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結束,黃背心重返戰場:第 9 次示威將近,人民決心「抗議一整年」

跨年結束,黃背心重返戰場:第 9 次示威將近,人民決心「抗議一整年」

2018 年的最後一晚,巴黎跨年的氣氛一如往常般濃烈,當晚計有 20 萬人齊聚在香榭大道,觀賞凱旋門的燈光煙火秀,倒數迎接 2019 年的到來。就連黃背心示威者也跑去跨年了,在午夜時分與身邊的法國憲兵擁抱,互道新年快樂。

我提早向法國友人說新年快樂,同時問了他們,有沒有因黃背心運動而減少跨年興致。每個人都回我,該有的 Soirée(派對)照樣進行,重要的跨年夜時刻當然不能缺席。法國人對於各種騷亂早已習慣,但眼前巴黎全城熱鬧和平的景象,仍讓我難以想像過去兩個月,這裏爆發了數十年來法國最嚴重的示威暴動。

2018 年的最後一個週末,12 月 29 日,黃背心發動了第 7 次示威,全國響應的人數降至 3 萬 2 千人,與 11 月中首次登場的 28 萬 2 千人差距極大,運動看似已經走向尾聲。然而,當跨年的興奮感尚未完全退卻,法國人的生活卻又再次被黃背心攪動。新年的第一個週末,黃背心號召了第 8 次示威活動,全法增加至 5 萬人上街抗議。

即便跟混亂的 2018 年說再見,2019 年的法國仍注定繼續動盪。

圖/截自 The Guardian 影片

政府讓步:祭出多項「優惠」

法國政府剛過完新年,便積極面對黃背心,試圖控制運動,但採取方式顯然錯了:1 月 2 日,黃背心運動領袖之一的 Eric Drouet 被捕,原因為未經批准即組織示威。極左派領袖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譴責法國政府濫用公權力;法國媒體認為馬克宏根本火上加油,並預測此舉將導致黃背心第 8 次示威規模擴大。

果然,1 月 5 日遊行的人數,比前次為多,失控現場一個個上演:燒車、砸門、美術館被迫關門、民眾與警察起嚴重衝突等。馬克宏在黃背心的眼裡,儼然是個不知民間疾苦、必須被推翻的「現代皇帝」。

自去年 11 月中旬起,透過網路串連反對燃油稅調漲的眾多民眾,身穿黃背心群起上街抗議。那段期間的民調顯示,平均有高達 7 成的法國人民支持黃背心運動。

黃背心發起每週末不間斷的遊行,不滿的怒火終使法國政府妥協讓步,暫緩實施應於 2019 年 1月 1 日起,包括燃油稅、電力和天然氣價格漲價、加嚴車輛排放管制等政策;並且提出多項親民示好措施,像是調高基本薪資、加班費及年終皆可免稅等,及取消對退休金未達 2,000 歐的退休者課徵 CSG(La contribution sociale généralisée,普通社會保險捐稅)──種種舉動就是要讓民眾「實質感受到現金入帳」。

可以說,黃背心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去年 12 月 8 日的抗議行動。圖/sportpoint@Shutterstock

民心已決:示威未見消停

然而運動沒有停止的跡象。即使馬克宏政府政策大轉彎,砸錢討好民眾,但黃背心並不領情,且已放話要示威一整年。追根究底,示威民眾已失去對馬克宏政府的信心,目標就是要他下臺。

根據最新的民意調查,仍有 5 成 5 的受訪者支持抗議運動,認為抗爭應該持續下去。一位住在巴黎郊區的朋友跟我說,僅管因為示威而影響了出入交通,但她非常支持黃背心。至於媒體報導的暴力衝突、甚至描述巴黎已淪陷的畫面,她認為,那不過是媒體喜歡製造恐慌;實際上,大部分的黃背心示威者冷靜平和,示威遊行根本沒有那麼劍拔弩張。

但蓄意引起騷亂的暴動份子,的確讓法國政府很頭大。由於黃背心是奠基於社群媒體的運動,缺乏廣泛認可的領袖,讓法國當局難以進行談判協商。眼看著第 9 次示威將在本週六舉行,官方態度轉硬,以維護公共秩序的決心,擬提出新法嚴懲暴力行為。

根本問題:改革過猛,民怨一觸即發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

平安夜當晚的巴黎。圖/Gilets Jaunes Facebook Fan Page

馬克宏上任後,推出種種的改革既快且猛,像是副作用極強的特效藥,必須讓人上吐又下瀉後,才可能將病治好。問題是,法國本身處已是個長年虛弱、病殃殃的慢性病患者:法國勞動力市場過於僵化,經濟長期疲軟,都是眾所皆知的事實。

勇於改革的方向雖正確,但沒有考慮到副作用,短期內不顧一切的下猛藥,後果是完全承受不住上吐下瀉,以至於出現馬克宏政府料想不到的失控暴動。

在燃油稅調漲前,馬克宏啟動一連串的改革作為,主要包括鬆綁勞動法規,提升企業雇員的靈活度;稅務改革,逐年降低住房稅、公司稅以及調整向有錢人徵收的富人稅,減低民眾與企業的稅務壓力外,並期盼資金可留在法國,創造更多投資與經濟發展;改革法國鐵路對其員工的高福利制度,藉以刺激國鐵改善服務與績效;教育改革則改變大學入學申請程序及門檻等。

上述各項措施一出,都造成極大爭議;此外,短時間內,民眾難以察覺改革後的變化。與此同時,法國官方又馬不停蹄地宣布:從 2019 年 1 月起,柴油稅每升增加 7 歐分、汽油稅每升增加 4 歐分。儘管帳面上再調燃油稅的數字,看起來並不過分,但 2018 年柴油稅以及汽油稅已調高 7.6 歐分及 3.9 歐分,含稅後的柴油與汽油油價已上漲 23.3 %及 15%,漲幅驚人。可怕的不只如此:法國燃油稅佔柴油及汽油價格的 57% 及 62%,高佔比的情況皆超過歐元區的平均比例的 52% 及 60%

一再調高稅費只會讓普羅大眾感到不斷被政府逼著繳出錢來,加上法國的高稅收負擔,已經快讓民眾忍無可忍。2018 年法國總稅收金額佔其 GDP 的 46.2%,取代丹麥奪下 OECD 的冠軍。

圖/Emmanuel Macron Facebook Fan Page

事實上,馬克宏於競選時提出環保及能源的政見裡,便訴求以整合燃油稅的策略,達成控制空氣污染並促進能源轉型的目標。因此在他 5 年的任期內,燃油稅不斷調升的趨勢,幾乎是個定局。

然而,法國政府過份重視環保目標,忽略社會所遭遇的民生問題,特別是對於所得毫無增加的中下階級──他們已背負沈重賦稅,且感到自己絲毫不受國家重視,加深了相對剝奪感。

黃背心用實際的街頭示威告訴馬克宏,當車子都開不起時,氣候變遷或空氣污染這些棘手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改革需要的是溝通,不是魄力 

原本備受期待的年輕總統,正走在跌跌撞撞的改革路上,恐怕從沒想過法國人熱愛革命的基因會被他喚醒。不經討論而直接推出政策,下場就是徹底失去民心。

愛麗榭宮應該早點明白,劃出再宏大的理想大餅,如果連自家國民的日子都照顧不好,那絕對是因為缺少了與不同階層間展開對話及溝通,如此而已。衝突能否盡早落幕,端看滿滿改革理想的執政者,是否願意真正深入民間、體察民心。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aulo Amorim@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