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黑暗面:強暴文化解析】之三:被強暴是女性自找的?從強暴看種姓制度與女性的原罪

【印度的黑暗面:強暴文化解析】之三:被強暴是女性自找的?從強暴看種姓制度與女性的原罪

文:印度尤

身為記者,我自己在印度拍攝的時候,也會遇到印度人跑來關切:「妳在拍什麼?」特別是我在拍垃圾堆、乞丐或貧民窟的時候,他們就會阻撓或質問我:「為什麼你們都要說我們不好?為什麼都要拍我們這些不好的地方?你可以去拍其他發展得很好的地方啊!你們都把印度拍得很醜,都只報導我們很差的地方。」印度人對這樣的主流報導是很不滿的,而國際媒體確實對這樣呆板而單一的負面形象有責任,也有必要去顧慮到這樣的平衡與敏感性,又或是在報導這些事實的時候,更多元且更深入地去探討背景與原因,而不是單純用一頂「尚未開化的國家」的大帽子來妖魔化印度。

主流媒體的負面印象

提問:全世界哪一個國家的強暴犯罪率最高?相信印度的得票率絕對會高的不得了,這題感覺非常適合拿去當百萬大富翁裡面的最後一題,然後很多人就為跟一百萬錯身而過扼腕大哭創下收視率的最高點。

當然,如同前面提到的,國際媒體的報導,導致強暴案成為多數人對印度最鮮明的印象之一,但是,必須回歸到強暴的定義還有各地不同的環境條件,包括婚姻中的強暴算不算強暴?受害人報案率高嗎?強暴案件的數量如何計算?這些都是影響數據統計的重要原因。

印度目前婚姻強暴仍尚未納入強暴的判定當中,報案率也是在 2012 年的女權運動爆發之後才有顯著的提升,究竟印度有多少強暴案件沒有登記,其實不得而之,有人說 90%,也有人說 60%,我不敢說印度的強暴情況是最嚴重的,在非洲國家或美國等地方也很猖狂,但我不會說它不嚴重,而且這樣的情況包含了許多背後的原因值得探討。

接下來就從之前尚未提到的種姓制度開始吧!

種姓制度的藩籬,女性賤民試圖打破的原罪

印度的種姓制度千年以來,一直是造成不平等的主因之因,雖然在印度的憲法裡,已經明文規定不得以種姓歧視他人,多數人將其解讀為廢除種姓歧視,社會中也越來越多受過教育的人不相信種姓。然而種姓顧名思義就是存在於姓氏之中,在無法抹去家族所傳承下來的家族姓氏情況下,在現代印度的社會中,特別是在農村裡,種姓都還是普遍存在,而縱使在都市之中,結婚時種姓也都還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當然,許多人會問,為何不更改姓氏或改變宗教信仰來擺脫種姓的方法,然而當種姓結合了宗教信仰、家庭背景、生活習慣、居住地區乃至於職業屬性之後,便不是如此簡單可以拋開束縛,但這又是更複雜的問題,在此暫時略過。

印度內政部長拉傑納特辛格(Rajnath Singh)2015 年 4 月參與了一個活動,身為婆羅門階級的他與數百位賤民階級的婦女共同用餐,並且打破傳統中:不可以碰觸賤民,也不能吃賤民碰過的食物的傳統,公開接受賤民婦女用手餵食甜點,而拉特納特此舉也被視為是政府決心打破種姓藩籬的表態。

這樣的活動縱然是好意,但也可以看出種姓制度在印度社會中的普遍存在,而得透過這樣非常公關性的公開舉動,來表示種姓制度的打破。翻開印度徵婚廣告,裡面雖然也有一區寫著不介意種姓階級,然而大部份依舊要求相同種姓,或特定種姓階級以上的配偶,我周遭也不乏有印度朋友,因為種姓階級不同,婚姻受到家人的反對與阻撓,甚至有一次,我請了一位女傭到我家裡來打掃,但她一直不打掃廚房,原本以為是她故意摸魚,沒想到她卻說:「我怎麼能進去廚房呢?我是不能碰廚房的!」我才知道原來她是賤民階級,在其他家庭裡幫傭根本就不能碰廚房,以免「骯髒」。

我也曾經採訪過一位印度的婆羅門,他告訴我他小時候曾經因為碰觸了賤民,而被他的媽媽逼喝混了牛屎的恆河水才可「淨化」。這樣老舊的觀念雖然在我們眼中看來可笑,卻根深蒂固地存在印度社會之中,就曾有新聞報導,一位賤民階級種姓的女孩,因為去取水的時候,影子不小心蓋到了一位路過的高種姓男子而被痛打了一頓。當今的種姓制度確實千年不同,但也並未遠離。

種姓高的階級壓迫種姓低的階級,不僅是在工作、婚姻、生活上,同時也反映在婦女安全上,低種姓者,特別是賤民經常不被當成人來對待,尤其在落後的農村地區,賤民就只能做些清下水道、掃馬桶和清化糞池的工作,而既然種姓階級低的人或賤民不被當人來看待,那強暴他們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在印度的製作人來自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焦特布爾(Jodhpur),那裡民風非常保守,直到現在,在村子裡化妝的女人都還可能被當成是妓女。她告訴我,有次有個女生被強暴了,她義憤填膺地說:「怎麼可以這樣呢?應該要去報警!」沒想到同樣身為女人的她的母親,作為傳統遵守婦道的虔誠印度教婦女卻說:「有什麼辦法呢?誰叫她種姓低?」便回頭進到屋裡,彷彿這就是一件沒有辦法、又或悲傷卻理所當然該被接受的事情。

種姓階級低的人上輩子肯定做了什麼壞事,這輩子才得要來人世間受苦,認命地把苦吃透了,死後進入恆河才有機會重生,這個過去為了鞏固亞利安人統治的種姓制度,卻成了吃苦受難的原罪,而「上輩子做了好事」而成了高貴階級的人們,卻以此來賤踏他人。

女性自找的?為求息事寧人的隱忍

在印度生活了三年,我也曾經遇過性騷擾,記得那次是搭乘嘟嘟車從辦公室回到住處,當時的細節大致寫在另一篇文章中,細節我也就不再重述了,但聽過我分享這個故事的人,每次聽到我最後揍了嘟嘟車司機一拳時,都嚇得倒抽了一口氣,接著大聲叫好,而印度的友人都會再次確認:「妳真的揍了?真的揍了他一拳嗎?」

這樣的疑問句其實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女性反抗的「特殊」,在性騷擾或強暴案件中,女性除了受害者的角色之外,奮力反抗或者是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似乎是非常「罕見」的,在這裡又要說起我印度製作人的故事。

有一次我的印度製作人在晚上自己開車回家,突然遇到有人拍打她的車窗並試圖打開車門,接著一路尾隨她的車子回家,她強裝鎮定地開車回家後,報警要求調查跟蹤她的人,結果警車來到她家時,她的婆婆完全清楚事情的發生始末,卻罵她怎麼讓警察來到家裡,這樣左鄰右舍會怎麼看?之後指指點點的多麻煩!同樣身為女人,她的婆婆卻堅持應該息事寧人,不必「小題大作」。

在印度有許多女性被強暴之後選擇隱忍,一來是擔心社會的眼光,二來是怕受到家族排擠,被逐出家庭甚至是更嚴重的榮譽處決,三來是對其他體制與協助沒有信心,四來還可能從受害人成為被歸罪的對象。

在印度把強暴案件歸罪在女生身上的情況非常嚴重,例如果阿(Goa)政府就曾經想要禁止女生在海灘上穿比基尼,因為這可能會增加強暴案件的發生率,在強暴案不斷發生時,也有政治人物不思改變反而是奉勸女生不要在晚上出門,就不會被強暴,甚至還是有傳統的家庭,是不准女生穿牛仔褲的,因為那樣線條太過明顯,穿著過於暴露或貼身的女生就是自己在「招引」男人的壞心眼,因此被強暴的受害人即使勇敢報案或告訴家人,也可能只是遭到二度傷害,歸罪於受害人、檢討受害人的情況仍相當普遍。

女權運動使報案數量不減反增?

印度最大的省邦北方邦的前執政黨社會黨(Samajwadi Party)黨魁亞達夫(Mulayam Singh Yadav)就曾經針對強暴案件,公然地說「強暴案有必要判處絞刑嗎?男孩就是男孩,男孩總會犯錯!」同黨派大老也在 2015 年 5 月,再次因為說出強暴案都是「你情我願」而引發軒然大波,而印度國會修正反強暴法時,也有許多反對的官員宣稱,這會被女人拿來誤用和誣告讓男人們受害,汙名化報案的強暴案件受害人。

許多人質疑,新德里巴士強暴案所引發的女權運動在轟轟烈烈的上街之後,到底有什麼樣的改變?我覺得或許男人的心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整體社會的教育還需要努力強化。然而在反強暴運動爆發後,印度家庭以及受害人自己的角色而言,還是有一定程度的進步。

在爆發女權運動之後,不斷有媒體報導,印度的強暴案件數量不減反增,代表整體情況沒有改善之外還甚至惡化,根據新德里的警察統計報告,2013 年新德里的強暴登記案件共有 73,902 件,2014 年卻增加至 147,230 件,這個數字確實非常驚悚,但新德里的警察與女權運動家卻有不同的觀點,因為這有可能代表有越來越多的受害人願意站出來。

過去必須要躲躲藏藏的受害人,現在可以勇敢地到警局報案,而過去將其視為家醜的家人,也開始陪同受害者挺身指控犯人,一起站上街頭為女權發聲,因為他們開始認知到,被強暴並不是女生的錯,而是一個應該受到處罰的罪行,而政府、警察以及社會應該要透過各種機制來彰顯正義,這是我認為女權運動所帶來的重要反思。

圖/Wikimedia@Nilroy CC BY-SA 3.0

司法資源的缺乏,徒有法律之名而無法落實

最後,談談印度的司法系統,2012 年的新德里巴士強暴案,直至 2017 年,才確定判處案中的成年犯死刑,這個指標性的案件還是在所謂的「快速法庭」中審理,更不用說其他案件。

強暴案件因為其特殊性,長時間而多次的審理、作證與交互比對,只是對受害人造成再次創傷,而且印度過去也不乏因為審理時間太久,受害人因為記憶的模糊,甚至是遭侵害時的驚慌害怕而無法清楚描述,造成部分證詞不符而宣判被告無罪,除此之外,印度的強暴案件的認罪率只有大概四分之一,依賴司法來伸張正義似乎成為一種奢求。

印度的司法案件未決訴訟比例高達 70% 甚至 90%,主要原因還包括了司法人力的不足(當然還有法官偷懶,開庭時間還不見蹤影)。根據印度最高法院在 2014 年的報告,最高法院法官實際數量要比應有數量少了 19.4%,高等法院少了 29.2%,而地方法院則少了 21.7%,而印度現在平均每 100 萬人只有 15 個法官,如何推動司法體系的改革,也成為社會治安的重要一步,否則徒有法律之名而無法落實,除了民眾失去信心之外,心起歹念之人也無所畏懼。

落落長三篇至此,並非為印度強暴問題洗白或辯駁,然而每一個國家的每一個社會問題,都不是單一原因組成的,也不是單純的判處死刑,又或是一句「印度就是這樣啊!」便結束。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內部問題以及難題,唯有深入了解,方有機會照亮可能的改善之路,也提供我們反思、觀察自己與周圍環境的機會。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就是要印度,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印度黑暗面?(三)從強暴來看種姓制度與歸咎在女性身上的原罪》。「強暴(性侵)文化」(Rape culture)指一種對加害者、受害者與強暴行為本身的錯誤想法、偏見或刻板印象,並可能造成「合理化」強暴事件的發生,甚至咎責受害者。
 
《延伸閱讀》
你的一生,不過就是神的性玩具
親密又疏遠的印度性別距離
阿育吠陀式的生活-自我療癒的吃食計畫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主圖/arindambanerjee@Shutterstock、附圖/就是要印度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