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看到存款數字前後,判若兩人的倫敦行員──留學生真心話:離家若遇身份歧視,回台更要將心比心

那位看到存款數字前後,判若兩人的倫敦行員──留學生真心話:離家若遇身份歧視,回台更要將心比心

離開了家,我也成了被歧視的一群──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天會這麼早到來;在它真正發生之前,我甚至不曾相信它確實存在。

大家知道嗎?在英國的銀行,不像台灣一樣方便,沒有所謂「當天辦當天好」的服務,只有「當天來約時間」的選項。通常第一回走進銀行,除了繳交資料並約定下次面談的時間,就是空手而回,等到第二次再走進銀行,才會有進展。

上周二,我到某銀行申請存款帳戶(Saving Account)──這已是我第二次踏進倫敦一區的這間某銀行分行,距離我第一次踏進這間分行完成預約,已經過了三個星期。

其實每一次進入倫敦的銀行,我的心都跳得特別快──在台灣的時候,光是利率匯差循環利息貸款利率以及各種手續費等這些名詞,就搞得我頭昏腦脹;當這些詞全變成英文時,更弄得我非常緊張,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漏看條款或誤解文義。而每當行員一開口,我也幾乎都是全身緊繃、全神灌注地聽著記著。

但聽著聽著我發現,銀行行員這次也完全沒有要幫我處理開戶事宜的意思:只見他一邊大剌剌地在我面前揉眼睛、打哈欠(就差沒有當面挖鼻孔給我看吧),一邊做簡單的口頭詢問後就面無表情地告訴我:「因為你是全職學生、沒有穩定收入,現在沒辦法處理,你十二月底或一月再來一趟,到時候我們再評估看看。」

前倨後恭的銀行行員

我在不到攝氏 10 度的秋天裡,從地鐵站走了快 20 分鐘到這家分行,屁股都還沒在椅子上坐熱,眼看就要被銀行行員請出門──銀行行員在我臨走之前,按照往例請我留下帳戶資料(不是三週前就已經留過了嗎?)以便幫我約下次的評估時間。

但就在他斜眼看到我的消費帳戶(Current Account,在英國消費用的帳戶,利息等條件不如存款帳戶 Saver Account)餘額後,態度竟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他馬上換了個語氣,不禮貌地但很積極地請我留下來,改口問我今天有沒有帶居留證、在學證明和提款卡,有帶就可以馬上來開戶了!

此刻,我心裡浮現非常多的疑問,並且感到非常不舒服:

首先,上次預約時,也是同樣這位行員,他從沒提醒我要帶哪些文件,直接説:「你留個資料,三週後再來。」

然後,既然已經提供過同樣的資料,為什麼一下子說我不能開戶,一下子卻要我馬上開戶?(顯然之前完全沒有打算幫我開戶的意思啊)

我還在思考我的不舒服從哪裡來,同時請行員先列印資料給我,讓我回去猶豫兩周。

只見這時銀行行員又馬上換回了臭臉,打開了他的行事曆,問我:「這周難道沒有任何一個時段有空嗎?只要有空都可以來開戶。」

於是我糊里糊塗隨便約了個沒有課的時間,只想趕快離開銀行。

同家銀行客服專員的一秒回答:「這是歧視!」

當天晚上,因為戶頭裡有筆來源不明的扣款,我決定打電話去客服中心問清楚,電話另一頭的客服專員解釋完扣款來源,按照往例問了一句:「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我想到上午的事件,還在思考自己為何感到嚴重不舒服,卻幾乎沒有猶豫地說出了自己也沒預想好的答案──我說有,我想取消在分行的存款帳戶預約。

我用了不是很流轉,但很生氣的英文,跟客服具體描述了今天下午遇到的狀況。我告訴他,如今我真的需要時間研究還要不要在貴行開存款戶,以及我不明白為什麼一下不能開戶,一下卻要我馬上開。

結果溫文有禮的客服專員先生聽完敘述,一秒回答我:「這是歧視(Discrimination)!」

客服先生確認我不急著掛掉電話後,立刻向內部反應、討論後續的處理,我大概整整聽了三遍的等待鈴聲,這時他回到話筒邊,把我轉接到客訴部門,由另一位客服小姐接手。

這是我第一次從企業行號的客服專線打去申訴。

我可以理解,銀行或許是個難免市儈的地方,可是我不能接受這種前倨後恭的差別待遇──如果先前這位銀行行員,因為我的學生身份或甚至我的國家、膚色而拒絕了我的開戶,我當然也可以拒絕這種歧視和服務。

回想起來,就算到了講完申訴電話的當下,其實我並不開心,甚至會想:現在英國景氣這麼差,萬一害那個行員丟了飯碗怎麼辦?

我想了很久才明白,其實我真正難過的是,我終究還是在英國撞上了歧視的結界呀。

從沒想過的歧視待遇,讓我反思異鄉人在台灣的處境

在來到英國的短短幾個月裡,雖然對這裡的生活和文化仍有很多不懂之處,有時甚至鬧了爆笑的烏龍,但總還是會遇見許多笑臉迎人、不時問候我"How are you today?"的人們,也遇過幫忙指路、用緩慢的英文解釋事情給我聽,順便再教我省錢撇步或是生活妙招的英國人。

無論什麼種族膚色和國別,在倫敦,我遇過非常多友善的人。

或許正因為如此,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預想過,若是哪天歧視找上了我,我要怎麼應對?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我當下只是速速地問了自己:「想不想再去那間分行?」、「心裡覺得舒不舒服?」、「行員那樣,是不是英國人的常態?」

連續三個否定後,我便決定硬起來表達我的不滿。

掛上申訴電話後,整個人放慢下來,我這時才得以慢慢思考:離鄉背井後,原來我也成了被部分人士歧視的一群。

更想到,原來,這就是那些我在台灣時,每每擦身而過的外籍移工、外籍配偶、外籍留學生們被歧視對待時的感受──既說不出哪裡不舒服、卻又不時想逃離現場的不對勁。

我相信,在台灣的許多移工、外配,所遭遇到的待遇和結構性不平等,遠遠比我在英國的這個事件要嚴重得太多了。

真沒想到,以前遇到不如意的事情,總是覺得「一團和氣」最重要的我,如今也學會打申訴電話,用英文向對方表達嚴正抗議了。

以後的我,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回到台灣之後,如果再遇到外籍移工、外籍配偶、外籍留學生等遭到不平等的對待,我確信自己會更加將心比心,更積極地幫助他們──正如那位電話中,我不認識的銀行客服專員一樣。

※備註:此銀行在事發隔天電話聯繫,致歉分行的疏失,並且給予小額匯款補償,謹以此交代事情後續結果,也請大家不用特意問卦哪間銀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