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搶拍」、「剁手」,哪裡是「寵愛自己」?──「雙11狂歡購物節」,電商老闆們不會告訴你的事

瘋狂「搶拍」、「剁手」,哪裡是「寵愛自己」?──「雙11狂歡購物節」,電商老闆們不會告訴你的事

前一陣子,網路上「火力最強」的新聞,一定包括這一則:

中國大陸一年一度的「雙11」購物節,阿里巴巴的天貓再創歷史紀錄,成交金額達到 1,682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7,800億元)。

圖/Tmall 天貓 臉書影片截圖


接著,中國各地(和部分台灣)的年輕人,在各個公共場所中拿著手機滑個不停,通通都在搶接著購物網限時發放的紅包袋,而電商平台也採用最先進的 AI 人工智能機器人,協助用戶處理訂單問題,打包出貨。

但不知怎麼的,我總認為這樣的畫面和購物節「寵愛自己」的標語,怎麼也無法完全連結──因為走在街上,理論上應該開開心心逛街散步的青年男女,如今全都埋首在搶購優惠商品的緊張情緒中(這還不包括宅在家挑燈夜戰的網購族);而那些真正笑開懷,並在媒體上大肆慶功的主角們,是經營電商平台和網購的「企業領袖」們──他們趁機一而再再而三地宣揚公司經營的「理念」,以及如何跨界創造更多的「經濟產值」。

「雙11」造就「搶拍族」、「代秒服務」,專家憂洩露隱私

而這所謂的驚人產值,絕大多數都建立在「和時間賽跑」的服務效能,還有電商值「雙11」之際,推出極低價的「秒殺」商品上。

但也因為於這個由電商平台刻意營造出的「搶購」熱潮,抓準了消費者的「撿便宜」心裡,造就了協助消費者搶購「秒殺拍賣商品」的「搶拍族」或「代秒族」──買家需向「搶拍族」提供需要搶拍的商品及網站鏈結,並提供自己的購物賬號和密碼,「手續費」價格則通常在 10 元人民幣至 20 元人民幣之間不等,若是熱門商品,代秒價則更高。

不過,有專家擔憂,目前網購賬號都已實現實名制註冊,將身份信息交由線上賣家,有洩露隱私的高度風險。

「光棍節」與「偽脫單」: 為何你要花更多錢來證明自己的單身?

面對日益增多的單身族群,11月11日「光棍節」本來只是中國網民們自我消遣的幽默形容,反映的是都市未婚青年男女交友與婚戀愈趨不易的時代走向。

但隨著手腕高明的商業操作,原本反應出社會現況的流行語,卻漸漸轉化成可供行銷的龐大商機──電商巨擘們看準了這些單身男女想要用購物,排解在社會上生存不易、實際互動減少、男女相處婚戀日益窘迫的情況,進而提出「單身不是你的錯」,「懂得取悅自己的人,才是人生勝利組」等訴求:「光棍節」到了,花點錢來買些值得擁有的東西,讓自己「自我感覺良好一下」,何樂而不為?

再者,看著電視上播放的偶像劇主角們,個個在不同的城市間走跳,身上的衣飾品味不凡,人人高喊著「獨立自主的白領才是主流」──但「獨立自主」總是實現、展現在消費品味之上──更加速了無數宅男宅女心目中對「盛大狂歡日」的購物慾望。

然而,這樣密集而不見得理性的消費,真的能讓內心感到真正的開心、幸福嗎?還是「狂歡購物節」一過後,面對著依舊乾癟、甚至更加乾癟下去的錢包,與衝動購買下,其實自己不見得需要的商品,只是感到懊悔與憂傷?

事實上,在眾人炫耀式、非理性的消費浪潮下,多半只是加深了一般人隱藏在「小確幸」之下,對社會貧富差距的無奈與嘲諷,好似這樣「厭世」的活著,才是生活的日常。

其實,比起人與人之間真實的交流,「非理性消費」不但是一種逃避作法,且只是不斷將「物質崇拜」的價值觀,推向年輕世代。讓他們傾向用更多的「捷徑」,去獲取生活上的享受與滿足物慾──先不論道德上的意義,當人們越來越有這種傾向時,其實往往更不願讓自己走出舒適圈,挑戰既有的體制或創造更多脫離現有階級的可能性,進而造成社會階級更加固化,權力與資本只會更加集中在少數人手中。

社會認同與自我形象的消費社群網

在如今的世界裡,「消費」經常被看作一種「人際關係」,《親密關係》一書的作者,女性主義社會學家 Lynn Jamieson 寫下:「消費主義──即透過消費品來表述立場──取代了社會互動。」

當身邊的朋友都在透過「買買買」建立人際連結時,由於「購買力」的差異,也造成很多看不見的人性死角甚至精神霸凌,紛紛透過團體中的階級關係顯露出來──

「當我剛出社會時,身邊的同事和長官都會鼓勵我一起參加團購、或購買促銷課程,他們都說『要投資自己』,可是老實說,有大部分的活動,我都是在社群壓力下點頭同意的,這種感覺很不好。」網友小美(化名)表示,身為職場菜鳥,為了融入團體,在「潛規則」下常得委屈自己花錢購買不需要的課程或商品,但日子久了,還是受不了而辭職。

「身旁的社區媽媽都為了小孩的教育而去上了才藝課,但我只想讓我家的孩子自由地在公園玩耍,結果我好像變得沒朋友了。」封閉式的社交群體,也讓「媽媽友」變成了親子教育的攀比小圈圈。

「不少男性也很害怕自己因為『出手不夠大方』,而變成交友聯誼圈的異類。」

總之,當消費不純然是個人需求,而轉化成一種社交手段時,很多不同的歧視狀況就會發生,而不想受歧視的人,也更會退縮回單人世界的保護網內。

圖/Plastic China 塑料王國 臉書專頁


垃圾圍城中的底層生活──消費不是最終意義

快速、過度的消費浪潮下,更大的危機出現在生態與環境上。

中國導演王紀良所導的紀錄片《塑料王國》及《垃圾圍城》中,揭露了近代中國經濟快速起飛背後的殘酷真相:除了底層人民為了糊口,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投入資源回收的篩撿工作,在最骯髒、毒性最強的垃圾場內,每日必須忍受垃圾本身發出的惡臭及衛生問題「用命賺錢」。隨地焚燒的垃圾,更讓大量的有毒氣體如戴奧辛、多氯聯苯等直接飄散於都市中,不但損壞了居民的身體健康,更污染了農地及河川。

隨著國內的塑膠消費需求節節升高,瓶裝水、網路購物的包裝、外送食物的一次性包裝和餐具更加速了中國被垃圾侵蝕的嚴重性。不僅如此,大量從各國傾運而來的塑膠包材,也轉化成這些回收產業鍊業者的淘金手段之一。

「廢塑料回收的利潤是集中在極少數人手裏的,那些受害的人(底層的分揀垃圾的人),他們是沒有選擇。更可怕的是『有選擇的人』(業者),選擇這樣做(讓受害者們繼續受害)。」中國導演王紀良回應。

但很不幸的是,這些每日為生活打拼而犧牲健康及基本人權的人們,最終的希望也只不過能為自己及家人掙錢過上好日子,為孩子們多買一份玩具,或可以像電視上的名人那樣開好車、住好房。

如果購物的最終意義,只是滿足生理及心理需求,那是否有其他的手段,或更值得推廣的消費模式,來減少這種弱勢相殘的處境,及對環境的慢性侵蝕?

綠色消費與減塑生活的可行性

「綠色消費」,係指消費者選購產品時,考量到產品對生態環境的衝擊,而選擇對環境傷害較少、甚至是有利的商品,其範圍涵蓋了產品的生產、運輸、行銷、丟棄過程、回收程度,以及產品包裝內含物。

一般而言,即使不確定產品本身的「綠色」,大部份有此觀念的消費者,如今應該都能接受減少購買過度使用難以回收或過度包裝的產品。

而「減塑生活」,則意味著塑料從生產到廢棄的過程中,都能夠讓塑膠的需求量降到最低,好比商家在販賣商品時採用無塑包材,或鼓勵消費者自備購物袋及可清洗的餐具和容器等等。

這樣的生活習慣,也許一時之間會出現很多「不便利」的情況,而商家也需投注更多精力與成本在產品推廣上,短期利潤更可能降低。

但考量到生態永續與企業社會責任,這一條路卻也是很多潛在客層心中期望的模式之一:不過度消費、不宣揚搶購與促銷(其實促銷品很多是上一季銷不出的滯銷品)、只買適合自己的商品等。

現在很流行的一句「斷、捨、離」,就點出了很多人因為重覆性與非必要性的購物,反而造成居住空間的擁擠與人際關係間的疏離──而從居家物品、「快時尚」衣物、乃至「不需要的人際應酬」,皆可使用這樣的「人生整理術」,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

畢竟,真正能夠享受生活的人,從來不會讓自己陷入買與不買的「天人交戰」中,更不會動輒在購物後喊著要「剁手」,不是嗎?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mall 天貓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