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進台俄關係」可能嗎,怎麼做?──從台俄關係演進與國際戰略角度談起

「增進台俄關係」可能嗎,怎麼做?──從台俄關係演進與國際戰略角度談起

鑒於國際政治現實的種種障礙,台灣在對外關係發展中,一向困難重重。「台俄關係」在外交領域上,自不例外。

但從國際經貿關係的角度來看,細觀台俄產業結構:在天然資源相對缺乏的條件下,台灣孕育出極具競爭力的製造產業;俄羅斯天然資源豐富,民生產業相對落後,雙方看似極具互補性的市場,的確值得進一步開展經貿關係。

而以國際政治觀點來說,俄羅斯在 2014 年烏克蘭事件後,積極「向東轉」規劃亞太戰略布局,台灣的地理位置自然有其開發價值。

除此之外,雖然在當前國際情勢下,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不斷加強戰略合作的深度,但俄國內部一直也有著所謂「中國威脅論」的聲浪,台灣亦可以利用俄中之間的矛盾情緒,作為尋求進一步與俄羅斯合作的契機。

台俄關係發展歷程

台灣與俄羅斯的互動,起始於 1990 年初,當時戈巴契夫(Mihail Gorbachov)所提出的「改造與新思維」口號,與台灣對外政策的務實主義恰好相互呼應,雙方遂在各領域開展互動。

1991 年蘇聯解體後,由俄羅斯正式繼承蘇聯在國際上之各項權利與義務,台灣政府隨即將「發展與各共和國關係為對象」訂為外交重要策略,全力發展台灣對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與哈薩克等國關係。

1992 年,時任台灣外交部次長章孝嚴先生(蔣孝嚴),兩度以民間商業團長身分訪俄並致贈物資,藉此契機與俄方高層達成雙方「互設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之協議──1993 年「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在莫斯科揭牌,「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則於 1996 年在台北正式運作。

2000 年民進黨執政後,為了強化台灣與全球市場之連結,政府開始大力推動台俄間各領域合作,亦將俄國列為「新鄭和計畫」的重點發展市場。於此背景下,「台俄協會」以促進台灣與獨聯體國家之經貿發展、科技合作與文化交流為主旨成立。2002 年,台俄協會張俊雄理事長,率時任交通部長林陵三、勞委會主委陳菊及陽明海運、復興航空與華航等多位政商界人士,前往海參崴參與第三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並在台俄雙方貸款融資、肥料購買及石油採購達成具體協議。

2008 年,前總統馬英九上任後,由於於兩岸關係的緩和,台俄關係的發展也間接受益。 2014 年起,在歷經了全球金融風暴以及烏克蘭事件後,有感於全球戰略多方布局的重要性,俄羅斯政府開始強化自身與亞太市場的連結,也為台俄關係帶來了新契機──台俄之間的貿易總額在此背景下,於 2014 年,達到歷史高峰。(如下圖)

台俄互動之量化指標

圖表:台俄經貿互動之金額   單位:億元美金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關稅總局,作者自行整理繪製

如圖所示,雖然近 10 多年來,台灣對俄羅斯的貿易始終呈現逆差,但貿易總額除了 2009 年、2015 年分別因為全球金融海嘯與俄國貨幣貶值風暴,俄羅斯經濟衰退而下降外,其餘年份幾乎穩定成長,或維持平穩的趨勢。這顯示,台俄經貿雙邊互動有逐年加深的情況。

而就產品類別而言,台灣近年出口俄羅斯之主要產品類別,以「機器及機械用具」居多,「卑金屬及卑金屬製品」、「車輛、航空器、船舶及有關運輸設備」與「塑膠及其製品」等項目次之。而台灣近年自俄羅斯進口之主要產品中主要以「礦產品」占絕對多數,「卑金屬及卑金屬製品」與「化學或有關工業產品」等項目比重相對甚小。

台俄交流之特色

以台俄雙邊進出口結構看來,台灣出口至俄羅斯貨品以製造業為主,而台灣自俄羅斯進口貨品以原物料占大多數,符合雙邊產業發展,可見台灣與俄羅斯雙邊貿易互補性甚高。

然而,由於台灣對俄主要出口產品中,只有少數項目係俄國市場大宗需求之商品,而自俄羅斯進口以天然原物料居多,且都是台灣所缺乏的,造成台灣對俄貿易長期存在逆差現象,且對各自經貿金額所佔比重甚低──

因此,台灣始終無法將經貿投資做為推動台俄雙邊實質關係的策略工具,再加上中國大陸因素,讓俄羅斯於情於理,都沒有與台灣開展進一步對話的意願。

於此情勢下,加上台灣出口至俄羅斯商品中,諸多廠商之生產基地均已轉往中國大陸,形成「台灣接單、大陸出貨」的生產模式;也因為「第三地出貨」的原因,使得購入貨物實際上屬於「中俄貿易」而非「台俄貿易」的一部分,造成台俄經貿互動的金額,實際上遠多於官方所能估計。

如何進一步拓展台俄關係?

從 2002 年「台俄協會」率團造訪俄羅斯的案例可知,細觀俄羅斯對國際議題的操作方法,俄國始終秉持「現實主義」之原則:將國家利益做為最重要的關鍵,只要有助於俄羅斯經濟發展,且不牴觸俄羅斯對「一中原則」的底線,則台灣理當可以在上述背景下尋求台俄進一步接觸的空間。

若以當前台灣與俄羅斯貿易結構而言,雖已在多年互動中在「比較利益法則」與「要素稟賦論」基礎上發展兩國固定進出口商品項目。但考量台俄近年產業發展,雙邊貿易應可以有更大的突破──如農業,科技產品,航太工業等領域,均有待發展。

最後,在戰略角度考量下,台灣可以把握與俄羅斯共同參與之國際組織(如 APEC 與 WTO)所創造的對話場域,並密切關注俄國近年大力推廣之「歐亞經濟聯盟」的合作機會,考量是否應當仿照越南模式參與該聯盟之運作。

簡言之,積極利用 APEC 與 WTO 等國際組織之合作架構,即是台灣跨越「中國大陸因素」,直接與俄羅斯開展關係的最佳管道,而歐亞經濟聯盟,是當前極具開發潛力的新選項。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