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總統普丁,為何要「投稿」香港媒體?──從「大歐亞夥伴關係」,看俄羅斯重塑國際秩序的野心

俄羅斯總統普丁,為何要「投稿」香港媒體?──從「大歐亞夥伴關係」,看俄羅斯重塑國際秩序的野心

在前陣子剛結束的第 25 次亞太經合會議(APEC)中,「創造新動能,育成共同未來」的官方主題,讓全球對於永續發展與包容性成長又有了更深一層關注。除了代表間各式官方與非官方的互動外,世界各國藉此時機所提出的公開呼籲,同樣值得重視。

其中值得關注的一個新聞是,俄羅斯總統普丁(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又譯普京)在該時間點,投書香港《大公報》,發表了題為《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五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共同走向繁榮與和諧》的文章──文中闡述了他對亞太經合組織發展的看法,並提出建立「大歐亞夥伴關係(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的構想,致力於打造亞太地區和歐亞地區的「貿易一體化關係」。

以「文/俄罗斯联邦总统 普京」的署名身份,用中文「投書」香港媒體(應為幕僚翻譯),普丁此不尋常的舉動,引起不少人關注──許多中外評論者認為,普京透過投稿在香港立場屬高度「親中」、具官媒色彩的《大公報》,意在向中國的北京政府和政商界,進一步「加強宣傳」他近年的重要計畫「大歐亞夥伴關係(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

普丁如此積極「PR」的動機為何?要先從「大歐亞夥伴關係」是什麼開始談起:

第 25 次亞太經合會議(APEC)剛於 11 月在越南峴港落幕。圖/Flickr@Presidencia de la República Mexicana CC BY 2.0

俄羅斯總統普丁以「文/俄罗斯联邦总统 普京」的署名身份,用中文「投書」香港媒體。圖/大公報截圖


何謂「大歐亞夥伴關係」?

「大歐亞(Greater Eurasian)」的概念,係由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經濟系主任、總統顧問卡拉甘諾夫(Sergey Karaganov)所提出,再經由普丁於 2016 年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正式宣布。

「大歐亞夥伴關係」的背景因素在於,既然俄羅斯在地理與政治概念上,既非純粹歐洲國家,也不是亞洲國家,理當可以做為位於歐亞之間,連接兩文明的橋樑。俄羅斯政府認為,在當前全球化的浪潮下,只有以區域經濟集團作為依託,才可以使得俄國在國際關係上取得主動位置。

簡言之,所謂的「大歐亞夥伴關係」,即是俄羅斯在現今國際情勢下,所提出的區域經濟合作理念:從地緣經濟的角度來看,大歐亞夥伴關係意在發展俄羅斯的東部地區如西伯利亞和遠東,並推動亞太地區的區域經濟一體化;從地緣政治方面來看,大歐亞夥伴關係意在將俄羅斯打造為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連接中心。

實際方法,則是藉由推動由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與亞美尼亞等國所組成之「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與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重塑當代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發展與穩定。

歐亞經濟聯盟:大歐亞夥伴關係的核心

由於北約和歐盟自蘇聯解體後,不斷追求勢力範圍的擴張,俄羅斯多年來一直積極發展與「獨立國家國協聯合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的友好關係,並尋求進一步加強獨聯體政經一體化的可能性,並將此視為外交事務的優先方向。

2012 年初,在俄國的倡導下,成立了由俄羅斯、白俄羅斯與哈薩克三國所組成的「俄白哈關稅同盟」(The Customs Union of Russia, Kazakhstan and Belarus),並在關稅同盟與統一經濟空間的基礎上,加入吉爾吉斯與亞美尼亞兩國,於 2015 年元月成立「歐亞經濟聯盟」。

2015 年 5 月,歐亞經濟聯盟與越南簽署自由貿易區協定,繼而陸續和蒙古、韓國等國簽署經貿合作備忘錄,並與伊朗、以色列和印度等國開啟自貿區談判。

歐亞經濟聯盟係區域性經濟一體化組織,旨在建立類似歐盟的政治經濟聯盟,實行商品、資本、服務和勞動的自由流通市場。其下設有負責管理與運行聯盟的常設機構「歐亞經濟委員會(Eurasian Economic Commission)」,該委員會具有超國家性質和職能,其決議的效力大於成員國法律,各會員需普遍遵守與執行。

在歐亞經濟委員會下又設九大機構,分別是行政後勤、總體經濟、經濟和財政金融政策、貿易政策、技術調節、海關合作、能源和基礎設施競爭和反壟斷等。

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之對接

由於理念相同,目標相近,釐清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一帶一路之競合關係,便成為了普丁發展大歐亞夥伴關係的首要任務。

就俄羅斯的角度而言,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已取得沿線國家的廣泛支持,並與多達 34 個國家簽署合作備忘錄,建設了46個境外合作區,遠遠超過歐亞經濟聯盟之規模。此外,由於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之間產業結構相似,若能與一帶一路建立關係,將有助於提升其經濟發展水平。

是故,俄國當然會主張兩平台應當通力合作而非競爭。

2015 年 6 月,前述的總統顧問卡拉甘諾夫,在《俄羅斯報》撰文提出,中俄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將會是大歐亞夥伴關係的核心。而普丁在 2016 年 6 月的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亦提出相似觀點,指出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啟動關於「全面經濟貿易伙伴關係」的談判,將會是建立大歐亞夥伴關係的第一步。

而站在中國的立場,由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6 大經濟走廊」中,有 3 大經濟走廊要經過歐亞經濟聯盟區域──分別是中蒙俄經濟走廊、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與中國—中亞—亞西經濟走廊。是故,若能加強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合作,便可以使絲綢之路經濟代建設避免該聯盟的各種限制與排斥,順利發展貿易投資進程。

在俄羅斯與中國兩方對於「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一帶一路」之競合關係均有共識下, 2015 年 9 月,中國與歐亞經濟委員會開始進行關於簽署經濟貿易合作協定的談判,繼而發表《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確定了俄中兩國的合作計畫。

而後,在 2015 年 12 月兩國共同發表的《中俄總理第20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中明確說明,今後「將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框架內開展合作,推動俄中兩國在經貿、投資、能源、人文等各領域合作以取得更多實際成果,促進兩方共同發展。」

那麼,歐盟的立場為何?

因「大歐亞夥伴關係」的發展目標,是作為「連結歐亞的橋樑」,是故,除了中國的一帶一路之外,在歐亞經濟聯盟的對外關係中,歐盟的立場理當也是極其關鍵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早在俄白哈關稅同盟時期,俄羅斯就把歐盟定位為對外合作優先對象,目的是建立連結從里斯本到海參崴的共同經濟空間。

但在烏克蘭事件爆發後,2014 年 3 月,歐洲理事會發表聲明,指歐盟無法接受俄羅斯侵犯烏克蘭領土完整的行為,並決議採取限制性措施,禁止數位與烏克蘭事件有關聯人士赴歐旅行並凍結其在歐盟範圍內的資產。自此,歐盟不斷延續和追加對俄羅斯的制裁,而俄羅斯則採取了相對應的反制裁措施。

歐盟的觀點在於,在烏克蘭事件尚未得到合理的解決方法之前,歐盟不宜與歐亞經濟聯盟探討進一步的合作關係。因為如果雙方一旦開始協商,那麼歐盟的立場就等同於承認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擴張行為,並合理化俄羅斯在烏克蘭危機中的角色。

是故,在烏克蘭危機仍然未解的狀況下,歐盟與俄羅斯自後冷戰時期所建立的一系列對話機制也全面停擺,歐盟在短期內也難以對歐亞經濟聯盟有任何官方協商或合作。

結論:

在「大歐亞夥伴關係」的大國外交、政經博弈中,俄羅斯致力於推行將其經濟體和國際市場連接在一起的宏大構想──俄國欲藉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將自身打造為連結歐亞大陸發展的樞紐,並重新建構國際秩序。

而仔細分析其發展歷程更可發現,在推動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對接的進程上,中俄雙方當前已達成高度共識。

然而,在歐亞大陸另一頭的歐盟,卻因為烏克蘭危機的因素,至今仍未與歐亞經濟聯盟舉行官方會談。

是故,可以預期的是,為了持續推動大歐亞夥伴關係的發展,在短期內,俄國勢必得繼續深化與中國的合作,並以一帶一路作為借力使力的標的,化解自烏克蘭危機至今停擺的歐俄關係。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ediaGroup_BestForYou@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