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革命與恐攻,昔日觀光大國「錢」景堪憂──埃及需要更多勇敢的背包客,用近距離交流破除刻板印象

走過革命與恐攻,昔日觀光大國「錢」景堪憂──埃及需要更多勇敢的背包客,用近距離交流破除刻板印象

胡爾加達(Hurghada)渡假村。圖/Katie 流浪癖 提供

2016 年 2 月,正好是中國農曆新年,我和四位大陸朋友從路克索(Luxor)包車到紅海渡假聖地胡爾加達(Hurghada),埃及司機一個個將朋友送到他們所預定的四星級飯店,走背包客路線的我,則在訂房網站找了一間離市中心還算近的背包旅館。

紅海潛水之旅:大飯店與小旅館的驚人價差

一個人住進簡陋的房間,對自己說要價格便宜就得將就。安置好行李後,開始往外探險,乾淨整齊的街道、色彩明亮的城市,胡爾加達(Hurghada)出乎意料外的安靜悠閒,一掃埃及其他城市的烏煙瘴氣。就在尋找餐廳覓食時,我看見了一間小旅行社,進去略問了潛水的行程,一位年長的工作人員慵懶的回答完我的問題後,我便先找了一家烤雞店用餐。

紅海潛水。圖/Katie 流浪癖 提供

回旅館時,大陸朋友傳來訊息,知會我他們隔天將參加飯店的潛水行程,當我聽到飯店價錢,立刻回想起在街上旅行社看到的價目,價差高達 3-4 倍,令人有些懷疑。於是,我又出門到小旅行社問個清楚,店裡多了一個年輕男子,並且可用流利的英文溝通。

這位年輕男子名叫 Farouk,陪我一個個確認細項,也同意派車接送後,我通知大陸朋友們,而他們也決定放棄飯店行程,改和我組成一個五人小團,參加 Farouk 的行程。

「你怎麼沒跟妳朋友住進四星級飯店呢?」Farouk 問。
 「我是窮背包客,一切都以省錢為原則。」我小心翼翼回答,唯恐對方認為我是觀光的肥羊。
「要不要我帶你去紅海旁的餐廳喝咖啡?」Farouk 邀請。

基於長時間旅行的疲憊,以及對埃及人的防備心,我原本想婉拒,但 Farouk 看出我的戒心,告訴我別擔心,他雖然經營旅行社,但也是房屋仲介,因為生意不好,時間很多,想跟我聊聊來埃及觀光的想法。

小資觀光業者的困境

「觀光客都住進他們認為安全的高級飯店,購買飯店的一日遊及精品店的紀念品,城市的小商家完全沒有機會。」我在海邊餐廳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聽 Farouk 抱怨。

「外國投資的連鎖飯店包吃包住包行程跟紀念品,告訴旅客街上很危險不要出去,卻獨占觀光財,當地人可分享的利潤不成正比。」

Farouk 繼續說出當地人面臨的窘境──他們必須靠外國投資,卻又無法靠著這些資金真正「翻身」,改善經濟環境。他更感嘆埃及的茉莉花革命及俄羅斯客機被擊落事件,成了觀光業的致命傷。

根據埃及中央公共動員統計局(Central Agency for Public Mobilisation and Statistics)的數據顯示,赴埃及觀光的人數確實因曾出不窮的社會事件逐年下降,從 2012 年的 11,500,000,下降到 2016 年的 540,000,觀光人口大減半。

埃及年度觀光人口數。圖/埃及中央公共動員統計局 網站

在一旁默默聆聽的我,只能告訴他背包客跟自由行的旅客也許是他們突破重圍的機會。

令人驚喜的是,隔天的潛水行程,完全沒因價格比飯店低而打折扣。後來才知道不管是飯店或是街上小旅行社的一日遊,都是代理相同品質的潛水中心行程,一味追求大飯店服務,其實未必比較「有品質」。

背包客旅行,打破刻板印象

因為我背包行的方式,有很多機會跟當地人近距離的深談。觀光客往往因媒體報導,而使得意識形態、刻板印象先行,阻絕了自己開放的心胸。雖然大集團的投資,帶動紅海沿岸城市觀光業的發展,但當地人的生計卻也因此被集團控制。一次次讓埃及觀光業墜落的人為事件與恐怖攻擊,讓住在號稱「觀光大國」的埃及人民情何以堪?

其實,外人對埃及的「危險」認知,來自重大國際性事件的影響,而非當地業者的個人行為,但在地方誠懇謀生的人民,卻需承擔這些外力造成的負面影響,甚至被「醜化」為狡詐的生意人。與此同時,觀光客反而相信惟有那些哄抬價格的大飯店才能提供旅途上的「最佳保障」──這是多麼不公平又弔詭的邏輯。

或許,他們需要更多勇敢的背包客,願意多花點時間尋找當地行程、住進埃及人開的民宿、跟誠實的小販買東西,慢慢靠著口耳相傳,改變遊客對埃及的印象。

回頭看看台灣的觀光資源,雖比起埃及,文化遺產恐怕不如埃及那樣古老豐富,但我們有公開透明的旅遊環境,小販的哄抬價格方式也常被正義的民眾制止,相形之下,已經幸運許多。

原本以為自己不會再想去埃及旅遊,但回台後看著埃及相關的書籍,又覺得一次旅行,其實不足以好好的認識一個國度──我想,總有一日我會再度出發,尋訪這個擁有千年古文明的國家。

湛藍海水的 Mahmya Island。圖/Katie 流浪癖 提供

註:(埃及 2011-2016 的國際事件)
2011 年,阿拉伯之春延燒到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下台,並未使埃及政局平靜下來,反而令原就低迷的景氣益發萎靡。
2015 年 10 月,埃及一架飛往俄國的飛機墜毀在西奈半島的山區,機上 224人全數罹難。埃及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跳出來宣稱,墜機是他們造成的,言下之意,指事故本身並非意外,而是早有預謀,大大降低了旅客前往埃及觀光的意願。
2016 年 3 月,埃航一架從亞歷山卓飛往開羅的班機,遭到一名自殺炸彈客劫機,之後迫降於賽普勒斯。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Konoplytsk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