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你們明天就離開了,只有我還在這裡」──在世界文化遺產,遇見傷心的貝都因人

「反正你們明天就離開了,只有我還在這裡」──在世界文化遺產,遇見傷心的貝都因人

這一天我來到約旦世界級文化遺產──佩特拉(Petra)蛇道時,看著路上來來去去賣紀念品的「貝都因」(Bedouin)女人及小孩,另外推銷坐驢子、騾、駱駝的「貝都因」馬伕,女人和小孩賣不出紀念品時就跟觀光客要東西吃,孩子沒有去上學,但英文卻個個很流利,看得我心中五味雜陳......。

蛇道的岩石峭壁,讓我想起我們台灣的太魯閣峽谷,只是這邊是絢麗霞紅色,若陽光照進來,又是一種金黃色,這麼讓各大旅遊評價讚嘆的美景,我卻因前兩天跟安曼(Amman)沙發主發生不愉快,還有沒睡好的精神狀態,只想快速參觀,再回旅館休息。

我望著卡茲尼神殿(Al Khazneh),想著我有二日券,明天可以來這裡寫生打發時間,卻沒意識到一個人在這裡是一個顯著的目標......。

蛇道(Siq)。圖/Katia 提供


遇見年輕的貝都因人:「政府佔據了我們的地方,變成觀光區」

「哈囉,妳要騎騾子嗎?」一個化妝打扮像《神鬼奇航》 Jack Sparrow 的年輕男子走過來跟我打招呼。

「不了,我人不太舒服!」我拒絕。 

剛剛在入口時,一個貝都因人騙我門票有含騎驢子費用,結果我騎一小段,付了五約旦幣小費還被嫌少,吵了架讓我更疲憊。

「妳要不要爬上峭壁,那邊可以跟神殿合照,角度很棒喔!」年輕男子鍥而不捨。

見我不理會,他在我旁邊坐了下來。

「給妳看一些照片,妳會喜歡。」他秀出幫遊客拍的照片,我沒好氣跟他說我不感興趣,請他離開。

妳想要來我們村莊參觀嗎?我可以帶妳去喔!」這一個句話引起了我的興趣。

來佩特拉(Petra)之前,曾看到網路文章中有人提到,曾在貝都因的岩石洞穴沙發衝浪過,付了食物費作為回報,但是案主是男生,他也建議畢竟是荒郊野外,女孩子別一個人單獨前往。雖然我在台灣著名旅遊討論版「背包客棧」開過尋伴啟事,但沒有徵到人,只好作罷。現在有機會到村莊參觀,感覺就是人很多的地方,而且網路資料也說貝都因人生性好客,我想說去看一下也沒關係吧!

我跟他一起邊走一邊聊,其實因為他給我的感覺跟在入口的貝都因人不一樣,加上接觸過埃及黑白沙漠的貝都因嚮導,因此逐漸卸下心防。路上遇到跟我一起在安曼(Amman)同住旅館的美國華人母子,他們說早知我也要來就載我一程,只是他們用擔心的眼光看著我跟貝都因人走在一起,我們兩個慢慢遠離觀光人群。

「這邊路不好走,妳騎上我的騾子計程車吧。」年輕男子說。

我實在不想付騾子費用,便跟他直說。

「我不收你費用的,妳想看看我們村莊,我就把妳當朋友了!」他說。

我當時真心認為如此,在岩石休息看風景時,他用我的瓶裝水泡了貝都因茶,我們兩個愈聊愈投緣。

我問他關於貝都因人的傳說,自由自在得在沙漠馳騁的他們,不受現代化影響,過著遊牧自給自足的生活,並聽說約旦政府雖讓在佩特拉的貝都因人搬出了洞穴,不過建立了一個有水有電的村莊替代,作為補償。

年輕男子卻說約旦政府占據了他們的地方,建設成為觀光區,雖建立了村莊,卻沒有繼續照顧他們。多數人還是喜歡住洞穴,但為了小孩的教育,還是待在村莊比較好。他們可以在此區域做生意,生意其實大不如從前,有些人有機會成為佩特拉遺產區管理員。雖抱怨了一些,他強調還是喜歡這樣的生活,非常自由平靜。

過去貝都因人住的洞穴(Cave)。圖/Katia 提供


入住貝都因村莊:不一樣的世界

進入他們的村莊,他跟我指了幾戶人家,裡面是貝都因人娶外國媳婦的故事,之前查網路有看過這樣的資料,似乎娶外國女生是一個美麗憧憬。他又繼續說了很多外國女孩嫁給貝都因人的浪漫愛情,因外國女子的嫁入,貝都因老公做生意的效果都比其他村民好,還說如果我願意,可以住在他們村莊,試著過貝都因生活,學阿拉伯文,在遺產區開紀念品專賣店──我斷然拒絕,強調只是朋友關係。

接著,我進入他寄宿的叔叔家,叔叔一共有兩個老婆,二老婆照顧所有子女。聊著聊著,他說我可以睡在他們村莊,在盛情難却下,想著跟一家子睡,也不會危險,就答應了。他幫我打電話給旅館,說我在貝都因村過夜,當下更是放心。

晚餐時,我掏出錢來,請他們買材料煮東西大家一起吃,這是我所能做的一種善意的回報。在過程中發現,這年輕小子,標準的英文都是從小跟觀光客學,每天收入不多的他,也是得過且過。當我問他幾點時,有智慧手機的他居然說不曾去注意時間,和這一家子一起進餐時,用手抓義大利麵及薯條,聊著他們文化時,我更意識我跟他們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夜漸漸黑,年輕小子突然提議要去遠在村莊外的洞穴看星星,我一開始答應,但走了半小時之久,進入更黑更暗的區域,我突然一陣不安,要求回村莊。

回到村莊後我睡在這一家子旁邊,但心理忐忑不安,因為總覺得好像會有奇怪的事將發生,第二天他帶我去看佩特拉遺產區的另一個地方,他一直叫我不要那麼快離開約旦,說要跟他鄰居談租車,帶我去沙漠露營,我只要付比外面更便宜的費用,並要求我在村莊再過一夜。已經兩天沒睡好的我,馬上拒絕,並表明回旅館休息對我比較好,但還是跟他約的沙漠露營這個行程。

「這個背包讓你裝水瓶,還有頭上的頭巾帶回旅館吧,明天把你隨身行李帶來,我們再去沙漠行程。」他給我他的背包,這個舉動讓我疑惑。

佩特拉的貝都因人。圖/Katia 提供


好人?壞人?

回到旅館之後,先跟旅館人員打聽從約旦南部關口進入以色列的事,間接知道旅館老闆娘明天要開車過去以色列,旅館人員建議我跟老闆娘一起共乘。

我洗了澡,躺在床上,把兩天經歷想了一遍,突然第六感叫我別跟他去沙漠,我立刻連絡他說明隔天馬上去以色列,不去沙漠,因為他的背包跟頭巾在我這,我必須坐上計程車過去找他。

「旅館的人跟妳說我的壞話吧!」他見到我很生氣說。
「什麼?」我不解。
「鎮上旅館的人都散播我們貝都因人的壞話,他們占據我們的地方,賺走我們的錢!」他已經覺得我是受旅館人員影響。
「妳聽信他們的話,不信任我,妳不把我當朋友。」
「反正我也被妳們觀光客耍了好幾次,明天我繼續待在這裡,而妳們自由自在的旅行。」他用絕望的口氣說。

我只能跟他說對不起,也意識到並不是所有佩特拉的貝都因人都真的喜歡在這裡生活,他們被困在這一個對他們不公平的世界文化遺產,只有運氣好的才有比較好的出路。我對於傷了一個朋友的心感到深深的難過,也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誤會了他的心意。

回到旅館,跟老闆娘講了要一起去以色列的事,坐在櫃台旁沙發用網路查詢下段行程時,一個歐洲來的女孩跟老闆娘提到她今天進佩特拉,遇到貝都因人要帶她參觀村莊、去洞穴看星星及沙漠的行程,老闆娘回:「如果妳有其他同伴跟妳去是最好,貝都因人不是全部是好人,我們曾經在半夜時,在他們的洞穴救過很多單獨的女觀光客。」

聽完這段話,我悶悶的回房間休息,在房間又聽到歐洲女孩講電話,跟朋友問詢問與貝都因人去沙漠的意見,我應該要跟她說我的經歷,但我懦弱了,因為又想起年輕男子絕望的表情。

文章後記

很多在埃及、約旦的貝都因人已和現代化接軌,也會用網路通訊軟體或沙發衝浪(Couchsurfing)做觀光生意,因為筆者是一個人旅行,雖想體驗很多事,但安全還是要注意。如果真的對貝都因文化有興趣,想去村莊作客,建議攜伴同去。事後查網路資料,大部分貝都因人是好客熱情的,但因為天性不受拘束,觀念屬於活在當下,所以女性落單還是比較容易發生危險。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Andrei Orlov@Shutterstock、附圖/Katia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