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沙漠中的溫柔革命家:貝都因女力
圖片

車子開進一個安靜簡樸的小鎮。這裡沒有咖啡廳超市餐廳,只有路邊成堆的廢鐵,和偶爾隨風飄揚的紙屑。依照導航停下了車,原本在路上玩的幾個孩子都停了下來,好奇地看著我們。

我們上了階梯,進入一個用帆布所搭起的大棚子,地上擺著鮮艷的織毯與抱枕。

三個圍著頭紗的女人向我們羞赧問好,其中一個正在棚外揉著麵團。

這是同事安排的「貝都因文化體驗活動」。貝都因人Bedouin)傳統上是以氏族部落為基本單位,在沙漠曠野過遊牧生活的阿拉伯人,主要分布於北非到中東之間。雖然他們習慣「逐水草而居」,20 世紀後隨著該地區的諸多國家興起,各國都採取不少措施,將他們定居下來成為勞動力,許多貝都因人也從此放棄了遊牧生活。

這個小鎮,就是以色列境內的貝都因人定居之處。

我們的團隊到齊後,她們開始現拉並現烤中東餅皮,甩得薄薄的餅皮,在炙燙的鍋上吱吱作響。而她們面不改色,用手直接翻面許多次,直到餅皮出現些許微焦,這就是最完美的起鍋時機。

她們直接把餅皮遞給我,我因為急著接過,被餅皮燙到而又笑又叫地跳來跳去時,她們也笑得合不攏嘴。

餅皮很大,因為是拿來分享用的。大家你撕一塊我撕一塊,抹上酸奶、撒上小茴香,再淋上新鮮無比的橄欖油,捲起餅皮,一口塞滿嘴巴,無法講話的大家,都把眼睛笑得彎彎的。

沙漠中的「女力」

配上甜茶和中東咖啡,我們坐在地毯上,準備聽眼前的貝都因女人說話。原本以為這只是個單純的文化/食物體驗活動,接下來她卻開始介紹自己的單位。而當我擔心著這樣制式的組織介紹,會不會讓大家感到無聊時,她接下來的介紹,卻讓我們深受感動。

原來,這是一間由貝都因婦女所成立的非營利組織:The Association of the Improvement of Women's Status, Lakia,她們致力於提升貝都因女性的經濟社會地位。

她們共有四個主要專案:

首先,是我們所在的「沙漠刺繡專案」:刺繡是貝都因婦女的傳統,她們一共募集了超過 200 位貝都因婦女,利用在家的閒暇時間,刺繡製作各種產品,使她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賺取酬勞,提升獨立性。同時,雖然鼓勵傳承這項古老的藝術傳統,但是她們更加鼓勵將這項技術變成婦女表達自我和新想法的媒介──例如傳統上,不同婚姻狀態的女性必須穿著不同主色的刺繡裙(未婚為藍色,已婚為紅色,離婚為紫色),如同明顯的標籤;但是,她們決定製作出將這三種顏色混雜的刺繡裙,作為對「社會對貼女性標籤理所當然」的抗議。

另一個例子為,阿拉伯部族酋長的圖示為正方形黑框中心有個類似幸運草的四葉圖案。但他們又「改良」了這個圖案──把四葉拆開來,各放在正方形的四個角邊,以暗示對酋長集權於一身的抗議。現場並設有專賣店,販賣這些產品。

這是我購買的小筆記本。


二、行動圖書館:在這樣幾乎沒有建設的小鎮中,她們募集了阿拉伯文、希伯來文和英文的書籍,並打造行動圖書車,巡迴於附近的幾個小鎮,以供學童與婦女閱讀。因為她們相信,教育是賦予貝都因人更多機會的重要途徑。

三、青少年領袖訓練:提升參與者對提倡社會進步、女權、高等教育等議題的重視。雖然這是一個「女力機構」,她們卻不僅僅訓練青少女而已,也開放青少年一起參加訓練,因為她們認為這些社會上的種種改革與培力,需要男女一起努力。

四、教育計畫:為學生辦理課後輔導和夏令營,同時同幾個專案一樣,十分著重在現場的教育。

這些計畫也許看似平凡無奇,但我們必須認知到:這群小鎮婦女身在「父權為大」的阿拉伯社會中,又在以色列這個阿拉伯人相對弱勢的國家中,實際上是「弱勢中的弱勢族群」──這一切的成形,有多麼的不容易。

她們堅定地用自身的付出和領導作為典範,並帶著更多女性用傳統上即屬於自己的力量(傳統刺繡技術、教育孩子),正進行著一場「溫柔革命」,要開創出屬於自己的、更美好的新未來。

我們忍不住好奇地問:妳們的先生,怎麼看待妳們這群「革命家」?

這個機構的核心成員說,她們這群核心幹部是幸運的──她們大都來自比較開放的家庭或夫家,所以往往有著身邊人的支持。

但是當然有更多的女性,仍活在社會、社群巨大的壓力之中。所以她們的下一步,正想著該如何影響那些在較保守環境中生活的婦女,帶她們看見生活不一樣的可能。

此外,雖然以色列境內的貝都因人身為弱勢族群,但以色列這個國家,透過法律所賦予(或保障)的婦女權利,仍相對地讓這群婦女能達成一些在阿拉伯國家中不一定能達成的改變──例如貝都因社會有一夫多妻的習慣,但因為以色列法律規定一夫一妻制,這樣的法規反而能幫助她們推行傳統觀念的再省思,甚而以此說服自己的先生,只能對自己專一,不能娶更多太太。

另外,當她說著前面提到,透過刺繡的「隱喻」,將酋長的權力象徵拆解時,我們擔憂「那酋長會不會因此針對妳們、甚至對妳們不利?」她回答,雖然酋長當然「不太高興」,但因為以色列官方已把當地的酋長職權正式「體制化」,納入「鄉公所」下──有了正式流程與管理,酋長也不能直接對她們怎麼樣。

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在這場參訪中,我們深受感動,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給予回饋與意見,想要幫忙她們繼續拓展業務,讓更多人知道,也能將正面影響力,傳遞給更多婦女與兒童。

一位同事發表:「妳們可以利用社群媒體,讓更多人知道妳們呀!」主持人卻不好意思地笑說,自己實在是連智慧型手機都不太會用...

沒人能攔住她們的展望與夢想,然而非常有限的資源與有限的人力,還是現實地束縛了成長的力道。

的確,她們仍有許多進步的空間,要能成為沙漠中的「神力女超人」,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貝都因人身為沙漠中的遊牧民族,血液中也許都存在著在嚴厲困境中大無畏的超能力;相信總有一天,她們會走出屬於自己,更寬廣的道路。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Ryan Rodrick Beiler@Shutterstock(示意圖)、附圖/Michelle 提供

《關聯閱讀》
誰說穆斯林女性不能外出工作?──她們在巴勒斯坦,為自由而戰
「反正你們明天就離開了,只有我還在這裡」──在世界文化遺產,遇見傷心的貝都因人
從來是人彎腰低頭,向土地祈求生存──我在一片焦土上,為沙漠的孩子種下希望

Michelle/一邊旅行・一邊生活

Michelle,在巴賽隆納、雅典、以色列之間旅居的台灣人。1991 年生於台北,2013 年前往巴賽隆納擔任交換學生後,於 2015 年再度前往巴賽隆納留學 ESADE 商學院。現為到處旅行、生活與工作的自由接案者,專職行銷、旅遊、寫作與翻譯。

生活中最喜歡的事莫過於旅行,而在旅行中最喜歡的事莫過於觀察並認識當地生活。第二喜歡的,大概就是用文字和攝影紀錄這些旅行生活大小事了吧。

臉書專頁:一邊旅行・一邊生活
部落格:一邊旅行・一邊生活|Unquenchable Wanderlust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