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台灣到北京,最難測的是人心──最痛苦也最深刻的半年經歷,成為我的「核心競爭力」

離開台灣到北京,最難測的是人心──最痛苦也最深刻的半年經歷,成為我的「核心競爭力」

在來到北京三個月後,我寫了一篇心得文,內容主要是關於三個月內在北京「創業村」──中關村的所見所聞,以及做下「離開台灣到北京」這個決定的原因。 

但現在回頭省思這篇文章,反而讓我對這個選擇,有了其他的看法:

那篇文章有些輕描淡寫。事實上,第一次來北京的頭半年時間,對我來說可說是最高速成長的六個月──因為真的很「痛苦」,並且是從第一天就開始痛苦。

從基本的生活適應談起:

以「食衣住行」為例,首先是「食衣」:因為耳聞了北京路邊攤的「威名」,所以剛開始在還沒有辦法自己下廚前,餐餐都往北京的餐館跑,但是當地餐館用的油及鹽,還有初期不適應帶來的壓力而造成的腸胃不適,讓我第一個月就瘦了 8 公斤。

氣候上,雖然北京整個比台北低了 10 到 15 度左右,倒不至於有穿著上的問題,我也沒有感冒。不過因當地空氣污染加上非常的乾燥,有兩次因為喉嚨過於乾燥而龜裂,最後又遇上細菌,導致喉嚨感染,下班吊點滴整整一個禮拜,比得感冒還嚴重。

再來是「住行」:剛開始我在離公司 5 公里的地方租了一間房子,本以為就算打車上班,應該頂多 30 分鐘就到了,但我確實小看了北京交通──我住的地方在「中關村中」,工作在「中關村南」,但只有在早上 6 點起床,才能準時在 9 點到公司。

在這個北京最具代表性的「互聯網企業集散地」,車子塞在原地完全不動半小時,卻是非常正常的事──過於飽和的人口,加上缺乏規劃的交通,以及不遵守交通規則的駕駛,都是高速發展中的國家/城市特產。

然後,最難測的是人心

第一次「闖蕩北京」半年之後,我離開了──不是因為當時參加的新創公司在上班第一天,就把原本的 offer 月薪減了整整 2,000 元人民幣(約新台幣 9,000 元),逼我人都來了只能接受;也不是因為他們網站上寫的產品及客戶,跟現實中很有出入;更不是因為它動輒為員工訂下「達不到的目標」,也不給達到目標的合理資源⋯⋯。

而是因為某次假期,我在滑雪場裡好好的滑雪,到了山下半彎身體再解鞋帶時,被大陸同胞因為不會煞車而用雪板(snowboard)狠狠的撞上,砍了手臂──確實是「砍了」,因為下臂的六條肌肉全斷,手臂開放性骨折,而因不太信任中國醫療,只能回臺灣治療。

而當該公司一看到我受傷,深怕我請病假而「白領工資」,高管們馬上輪番在我剛動完手術的隔天回到公司請假時,將我拉進會議室扮黑臉白臉,讓我自願說出辭職。

描述這些事情,不是為了寫出我對於北京環境的厭惡,也不是對前公司不近人情的控訴。而是想透過我的真實案例,訴說北京雖然「機會多」,但也同樣有著各式各樣的工作環境、必須面對南轅北轍的企業文化和個人,創投資本、新創企業群聚此地,也同樣帶來了一連串的問題──撇去先天條件不談,大環境對每個來此打拼的人來說,其實都是公平的,一切都是個人選擇和承擔的問題。

在這個北京最具代表性的「互聯網企業集散地」,車子塞在原地完全不動半小時,卻是非常正常的事。圖/Nahorski Pavel@Shutterstock


最痛苦的經歷,成為日後最深刻的養分

初到北京的這半年,無疑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痛」,卻也對自身的不足最為深刻的半年。

本來在工作上粗枝大葉的我,開始對每件事情都會巨細靡遺──因為絕對不願再次受騙。

本來偏向感性、有著冒險精神、欣賞坦白與義氣的我,在對人溝通上開始不帶情緒,只講道理。 

與人交涉,我也學會永遠不聽表面承諾,而是從對方做事細節中見態度──背後有再大的「潛在商機」我都不管,我只管跟我對接的這個人是否誠信正直,有沒有表裡如一。

有了這些經驗與體會之後,儘管當初回臺灣休息時,雖然有若干穩定而前景看好的 Offer,不過我還是堅持,這半年的付出要有驗證有收穫──

於是我重新來到北京,也到了現在看起來較為成功的公司,繼續我的挑戰。

前面這段經歷帶給我的,並不是在現在工作上更好的機會及待遇,其實也不是什麼足以拿來說嘴的「奮鬥史」。

而是它真正讓我學到了什麼是「堅持」、什麼是「誠信」、什麼是「看大事不放小事」,什麼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種種所謂「人生的智慧」,反而成為我在發展快速、複雜多變的商場中,別人難以取代的「核心競爭力」。

光這樣講或許仍有些空泛,因此以下我略為整理這段時間以來,自己的一些體會:
 
「思考事情本質,不人云亦云」

以曾經是全世界第二大手機品牌的「hTC」(宏達電)為例,在 Google 收購其手機部門後,出現了很多「事後諸葛」式的分析文章,例如:「hTC 就是當初太驕傲,只願意做高端手機,結果拼不過 Samsung、Apple,最後也因此錯過了進中國最好的時機,到了 2010 年才力挽狂瀾也來不及,雪紅姐策略失敗⋯⋯」云云。

但我只想問,若我們設身處地將鏡頭拉回 2010 年的前幾年,當時中國低階手機市場陷入混戰、狀況未明,hTC 則一直以來在高階手機有傲人成績——如果你是 hTC 的 CEO,做得出(大舉進中國)這個當年「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政治不正確」,「商業上風險也極高」的決定嗎?

上面只是個例子:一家企業的成敗與發展,我們(包括以前的我自己)其實常常在尚未深入了解其經營狀況、市場脈絡之下,動輒做出「感性」的判斷──不論是基於兩岸特殊情愫,或自身對企業界的成見,像「中國大陸企業都如何如何」、「台灣大企業都如何如何」的種種「鄉愿分析」,其實完全無助於對現實商業社會的理解。

經過現實的挫折與歷練之後,我慢慢學會,看事情盡量先多深入了解,少遽下判斷。同時,「不以成敗論英雄」,盡量同理與尊重每一位不同背景的企業經營者──如此,才能真正放開心胸,學習到東西,讓自己成長。

「看大事不放小事」

以兩岸的投資圈來看,或許常有人會說:「大陸人口基數大、池子大,所以養的魚多、魚大很正常。」因而好像把當地所有企業的成功,都視為理所當然,而忽略了當地競爭同樣倍加激烈,能脫穎而出的企業,關鍵能力在哪裡。

這就是「看大放小」的例子──只注意最明顯最簡化的事實,卻沒注意到成功者的關鍵細節之所在。

例如,根據這兩年實地訪查美國矽谷及中國北京的經驗,我認為北京的新創公司與創投金主,在執行"Lean Startup(精實創業)"概念時,常常更為「激進」──我常聽到:「要不這樣,我們先簽個合同,我先給你們公司 40 萬人民幣做個 POC(概念性驗證),你幫我證明我想的對不對?」;「你不覺得這個題目太有趣了嗎?我們也來創業搞一個吧!」等話語,出現在這個圈子裡。

這些話聽起來確實很欠思考,甚至有點「有勇無謀」,很多案例到最後,當然也是「失敗告終」──但請注意一下,在這不斷的嘗試與激進的創新之後,我們如今自己常看的內容(包含戲劇和網站、遊戲等)、常用的網拍軟體、甚至部分 3C 產品,是不是正慢慢看到越來越多中國的業者,取代了過去的歐美或台灣業者?

「看大不放小」也能應用在商業管理上,有時候太看眼前的財報、商業模式或「商機」高估了風險會失去掉很多機會;反之亦然。

怎麼根據現實狀況,平衡機會與風險,平衡投資或經營長短期目標的比重,也是我在人生跌跤中,很重要的一課。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講到了 Lean Startup,上面小標這句出自胡適先生的話,其實就是綱要。

從台灣外商到北京新創,明明是個慘痛的失敗,但最後我還是跑了回去──看起來「好傻好天真」,有一種「對方虐我千百回,我卻待他如初戀」的感覺──但事實上,認識我的朋友,最常說我的地方就是我有時候真的「想太多了」,我常對一件事情做了太多維度的分析,最後想了一個月都沒做決定。

但面對「去北京」這件事情,我從第一次的挫折後,決定調整自己的態度,不再陷入優柔寡斷、患得患失因而舉棋不定當中──既然我看到「大方向」上的機會,對,儘管我第一次「慘敗而歸」,但這不代表我看錯了,而是我在執行上不夠周詳,準備也不夠充分──那麼就再挑戰一次,只是這次,必須更小心,更仔細。

這種「先訂出大方向,每步執行完再動態調整」的心法,之後也幫助了我無數次──在談生意舉棋不定或是遇到刁難時,我能夠不猶豫,堅定地讓事情繼續推展,能有進度。
 
最後,如果你還要問我,到底來中國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我會回答你:「不要問了,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替你回答──趁著年輕,來親身試試看,就知道自己的實力,就知道自己能否適應。」

你要的,只要遇到挫折永不輕言放棄,人生都會給你。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lylevincent CC BY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