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換成人類走進「玻璃缸」裡:別讓美麗的鯨鯊和海洋裡頻危的牠們,成為無助的展示品

這一次,換成人類走進「玻璃缸」裡:別讓美麗的鯨鯊和海洋裡頻危的牠們,成為無助的展示品

在文章的一開始,先跟大家介紹一種美麗的生物:鯨鯊(Whale Shark)。

在馬達加斯加,牠被稱作「繁星」(marokintana),印尼爪哇人則叫牠「背著星星的魚」(geger lintang)。由於外型「胖胖軟軟」,加上略呈四方形的頭,在台灣則被暱稱為「憨鯊」(憨大呆)。

它是海洋中的巨無霸之一,也是最大型的魚類(屬於軟骨魚綱 Chondrichthyes),身長可以到約 12 公尺。兩個豆丁瞇瞇眼分別在頭兩側,個性溫馴、游動緩慢,總是顯得一派悠閒,左右擺動尾鰭彷如高雅貴婦在逛街。它的主要食物是海中的浮游生物及小魚,覓食時會張開吸塵器般的大嘴,一股勁地吸進所有食物,不能消化的,則會從身體兩側的鰓中排出。

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研究,目前鯨鯊屬於「頻危」物種,世界上只有少數幾個國家,看得到野生鯨鯊。馬爾地夫是最原始自然、亦最廣為人知的地方之一,因為重視保育,不餵養也不圈養,更不會將其限制在窄小的水族館內,鯨鯊們可以開心徜徉印度洋。

在南阿里環礁,水溫穩定食物充足,適合鯨鯊生活,經過研究統計,發現有近 2 百隻野生鯨鯊住在那裡,一年 365 天裡,有 95% 以上的機會能與牠相遇。鯨鯊生活在淺海域,浮潛時也能一睹牠的可愛面貌,許多海洋愛好者的最大願望,就是能跟鯨鯊在大海裡一起游泳。

我與鯨鯊的相遇——不管見過多少次,總是驚喜萬分

拜工作之賜,常有機會去看牠。一個豔陽高照風平浪靜的早晨,聽著海浪聲,搭著當地特有的多尼船(Dhoni)去拜訪牠,約一個多小時後到了牠家,船長及船員們開始用千里眼在水面上尋找牠的身影——或許你很好奇,在水下又看不到,他們是怎麼尋找鯨鯊呢?

其實很簡單,鯨鯊有著巨大的體型,游到淺水域時,陽光照射下會看到一個緩慢移動的大黑影,絕不會與珊瑚搞混。另外天氣好壞跟看不看得到鯨鯊沒有關係,當然風平浪靜艷陽高照的時候,會比較容易找到牠。

船員們總是站得高高的瞭望遠方,仿如有著千里眼般地尋找牠的身影,一旦發現鯨鯊,船員大喊「鯨鯊出現,準備下水囉!」所有人便馬上戴上面鏡、穿上蛙鞋,像下水餃般地一個接一個跳下水。

第一次看到鯨鯊的感動,至今仍然記憶猶新,當時興奮地一跳下水後東張西望找牠,一回頭就發現了!抑制不住欣喜,還在水中尖叫了起來。因為牠的眼睛在身體兩側,「前方」視線不佳,有好幾回我看著牠張著大大扁扁的嘴巴游向我,感覺都快要撞上了,牠才發現前方有人,轉身游向另一邊。一直到現在,我仍然記得與牠「初見面」時內心的震撼。之後不論我在海中看過多少次野生鯨鯊,每次都還是驚喜萬分。

水族館、海洋館裡,那些終生被折磨的海洋生物們

許多「水族館」、「海洋館」裡也有鯨鯊。但在那裡看到牠時,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很多人喜歡海洋生態,所以到各地參觀水族館——小小的魚箱內住滿了幾百隻海洋生物,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魚,應有盡有。然而水族館內,即使再精彩豐富,都少了份真實感,對我來說那就像在看電視一樣;真正在海裡的偶遇,才更讓人永生難忘。

小時候我也去過水族館,當時只知道水族館有好多魚、好漂亮,但隨著年紀漸長接觸更多資訊後,才逐漸知道其實這是一種傷害動物的殘忍行為:例如為了一場「海豚秀」,人們是從如何在海上捕捉海豚、到從中挑選進館——然後沒被挑中者直接棄置任其死亡,挑中的則是折磨訓練,表演到奄奄一息也沒得休息,直至體力耗盡。(請參考《你的歡笑聲,是牠們的地獄》一文)

或許你會說,海洋館有「教育功能」——沒機會去海邊玩的人,若不去水族館,怎麼會有機會看到海洋生物呢?如果真的有水族館能具有海洋保育、海洋教育功能,當然求之不得。不過仔細想想,你印象中的水族館,有哪幾間真的是專注於「教育功能」呢?大多是買進些瀕臨絕種的生物,然後當成賺錢噱頭吧!

特別是在我開始學習潛水後,每天看著海裡魚兒自由自在的模樣,在水族館內看到牠們的身影時,沒有感動只有感傷。

曾經有一次,我在沖繩那霸機場等待時,站在機場內的水族箱看魚——小小的魚缸內有一隻大大的蘇眉魚(學名:Cheilinus undulatus),我就這麼跟牠大眼瞪小眼,四目相交了 10 分鐘——短暫的時間裡,彷彿能感覺牠正在哭泣,然後我的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下來。

或許你會覺得:「不可能!少誇張了,人怎麼會懂魚?」但潛水員在水下待久了,魚也熟悉你了,自然而然地會有一種默契——受潛水員喜愛的蘇眉魚,更是一種很有靈性的魚,有時候會發現牠們大大的眼睛盯著你看,甚至能感覺到牠的情緒。

 

圖/顏孝真 提供

圖/顏孝真 提供


這一次,換成人類走進「玻璃缸」裡

「讓不會潛水的人方便認識海洋生物」與「尊重海洋、尊重生命」之間,有沒有辦法取得平衡點呢?在馬爾地夫,有一種做法,或許值得「四面環海」的台灣參考:

馬爾地夫沒有水族館,但有幾間聞名世界的「水下餐廳」:它跟「水族館」、「海洋館」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這次,進入玻璃缸裡的是人類而不是魚。

就維護海洋生態自由的這點來看,「水下餐廳」的確是大大勝過了水族館——進入類似海底隧道般的餐廳,燈光吸引了許多魚種群聚過來,參觀者邊吃飯還能邊看魚,是很特殊的體驗。

馬爾地夫水下餐廳。圖/維基百科


看著在馬爾地夫寬闊無邊的印度洋裡優游自在的魚,然後想到某些國家的漁市場裡充斥著保育類生物、哪裡的水族館又害死了一群海豚......不禁悲從中來。想看甚麼動物,最好的方式就是到牠的家拜訪。人類實在不應該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就將牠們強硬地抓到牢籠裡、玻璃缸裡,還逼迫牠們進行著娛樂人類的表演訓練——

誠懇呼籲大家,拒看任何動物表演,「喜歡」就該真的「愛護」——你我絕對有比透過水族館的玻璃更好的方法,去接近、親近海洋生物。

在屬於牠們的海洋裡,看牠們自由自在並且圍繞在你身邊游動,才能帶來真實的喜悅。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