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麼是「競爭力」?把自己的學歷變成白紙,我到澳洲打工找答案

到底什麼是「競爭力」?把自己的學歷變成白紙,我到澳洲打工找答案

「新聞說:台灣年輕人一畢業只拿 22K 的薪水。你們呢?你們坐在這裡,已經比一般大學生還有競爭力了,但你們覺得未來自己有多少競爭力?值得多少的薪水?快畢業了,努力提升競爭力!相信你們可以的......」

聽著台上教授口沫橫飛意氣風發的說著,好像很有道理。我在筆記本上寫下了「競爭力」三個字,後面接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兩年前,我從政大商學院畢業,放棄了在外商惠普公司(HP)實習將近一年,畢業後可以取得正職的機會。我自己上網辦了澳洲的打工度假簽證,提領了實習積攢下來的小額存款,最後告訴爸媽:我要去南半球的澳洲打工,一個人去。

外婆給了我信心──把自己變成一張白紙,做「競爭力」的實驗

這個看起來如此沒有「競爭力」的選擇,對家人來說有如「晴天霹靂」。還好我爸媽聽到之後,沒有戲劇性的昏倒。

而畢業後等待到澳洲前,或者說「正式踏入社會前」的最後一個暑假,我也在所有親朋好友的正面、負面如潮水般湧來的建議下,努力思索:自己放下台灣所謂的「好學歷」,一個人出走台灣的決定,究竟是不是正確的?

直到有次回去看高齡九十多歲,出生在二戰前,至今身體仍健朗的外婆。她聽到我要去澳洲,只說了:「出國喔?!很好啊!女生就是要念書,念越高越好,還要出去看!」

如果走過將近一世紀的智慧都這麼說了,那我又有什麼好猶豫?

於是我到了澳洲,一如往常的風格:我一個人去。必須說,我雖是去澳洲打工,「認真賺錢」卻不是我唯一的目的,也不是因為畢業後不知道要幹嘛,所以出去「尋找自我」,更不是覺得自己過得太過優渥,想要「跳脫舒適圈」而出走。

我真正想要做的,是放掉從小到大在台灣累積的所謂「光環」,把自己變成一張連學歷都派不上用場的白紙──目的在驗證過去 20 多年所學,究竟有沒有讓我成為在自由市場裡「有用的人力」,也就是現今檯面上的大人們,口口聲聲所說的:「競爭力」。

第一階段:遠距投履歷

在去澳洲之前,我嘗試用網路投履歷,遠距面試的方式尋找工作,但是情況比我想像中還困難。

首先,我在澳洲打工分享群組裡預定了落腳的住處,接著每一個找到的工作機會,都放到 google map 上確認距離和交通方式。結果,多數公司往往距離我未來的住處,都要至少一兩個小時的車程距離,而且多半不接受遠距面試。

而當我在履歷上未主動詳加闡述自己的簽證是「打工度假簽證」時,常能收到許多較具規模且正式的工作職缺探問(或許主要是因我在外商實習的工作經歷)。

令人難過的是,對方往往在進一步聯絡中,得知我在澳洲將只有打工度假簽證,就會「謝謝不聯絡」。當然,礙於一些對打工度假勞工的法規限制,我能體會大公司的正式工作,通常不會讓我們這群「打工仔」來攪混。

但從這一階段的測試中,我也明白:即使不是從世界百大名校畢業,如果你有世界前 50 大企業的工作經驗(哪怕是有薪實習經驗),那麼你在世界的勞動市場上,仍是具有一定「競爭力」的。當然,有沒有先取得合法、長期的工作簽證,也是能否取得工作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二階段:掃街

到澳洲的第一個月,除了認識環境、安頓自己和交新朋友以外,就是瘋狂投履歷了。

我仍舊不放棄地投了一些正式的行銷、管理工作職,心想至少自己現在可以和主管面對面面談不需要遠距,也許機會大得多。然而,我太小看法規造成的限制了。打工度假法規對於在同一個雇主下工作期間的限制造成的效果,明確把「打工仔」們圈限在特定的勞動市場裡。

既然不能依靠大學所學的專業尋找工作,那我還剩下語言和人格特質。我開始將履歷投遞到服務業,只是網投的效率不高,而且能找到的工作總不在住處附近,因此我開始掃街投履歷──一間一間店親自拜訪,並且遞上履歷。

在服務業裡,過去的經歷其實和泡沫差不多。老闆面試你一分鐘,大概就看得出特質適不適合。我去了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韓國人、台灣人、法國人和澳洲人的店面試,最後台灣人、中國人和澳洲人錄取了我。台灣人因為是同胞,覺得親切就錄用;中國人錄取我,是因為我普通話好溝通而且「廉價」(中國老闆給的是澳洲法定時薪的半薪,但我還是會感激,因為要生活必須賺錢不論多少);澳洲人錄取我,則是因為我的語言能力和我的特別與積極──我是那間店裡唯一的亞裔員工。

另外,除了餐廳的打工,我用我的中文和英文能力找到了家教的工作,成為自由的接案家教。

最後,我沒有在澳洲如期待滿一年,因為在半年內,我就完成了我的實驗──何謂競爭力?

我真正想要做的,是放掉從小到大在台灣累積的所謂「光環」,把自己變成一張連學歷都派不上用場的白紙。圖/TonyNg@Shutterstock


何謂「競爭力」?

如果拿掉學歷,我還有學歷下的專業能力;如果拿掉專業,我還有世界知名公司的實習工作經驗;如果拿掉僅有的工作經驗,那我還有至少兩種流利語言移動的能力;如果拿掉語言能力,我至少還有體力勞動;如果都沒有,至少我肯做,廉價和毅力也是一種競爭力。

生活不難,找工作不難,尤其在台灣這個算是已發展的國家。但是最難的競爭力是──如何成為一個有目標,為了目標努力培養實力的人。

在澳洲的經驗中我體會到,「最優秀的人才」,不是那些為了滿足市場勞動力的缺口而努力的人,而是有自己的目標,不斷地在自己的目標上耕耘,開鑿出一片天地,讓自己成為那片天地裡最專業的人,那才是最有用的「競爭力」。

生命裡的競爭力,不是薪水的多寡,也不是存簿裡的數字大小;而是你能不能把生活,過得和自己想要的樣子一樣。

這是我從大學畢業出走以來,一路上找到的,關於競爭力的答案。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aven@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