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廣場】「歐洲轉型正義授課綱要」大公開:和解,必須基於真相的釐清與反省

【歐洲廣場】「歐洲轉型正義授課綱要」大公開:和解,必須基於真相的釐清與反省

柏林圍牆倒塌。圖/Flickr@Daniel Antal CC BY 2.0

編輯前言:換日線 2018 年春季號《不浪漫的歐洲生存指南》,連線歐洲,帶來真實多元且豐富的第一手資訊。然而,歷史悠久、幅員廣大且複雜多變的歐洲,其面貌絕非一本季刊能夠窮盡,透過每個人的雙眼,也總是能有不同的觀察。

因此,換日線邀請各方好手,針對下列徵文主題,挑選你最「有感」的項目,提筆書寫你獨一無二的故事!徵文辦法請按此


伴隨和平紀念日(紀念二二八事件)到來,臺灣的「國家人權博物館」也將在五月中,分別於「綠島白色恐怖紀念園區」和「景美白色恐怖紀念園區」正式成立。當臺灣以國家高度促進當代社會面對人權迫害的歷史、反省過去,推廣人權教育及轉型正義,也是人權博物館的工作要點之一。

立足臺灣借鏡歐洲,以德國為例,在反省納粹屠殺猶太人歷史的「奧茲威辛集中營」(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地下博物館」(the Berliner Unterwelten-Museum)等硬體設施之外,歐洲在「人權教育」與「轉型正義」的授課、教育上多元並陳:針對歐洲各國人權受迫害的案例,均陸續進行著多項探討與研究。

本文將介紹德國萊布尼茨「東歐歷史和文化研究所」(Leibniz-Institut für Geschichte und Kultur des östlichen Europa),高級研究員 Wolfram von Scheliha 所公布,「轉型正義與記憶文化的歷史視角」授課綱要,提供讀者在人權教育上參照與思考:

前西德總理勃蘭特在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圖/劉彥甫 攝影

歐洲近代三大時期的「轉型正義」:一戰、二戰、冷戰

德國出生的Wolfram博士,畢業於柏林自由大學,主要研究領域在東歐及歐洲的轉型正義,因曾長期執行德國布亨瓦德集中營(Buchenwald  concentration camp)研究案,Wolfram 博士遂成為專精德國納粹與蘇聯共黨轉型正義的專家。

Wolfram 將轉型正義的授課綱要,按照時序可分成三大部分探討,依序是近代至一次大戰、二次大戰,以及冷戰時期。

首先,在近代至一次大戰期間共有四大主題:分別是「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人權宣言」、「亞美尼亞大屠殺」與「蘇聯在一戰後的紅色恐怖」。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所要彰顯的是,早在十七世紀中,和約明確承認推動宗教信仰自由,新舊教享有平等原則,「宗教平等原則」成為《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國際保證的一部分,隨後更影響各大國際合約的簽署內容,以及二戰後《聯合國憲章》的人權規範,從爭取宗教信仰自由,擴大到要求各國社會保障最基本的人權。

例如,《聯合國憲章》在序章的「成立宗旨」中即聲明:促成國際合作,以解決國際間屬於經濟、社會、文化及人類福利性質之國際問題,且不分種族、性別、語言或宗教,增進並激勵對於全體人類之人權及基本自由之尊重。

「人權宣言」是在法國大革命時期頒布,包含自由、財產、安全和反抗壓迫是「天賦不可剝奪的人權」,肯定言論、信仰、著作和出版自由,並闡明司法、行政、立法三權分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等原則。隨後《人權宣言》又作了進一步的修改,提出「主權在民」的概念,如果政府壓迫或侵犯人民的權利,人民就有反抗和起義的權利。

「亞美尼亞大屠殺」作為屠殺案例的討論,主要集中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 1915 至 1917 年間,對其領土內亞美尼亞人進行的種族屠殺(Armenian Genocide),其受害者數量達到 150 萬。儘管土耳其當局至今仍拒絕承認這是一次「官方發起」的預謀性屠殺,但亞美尼亞、俄羅斯和其他多數西方國家皆認為,亞美尼亞大屠殺,是可與「猶太人大屠殺」相提並論的種族滅絕行為。

「蘇聯在一戰後的紅色恐怖」,則主要在探討蘇維埃政權為懲治反革命勢力,決定實行紅色恐怖,以極權統治侵犯基本人權。「紅色恐怖」經列寧(Lenin)同意,由前蘇聯情報組織「全俄肅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員會」,通稱契卡(Cheka),在 1918 年至俄國內戰結束期間,大規模逮捕、搜查、拘禁、移送勞改營(Gulag)(註一)及槍決蘇聯國內的「反革命分子」、農民與工人。

二戰期間暴行的反省:「紐倫堡的醫生大審」,與「原址重建的集中營」

接著,授課綱要在二次大戰期間,共有三大主題,分別是:「納粹暴行與紐倫堡大審」、「蘇聯駐德特別營」與「布亨瓦德集中營參訪」——

在「納粹暴行與紐倫堡大審」的主題上,介紹德國納粹如何實施「政府所允許」之暴行,針對民眾實施謀殺、種族滅絕、人體試驗、酷刑、強姦、政治性的、種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等,違反戰爭罪與反人類罪的罪行。

而在紐倫堡大審中,首先受到審判的乙級戰犯是「醫生」們:在此俗稱的「納粹醫生大審判」中,揭露了大批德國醫生在納粹的要求下,實行「絕育計劃」、「最終滅絕」、「新藥致死劑量試驗」以及「毒氣室謀殺」等犯行。

儘管他們未必是主動、志願性地採取此類慘絕人寰的行動,卻有如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邪惡的平庸」,和其他各行各業服從極權、助紂為虐的共犯相同,因此一樣受到嚴格的調查和審判。

而「蘇聯駐德特別營」與「布亨瓦德集中營參訪」,則在探討德國境內最大的納粹集中營「布亨瓦德」,在二戰後由前述的「契卡」(Cheka)改組之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直接接管,「轉型」成「NKVD 二號特別營」:

自 1945 至 1950 年間,該集中營關押至少 2.8 萬人、不間斷的移送至蘇聯勞改營(Gulag)。自蘇聯於 1950 年將布亨瓦德重新移交給東德(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DDR)管理為止,「NKVD二號特別營」內,總計有超過 7,000 人死亡,致死率將近三成。課程安排了「布亨瓦德集中營」/「NKVD二號特別營」的參訪,主要在提醒不同的意識形態,對人權的侵害都一樣嚴重且嚴肅。

冷戰時期:西、葡、東歐和東德的「轉型正義」

最後,在冷戰期間共有三大主題:分別是「西、葡轉型正義的過程」、「東歐轉型正義」與「東德轉型正義」——
 
「西葡轉型正義的過程」主要為突顯推動轉型正義的路途之遙,以西班牙為例,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的暴行,自西班牙內戰開始至二戰結束,西班牙境內至少成立兩百個集中營,造成 20 萬至 40 萬人的死亡。

然而,該國內「轉型正義」的倡議,卻是一直奮鬥到佛朗哥去世後30餘年,直至 2007 年才通過《歷史記憶法》,逐步移除象徵威權的路標及雕塑等符號。更遺憾的是,西班牙社會直至兩年前,仍舊在呼喚與企盼,以國家的力量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對西班牙過去所發生的人權侵犯進行調查。在無法全面調查、沒有「真相」的前提下,西班牙社會被撕裂的傷痕,也仍未痊癒與平撫。
 
「東歐轉型正義」的主題上,則是比較波蘭、捷克與斯洛伐克去共產化(decommunization)的「除垢法」(Lustration)差異。以波蘭為例,任職特定職位或特定職位之候選人,有義務向政府聲明與自清,是否曾經在共產時期與情治單位合作——若坦承過往不受懲罰,而說謊則視同罪加一等處刑。

波蘭的「除垢法」雖有揭露歷史真相的功能,但隨著近年陸續揭露的大批檔案公諸於世,人們才發現連曾獲諾貝爾獎,被視為的前波蘭總統華勒沙(Walesa),亦有文件揭示其曾為共產黨線民,秘密偵查周遭友人並通報,顯見「除垢法」之缺漏。

而「東德轉型正義」的探討,可以從公視獨立特派員節目中,一窺德國在柏林圍牆倒塌後,如何誠實面對過去的步驟與細節,並解釋德國為何總是臺灣推動轉型正義的參照座標。

和解,必須基於真相的挖掘與釐清,沒有例外

文末,針對「歐洲轉型正義授課綱要」中無法觸及的國家,讀者朋友們可經由西班牙所設立的歐盟轉型正義與記憶(transitional justice and memory in the EU)網站 transitional justice and memory in the EU,了解各國在 2013 年前,推動轉型正義的部分細節與差異比較。

歐盟各國轉型正義比較圖。圖/Transitional justice and memory in the EU 

此外,德國喜劇電影《昨日盛開的花朵》,就是描述德國納粹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後代,在推動轉型正義的跨國工作中,追溯至德國納粹在拉脫維亞所犯下的暴行,最終和解且相知相戀。

也許,侵害人權的「加害者」與「被害者」族群,最終要走向「和解與原諒」的契機,往往只能出現在真相的深度挖掘之後,沒有例外。

《昨日盛開的花朵》電影劇照。圖/IMDB

註一:此處對於勞改營統稱 Gulag,是採用俄羅斯良心、諾貝爾獎得主索忍尼辛在《古拉格群島》中的定義,Gulag 泛指蘇聯勞改營和所有形式的蘇聯政治迫害。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aniel Antal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