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經貿競爭強敵環伺──臺灣突圍,加入「CPTPP」的挑戰與展望

2018年,經貿競爭強敵環伺──臺灣突圍,加入「CPTPP」的挑戰與展望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與美國總統川普會議留影。圖/總統蔡英文 twitter 截圖


編輯導言:展望 2018 年,全球政經環境仍將充滿變數。在經貿上,除了美國在川普總統上任後宣布退出 TPP 後,如今日本「接手」,另以 CPTPP 領導其餘成員國談判,並期望再邀美國重回談判桌外,中國的經濟轉型和進 / 出口結構改變,也將加速對臺灣企業的衝擊;此外,與臺灣出口產品重疊率高達八成的南韓,自由貿易協議的涵蓋率更加速擴及全球,近來甚至推出「新南方政策」,是臺灣對外貿易競爭上無可忽視的強敵。

在全球 FTA(自由貿易協定)與區域貿易協定成為主流的今日,總計只有八張 FTA,同時集中於南美等邦交國,近年出口成長停滯的臺灣,「CPTPP」能成為我們「突圍」的機會嗎?難得朝野一致認同的這項外貿重大政策,又有什麼挑戰與展望?請看本文的深入分析:

近來與臺灣外貿最有關係的「關鍵字」,應該非「CPTPP」莫屬:

隨著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其餘 11 個「TPP 的發起成員國」(包括:日本、加拿大、澳洲、新加坡、馬來西亞、紐西蘭、墨西哥、汶萊、智利、越南、秘魯),更名後繼續進行「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的談判。

而在臺灣,則難得出現不分黨派、朝野,共同支持臺灣申請第二輪加入 CPTPP 的情況──臺灣在面對區域整合、雙邊與多邊貿易的熱議當下,多國企業自中國撤資、南韓宣布「新南方政策」瞄準東協,以及簽訂 CPTPP 的損益,都讓臺灣加入CPTPP的挑戰加劇。

面對中國當局在政治與國際空間的多重施壓,透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在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服務貿易協議的重啟談判,不啻為臺灣加入 CPTPP 遭拒的一項戰略嘗試。

本文將從以下四點,與讀者朋友們一起了解、探討 CPTPP 的重要性:

首先,CPTPP 是什麼?

CPTPP,全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是一個綜合性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成員國涵蓋了全球 13% 的 GDP(若含美國將達 40%),成員國的貨物貿易可以互相流通並減免關稅,但對貿易區以外的國家,則維持原關稅及障礙。

包括貨物貿易、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措施、衛生和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服務貿易、智慧財產權、電子商務、勞工與爭端解決、政府採購和競爭政策等內容,經成員國同意後,達成自由開放貿易之目的。同時,多邊貿易協定所制定的國際貿易規範,具強制性,對所有會員均有拘束力,如課徵平衡稅、反傾銷稅及掃除關稅貿易障礙等商品協議。

其次,為什麼 CPTPP 對臺灣如此重要

過去在亞太區域內促進經濟成長、合作、貿易、投資的論壇,APEC 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簡稱亞太經合會(Asia-Pacefic Economic Cooperation),因各國經濟發展程度落差甚鉅,在削減關稅問題上矛盾、日美中俄等重要國家彼此貿易依存度不一,以及部分國家互相實施經濟制裁,讓 APEC 成員國的貿易自由化遲緩,在接收新成員問題上也意見分歧,APEC 的功能已逐漸被雙邊、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所取代。

巧合的是,本屆 APEC 出席領袖,與 CPTPP 的成員國、表達加入與退出的成員國幾乎完全重疊。而 APEC,又是臺灣向國際發聲與提出訴求的少數管道之一:

2017 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二度代表蔡英文總統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他在本屆 APEC 會議中與美國總統川普、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本總理安倍晉三、及東道主越南等國所進行的閉門會議,經總統蔡英文揭露之後,再再顯示了臺灣與重要進出口貿易夥伴的互相重視,並傳達臺灣要在國際貿易及其他任務扮演要角。

a. 台灣近年外貿出入超狀況

根據財政部貿易統計進出口貿易總值顯示,臺灣自 2010 年出口總值近 9 兆元新台幣(以下單位同)、進口總值近 8 兆、出超近 1 兆。至 2016 年出口總值維持 9 兆,但進口總值下降至 7.5 兆,出超緩升至 1.5 兆新台幣,唯今年因全球景氣復甦,出口可望上升。

不過,這樣緩慢的出超成長,隨著 CPTPP、RCEP 在內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啟動,讓臺灣出口的競爭國(中、日、韓等國),將逐年享有關稅減免的出口貿易通行,直接衝擊缺席多邊貿易協定的臺灣出口,臺灣產品將比其他國家的產品,多了至少 3-5% 的成本。

b. 中國與其餘市場變化

中國作為臺灣最大出口國、日本為臺灣最大進口國,自 2011 年 ECFA 早收清單通過之後,臺灣與中國部分商品貿易的關稅多已歸零,但臺灣對中國總出口額已停滯,總進口額卻持續上升。

財政部資料顯示,2011 年出口總值達 2.5 兆新台幣,2016 年出口卻衰退到 2.4 兆新台幣。反觀,2011 年進口總值約 1.3 兆,2016 年進口卻成長到 1.4 兆──簡單的說,臺灣產品賣到中國賺的總金額,從 1.2 兆逐年衰退到 9,000 億新台幣,且趨勢明顯,導致對中國出超已減緩(外匯存底縮減);相反的,臺灣對日本總進口額連年下降,總出口額維持平穩,導致對日本入超已減緩(外匯存底緩增)──所以近十年來,臺灣與中日兩地貿易進出口變化,讓收入與支出幾乎抵銷。

此外,各國企業近年在中國投資,正面臨中國因應經濟發展轉型,所出臺的「五險一金」政策(養老、醫療、失業、生育、工殤保險與住房公積金)。資方在必須提撥保險金的情況下,臺資企業被要求 100% 投保,但陸資企業僅需提撥 20%,造成勞力成本大幅提升。

另外,「中國製造 2025」(Made in China 2025)計劃,將中國製造業發展重點聚焦於信息技術創新產業、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高技術船舶、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核能或可再生能源電力裝備等領域。簡言之,中國不只全面的進行產業升級,同時在取代臺企的供應鏈──就連蘋果的執行長庫克倚重中國代工,如今也已不是因勞力成本,而是著眼於中國的技術、人才和基礎建設。

而包含上海星巴克、潤泰全、德國 DHL 在中國持股大幅出脫;日企松下電器、大金空調遷回日本、印度;富士康新生產線設於印尼與越南,並放眼於印度 JNPT(Jawaharial Nehru Port Trust)的經濟特區──反過來說,製造業在中國市場的經營難度提升,已獲各國認證。

綜觀臺灣十大貿易進出口國的行列,臺灣在香港與新加坡的出超,亦抵銷了臺灣在南韓、沙烏地阿拉伯、澳大利亞與南美洲的入超,而臺灣對歐盟近十年出入超的槓桿持平、臺灣對美國的出超正在快速下降,唯一具地緣與長期投資夥伴關係的東協諸國,臺灣對其出超正在逐年緩慢增加,所以臺灣推動「新南向政策」(New Southbound Policy),其實是大勢所趨。

如能加入 CPTPP 多邊貿易,除了能與上述諸多國家逐年降低關稅,增加利基,對於受政治因素影響,手上只握有八張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的臺灣(FTA 集中在中美洲友邦),CPTPP 更顯至關重要。

臺灣近十年十大進出口夥伴列表。圖/劉彥甫 繪製


c. 競爭者(包括南韓的新南方政策)

與臺灣出口產品重疊率高達八成的南韓,自由貿易協議的涵蓋率擴及全球,南韓三星電子將員工與生產線轉進印尼、越南,自然最受臺灣矚目。

南韓總統文在寅近日在出席東亞峰會時提出「南韓-東協未來共同體倡議」,提出「新南方政策」,推動東協與印度經濟合作。

同時,南韓也將考慮改善與東協之間的簽證制度,擴大東南亞研究規模與獎學金,加強職業技術教育培訓,提高東協中小企業員工技術水平。從出口產品到政策都與臺灣雷同的南韓,光在印尼單國發展的企業就超過 3,000 家,印尼更是唯一與南韓共同開發潛艦、新一代戰機的重要夥伴。目前,南韓與印尼亦表達在第二輪加入 CPTPP 的意願,臺灣如自外於 CPTPP 的多邊貿易,未來的挑戰將更加嚴峻。

南韓產品在東協國家佈局已久。圖/劉彥甫 提供


三、臺灣加入 CPTPP 的可能阻力與挑戰
 
儘管美國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被提名人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認同臺灣應在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扮演重要角色,並把投資與「安全夥伴」中的臺灣及新加坡視為優先要務。

不過,去冀望政局變動後的美國重新加入 CPTPP,甚至在關鍵時刻表態力挺臺灣加入,不是臺灣當前的要務。

按 CPTPP 領頭羊日本,其經濟部長茂木敏充透露,全新的 CPTPP 將在至少六名成員批准後生效,而有這樣想法的國家,已包含澳洲、紐西蘭、新加坡、汶萊及越南。因此 CPTPP 冀望在 2018 年底,就在 APEC 高峰會時生效,增加美國屆時返回的誘因。

而臺灣外部的挑戰不諱言,仍取決於 CPTPP 成員國是否願意,牴觸中國的禁令,試圖讓臺灣加入──畢竟參與經貿談判,從不是只有經濟考量,還包括政治成分。

臺灣內部除了因應新移民入臺工作與居留,及相關法規直接與 CPTPP 接軌,對外從潤泰轉投資的 Gogoro 案例來看,Gogoro 在柏林與巴黎上路量產,是臺灣產業升級,減少加入 CPTPP 衝擊的案例之一。

同樣的,臺灣農業亦將受到嚴重考驗,如包含美國在內的 CPTPP 諸國,據 2014 年統計,臺灣自 CPTPP 國家進口農產品,貿易逆差已達約 50 億美元,就算關稅是逐年下降至零,臺灣農業面對的挑戰只會有增無減。

因此,除了輔導轉作高單價作物,避免農產品品項過度集中之外,臺灣在稻米與蔬菜水果的自給率接近百分之百,但雜糧類十分缺乏仰賴進口。若在市場端依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明確要求農產、冷凍畜產品、加工原料來源國標示,讓國內消費者在資訊透明下來做選擇,信任臺灣農產品,並配合政府宣導改變飲食習慣,糧食安全與外匯收支方能兼顧。

四、加入 CPTPP 的可能策略與展望

目前包含日本、澳洲在內的 CPTPP 成員國、以及 CPTPP 觀察國菲律賓,都有意與臺灣簽署雙邊 FTA,或邀請加入 CPTPP,所以臺灣加入 CPTPP 並非緣木求魚,隨世界局勢的發展,美國重返 CPTPP 主導也非絕無可能。

展望東協諸國的經濟成長率與人口紅利期加乘的未來,臺灣仍重視與中國的雙邊貿易協定。日前,《香港澳門關係條例》增訂條文三讀,臺灣海空運事業在港、澳取得之運輸收入或所得,以及港、澳海空運事業在臺灣取得之運輸收入或所得,得依互惠原則,相互減免應納之營業稅及所得稅,已為臺灣踏出第一步。

目前,《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雖列為優先法案,但進度仍遲滯。由於閣揆賴清德已授意行政部門研擬 CPTPP 衝擊報告,在野黨亦可提出加速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以及重啟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與服務貿易協議的公投,進而再次檢視早收清單利弊。

宋楚瑜主席目前是兩岸在經貿談判上都認可的「最大公約數」,若由臺灣主動拋出橄欖枝,宋楚瑜領銜在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與服務貿易協議重啟談判,「臺灣製造」需要關稅利差,增加出口、轉口至中國與東協的競爭力,這不啻為臺灣加入 CPTPP 之外的一項戰略嘗試,使臺灣在此屆 APEC 的亮麗表現延續。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議留影。圖/總統蔡英文 twitter 截圖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總統蔡英文 twitter 截圖、劉彥甫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