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浪漫還給巴黎,「無車日」已成趨勢:花都生活不只要效率,更要品質
圖片

10 月初,巴黎舉行了第三屆的「無車日」活動。活動結束後,巴黎市政府迫不急待地在官網公告:活動圓滿成功,不論空氣品質或是噪音程度,皆有顯著改善。

老實說,我的巴黎生活經驗與車子毫無關係──有車或無車都不影響外出,因為我在城市中移動的方式,要嘛搭乘地鐵,或者搭公車和租用城市單車。然而看到無車日已連續辦了 3 年的新聞,內心仍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對抗汽車文化的勝利感。

巴黎的空氣污染主要來源,與各大城市相同:都與汽機車廢氣有關。圖/Esther CHEN 提供


無車日的濫觴:從冰島、全歐到全球

無車日,顧名思義,就是沒有車子上路的日子,旨在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減少使用私家車,改善城市的空氣品質,並讓城市步調變得緩慢且放鬆。由於 1970 年代爆發石油危機,加上 80 至 90 年代,汽車數量在歐洲城市過度成長,在這個背景下,降低私家車數量的呼聲逐漸受到重視。

1996 年,在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Reykjavik),出現了歐洲第一個由官方舉辦的無車日。主辦單位邀請市民在無車日當天使用腳踏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或以徒步漫遊,瀏覽城市街景之美。隔年,以法國西邊拉羅歇爾(La Rochelle)為首的眾多城市,聯合舉行全國第一次的無車日活動。到了 2000 年,無車日被納入歐盟的環境政策中,歐洲及世界各國的城市,後來都陸續加入了無車日行動,包括里斯本、莫斯科、北京、聖保羅、布魯塞爾等等。

始於 2015 的巴黎無車日,大舉改善汙染情形

而在法國首都、筆者所在的巴黎,一如所有大城市的街頭景象,私人車輛強勢地佔據著馬路,即使巴黎的大眾運輸系統已非常成熟,偶爾我仍會聽起朋友們說,哪些路段常塞車、哪個街區難停車等等。汽車排放的廢氣在建築物外觀染上一抹慘黑,久而久之,人們都忘了外牆原本純粹的白──這樣的巴黎,哪裡見得到浪漫呢?

直到 2015 年,巴黎才正式展開無車日活動,希望讓巴黎市民們得以重新體會街頭輕鬆漫步的悠閒氣息,欣賞原來淹沒於車流中的老式建築,在城市裡重新享有了寧靜清幽的空間,結果大獲好評。

去年,巴黎的無車日活動擴大無車區範圍,限制機動車輛在城市自由進出,把更適宜生存的空間還給居民。放眼望去,少了車子的街道,除了讓人感覺愉悅放鬆之外,有害於人體的污染氣體和噪音也明顯下降。

根據大巴黎區空氣品質監測協會(Airparif)提供的數據,2015 與 2016 年兩次無車日當天,在不同街區測量到的二氧化氮濃度,較平日均減少了 20% 至 35% 不等;噪音分貝量與往常相比,低了兩倍。

直到 2015 年,巴黎才正式展開無車日活動,希望讓巴黎市民們得以重新體會街頭輕鬆漫步的悠閒氣息。圖/Esther CHEN 提供


改善「空氣污染」,先檢視「城市交通規劃」

汽車是社會追求現代化的一個重要象徵,它幾乎決定了都市的空間規劃和分配。在我們今天所居住的城市,汽機車成為出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為人們提供了高效便捷的生活,然而,城市中,最主要的空氣污染來源之一,就是路面交通,巴黎也不例外。

近年來,當地與空污相關的氣體量,一再破新高。去年冬天,巴黎甚至經歷了十年來最嚴重的冬季空氣污染,紫爆的程度和 PM10(懸浮微粒)的含量,跟高雄有得比;而除了懸浮微粒,巴黎還有二氧化氮濃度過高的問題,這兩者主要的來源,與人為活動以及交通廢氣,有很大的關係。
 
若要藉著減少汽車的措施,使廢氣排放減量,進而達成降低空污指數的目標,那麼前提是,它必須有強大完整的公共交通規劃。不單單在無車日當天喊著「慢活」,鼓勵人們少開車、多步行或使用腳踏車,就會讓交通廢氣穩定減量。

「2030 年將停售汽油車」:巴黎積極的交通建設與限車政策

幸好巴黎不是玩假的。

巴黎的交通網絡已經夠密密麻麻了,如今這個龐大系統,還要向外延伸擴大。環繞巴黎的大巴黎快線(Grand Paris Express)正在興建中,全長 200 公里共 68 座地鐵站,將使巴黎與大巴黎之間的連結更緊密。

事實上,巴黎市區地鐵跟公車之密集,讓高達七成以上的市民,願意選擇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作為移動方式;而市民擁車的比例,只有三成。這項交通興建案真正要改變的,是大巴黎地區居民的用車習慣,讓周遭的衛星城市不再需要使用私人車輛,才能追上巴黎便利的大眾交通,進而能縮小郊區與城市的差別。

而無軌車道建設同樣重要:巴黎在 2020 年前,計劃持續擴增自行車道,原來總長 700 公里的車道將增加一倍,變成 1400 公里。巴黎市政府要建設更安全且完整的單車路線,吸引更多巴黎人騎腳踏車,一起擁抱健康並改善空污。

除了建設大眾交通,過去這一年多來,巴黎市政府制定出不少限制私家車輛的措施:

首先,在去年 5 月,公佈了一項新政策:在每個月的第一個週日,封閉香榭大道整條路段,禁止機動車輛駛入通行,同時可示範無車化的城市風貌。到了 10 月,巴黎發布增收燃油稅的消息,在之後的冬季實行單雙號車牌限行政策。

今年 1 月,大巴黎推行了空氣標章貼紙,根據車齡、排放量以及動力方式作為分類標準。一共有六類貼紙,第一類是完全使用電力的零廢氣排放的電動車,其他五類則依污染物排放程度區分。貼紙像是進出巴黎的許可證,當空氣品質糟糕時,政府將限制車輛行駛,禁止太「髒」的車輛進城。

不止如此,7 月時,巴黎宣布將在 2024 年後,禁止柴油車在城內行駛。幾週前,再度傳出了新的消息:巴黎市長表示 2030 年後停售汽油車,矢言全力改善空氣品質,減低碳排放。

城市生活新課題:兼顧「效率」與「品質」

面對全球即將超過 70% 的人口住在城市的事實,如何每天安全且便利的進出,又免受空污威脅,而不只是為了工作討生活、得委屈自己的落腳處,早已是各城市思考的議題及轉型的方向。

巴黎向私人車輛宣戰,反映著全球各大城市的現況,即車子不再主導城市面貌,而是建設更多可持續發展的公共運輸,讓居民生活得既有效率又有生活品質。

交通政策就是城市發展的縮影。無車化的行動,以及其他的政策一點一滴地積累,一定能讓這座以擁抱公共健康為目標的城市,改善空氣污染的問題,重拾過往的清新和靜謐。巴黎逐步減量汽車的策略,值得每個城市管理者加以思索,調整與發展出符合自身的永續交通建設。

我相信,這股無車的「清新風潮」,將繼續延燒下去。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Delpixel@Shutterstock、附圖/Esther CHEN 提供

《關聯閱讀》
「阻止空汙就是別開柴油車」?──「綠能環保」沒那麼簡單:從德國的「反柴油車風暴」,警惕台灣「能源危機處理」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汽車禮讓腳踏車?喝醉喝茫還在騎!」──屬於荷蘭留學生的另類鐵血特訓

Esther CHEN/巴黎衛道

七年級生,土生土長竹東人。法國公共衛生高等研究學院公共衛生碩士,台灣大學免疫所碩士。在巴黎的日常是走不停的城市漫步,在布列塔尼的實習歲月有可麗餅的日夜陪伴,在開普敦的美好短居歸於上帝恩寵。做完空氣污染流行病學研究後,毫無準備地走進了人權衛生,現在是醫藥衛生界職場菜鳥。最近最喜歡的經句:沒有異象,民就放肆。
個人網站:巴黎衛道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