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中半西的「華人世界」,隱惡揚善的「正能量之國」──獅城日常

半中半西的「華人世界」,隱惡揚善的「正能量之國」──獅城日常

下午 2 點 30 分,老闆晃著晃著就到我們部門了。他關起門來,與高層長官用華文(中文)、英語、福建話交雜,談論著新同事的工作表現。

她是一位月領 2,000 多元新幣(約新台幣 4,5000 元,在新加坡不算高薪)的 20 歲年輕女生──公司欠缺 sales 人材,不知甚麼原因,卻沒有讓這位外型亮麗、談吐得宜的上海女孩擔任 sales,反倒讓她靜靜地從事文書工作。

老闆説:「哎呀,留人沒留心,身在曹營心在漢⋯⋯」。平時面對記者、媒體,總是只用英文的老闆,頓時引用起成語典故來,華文造詣簡直瞬間登峰攻頂。

這一席高層長官們的「私下談話」,聲音大而宏亮,也癱瘓了我整個下午的工作時間。

翻閱手上文件,制式而國際化的標準英文合約條目,卻要層層蓋章(似乎為華人世界特有文化),層層批示外加簽名。眼前滿滿都是英文,聽著耳邊傳來陣陣多國語言,交雜著的卻全是「華人世界」裡「萬變不離其宗」的那幾套價值觀:

「現在年輕人都不懂得敬老尊賢」、「年輕女孩就是要多學多磨練」、「OO地方來的OO人,就都是那個德性、不可以信賴」⋯⋯。

突然有點慶幸,從打開眼睛到睡前,今日我還沒有機會使用中文──但仍舊是在這個「半中半西」的工作環境中求生存,並且早已不是一位年輕女性了。

「半中半西」、「黃白交雜」的做人道理

麻煩事還沒結束。晚上回家後,群組訊息傳來姑姑的小孩(也就是我表弟),參加高爾夫球比賽得了東協國家某某盃亞軍的捷報──拿起手機望了一眼,心裡著實替他開心,然而還尚未來得及送出「拉砲彩帶香檳杯」等等(這個世紀不用面對面溝通,不過擅長放個 emoji 表達喜怒哀樂)的圖示,家中長輩的「關心」電話就來了:

「你看人家表現多了不起,你呢?」「怎麼已讀不回?」「還不快點祝賀人家,不會讓人覺得你心眼小在嫉妒嗎?」

看著長輩們爭先恐後地傳著一張張報章截圖,喜悅分享著"Young Star of the year"的報導,嘴上說著「行行出狀元」、「走出自己的天空,真了不起!」背地裡卻不分青紅皂白地,要求自己的子女,向完全不同專業領域的他人「看齊」⋯⋯,其實說穿了,與其說是向「勇敢走自己的路」的人們看齊,不過仍是圖個傳統價值中的「出人頭地」、「揚眉吐氣」而已。

我咬下口中的 ZamZam 印度餅,腦海裡思緒不斷盤旋著,卻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用來形容這種「白黃交雜價值觀」的字眼──

如果用最簡單粗略的歸類:受西方文化影響,完全信仰西方個人主義的亞裔,黃皮膚白內在叫「香蕉」;長居亞洲,深受東方文化影響,「比東方人還東方」的外裔朋友白皮膚黃內在叫「雞蛋」──不知道如今生活環境和家庭背景,實際上常都是「一半黃一半白」的新加坡人,應該稱呼為甚麼?

於是默默地私下補送恭賀訊息給表弟,也讓他轉告姑姑,表姐有私下道賀,也要向你的努力精神多學習。算是勉強平息了夾在長輩平輩之間的「做人處事道理」──否則按照經驗,馬上逢年過節,到時候還真的不免會被「機會教育」一下,提醒「華人傳統道德倫理規範」。

「隱惡揚善」的新加坡價值

結局總算是大家開心,於是跑到客廳,目光移到新加坡最受歡迎的新聞臺《Channel NewsAsia》,不論是電視頻道或是網站新聞,這可是數一數二高瀏覽率的傳媒。

生動但不浮誇的頭條新聞,彷彿是最好的「新加坡強心劑」──你所看到的,往往都是某某科技進步,促進新加坡的新生意發展興隆;抑或是某某新政策,使得人民不論是在交通、環境、生活上,獲得了很好的改善。

族繁不及備載、不勝枚舉的「好消息」,總能讓大家知道新加坡正在一點一滴地進步──報導不會用苛責的文字譴責誰的錯誤,而是著重在改善後的喜悅及便利。

眼前的新聞中,注意到一個很有趣的情形:熟食中心的叔叔阿姨們接受訪問,記者用英文提問,他們則講著華文──在一個全英語、畫面佈滿英文跑馬燈的新聞臺上。沒有人特別去換聲道或是提雙聲道這回事,也沒有人覺得需要翻譯。

新加坡人彷彿內建「翻譯蒟蒻」系統,得以自由地轉換各種語言。而這裡的人們,也彷彿總是能把生活中的種種無奈與不滿,隨時「切換」成「正能量」的話語──「我們在進步了,政府會做得更好」。

拍了一下鬧鐘,設定好起床時間,這回我刻意提早 1 小時。新加坡這麼丁點大小,以效率自豪的國家,早上通勤時間卻總是可以因大塞車、或是 MRT 出現故障,讓人無預警地因此遲到 1、2 個小時,這大概是我(也應該是全新加坡人)對於這個強盛國家的不解之處。

這裡的 MRT,彷彿 40 年前臺灣的莒光號,又慢又不準時又時常故障──所幸(此刻切換成新加坡人的「正向」價值)隸屬國家營運的 SMRT 公司,總是會於出問題的時候成功調動巴士──魚貫的巴士隊伍第一時間內駛往塞車或 MRT 故障的「重災區」,彷彿台銀在春節販售紀念套幣時的排隊人潮,從門口第一個轉角綿延上好幾個街區。

Thanakrit Sathavornmanee@Shutterstock


晚安,獅城。

雖然交通、族群、語言,一向不足以在這個國家「構成問題」;上班時段再怎麼擁擠或地鐵再次發生故障,老闆也認為你總還是有方法及時趕上,遲到依然是個人責任,必定要「扣薪罰錢」。

雖然樂於見你進辦公室時間是「提早到延後走」的華人上司老闆,還是會有意無意地告訴你,「準時」上班下班,「都是懶惰的象徵喔!」

但這裡畢竟仍是個半中半西、又洋又華,講究和諧、效率、正能量的「理想國度」──「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又有西方的效率,又有東方的人情,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定居在這裡還沒辦法啊?」親友們還是會不時這樣提醒你。

每每想到這裡,就會想要快點開啟空調,在 12 月卻因位處赤道加溫室效應而依然炎熱的晚上,蓋著薄毯子,迅速進入夢境。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ointstar@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