已經租出去了。


原本找到落腳處的期待落空,我又開始上網搜尋、寫信的循環,終於得到第二次看房的機會。這次也是位在老城的房子,和房仲約好的那天是下雨天,天氣非常濕冷,我轉了兩班公車才準時到了公寓——現場卻不見任何人影。

我忙打電話給房仲詢問,她才說「重感冒沒有辦法過來」。我一個人在異國的街頭被雨打的微濕,又被法國房仲放鳥,心情是無比的憂鬱。加上冷風吹得頭痛,也只能摸摸鼻子坐公車回到實驗室繼續工作。

我和房仲約了另一個時間,這次她準時到了。房子是有百年歷史的別墅,內部中空有個庭園,房子今年重新裝修後隔成 10 間公寓, 5 間長租、 5 間短租。房仲帶我看過房子後,我記取上一次「隔日就被租走」的教訓,當場跟她說我要租房子了,並且向她說明我的狀況。她說「沒問題,我會回去準備合約」;但過了 10 天之後,她說因為我沒有保證人,屋主不想租給我。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保證人」慣例

但在異鄉舉目無親的留學生,如何找到當地的「保證人」?

會有這條「規定」其實是因為,法國法律相對保護房客,即使房客遲繳、缺繳房租,也不會輕易被趕出去。所以房東們為了保障自己的租金收入,通常會要求房客要有保證人:保證人的薪水必須是房租的 3 倍以上,並且還要提供「保證人的」工作證明、居住證明、薪資證明、繳稅證明給房東。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這裡,大概會說:「那就找教授、老闆當保證人不就好了嗎?」但異地而處,你願意提供上述所有的資料給陌生的房東,幫自己的員工或學生擔保嗎?一個或許可以,但 4 、 5 個呢?我身邊的留學生,就沒有一個是請老闆(教授)當保人的。

好在,法國有一個學生保險 CLE (caution locative étudiante),是專門給外國學生和沒有親屬的學生申請的。只要付給他們一點保費,他們就會成為你的「保證人」。只是儘管我申請了這個保險,房東還是不接受。

所以我又必須重新開始找房子了——這個房仲浪費了我一整個月的時間,但最後我還是「無殼蝸牛」。

我開始感到很有壓力,這已經是我待在短租公寓的第二個月底,是否要再和房東延一個月呢?——甚至,或許我永遠找不到可以長住的地方,該怎麼辦?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ite_ri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