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黑暗面:強暴文化解析】之一:生活的壓迫與失衡,貧窮男人們負擔得起的最大娛樂就是「性」

【印度的黑暗面:強暴文化解析】之一:生活的壓迫與失衡,貧窮男人們負擔得起的最大娛樂就是「性」

2012 年引起大眾憤怒的德里巴士強暴案。

很多人都想知道,為什麼印度的強姦案如此猖獗,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女孩們晚上出門都得要膽戰心驚?甚至是用這種醜惡的形象揚名世界?

猖獗的強暴案,簡化而以偏概全的生成原因

許多時候,主流媒體,甚至包括 2015 年 BBC 播出的紀錄片《印度的女兒》(BBC 原訂在 2015 年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播出此紀錄片,但卻提前於同年 3 月 4 日播出,並將全片發表於 YouTube,而目前 YouTube 已屏蔽該影片),都某種程度的簡化了這個問題的成因。

印度的社會問題,又或是全世界的社會問題從來都不是單一原因造成,無論是教育、經濟、男女不平等、種姓、司法與警察系統、政府功能乃至於基礎建設等等,全部都與印度駭人聽聞的強暴問題相關。

先從 2015 年三月鬧得沸沸揚揚的紀錄片《印度的女兒》說起吧,我曾寫過一篇批判這個紀錄片的文章,〈被政府禁播就值得看?印度女權運動家:《印度的女兒》簡直就是反女性〉可以作為前情提要:簡單來說,《印度的女兒》把焦點放在罪犯的自白上,而開場的敘述,也用「來自貧民窟、貧窮而沒有教育的印度男人」對比「英文說得很好、受高等教育的受害女大學生」,框限強暴犯的形象。

但不可否認的,貧民窟確實是印度主要的強暴問題來源之一:在新德里、孟買這樣的大城市總有著一大片貧民窟,這些住在貧民窟裡的人們,多數是從其他省邦來的移工,他們身無分文的到城市裡打拚,隨便找塊空地放下家當,從隨便搭起的帆布蓋帳篷慢慢的發展成磚瓦矮房,有的也從一個人變成了一口子。

帳棚不必說,就是只有一片布遮風避雨,許多簡單磚頭蓋起的平房,也就是一個家徒四壁的小空間,很多也只是用一片布或板子簡單的隔著就當成了門。

在這樣的情況下,女人的安全處境就變得非常脆弱,更別提直接睡在橋下、人行道上、車站旁的女人們──她們是在印度遭到性騷擾或性侵最頻繁的女人們。在印度的女權運動家,總是用「最脆弱的(The Most Vulnerable)」來形容她們,每天太陽下山,就是她們恐懼襲捲全身的時刻。我先前曾發表的文章〈女性的脆弱來自於我們惡劣的環境:印度總理獨立日演說,談人民最關切的「強暴」與「廁所」〉,也大略說明了這個情況。

圖/印度尤 攝影


孩童也成為環境下的犧牲品

除了女人,來自貧民窟的孩子也往往是環境下的犧牲品──他們沒能上學,許多孩子在剛學會走路時,就必須在車水馬龍的街頭討生活。只要車輛在紅綠燈前停下,就常會看到有小朋友從人行道上衝下來,他們有些是敲車窗乞討,有些則拿著原子筆、玫瑰花、玩具或氣球等小商品,在那短短幾十秒的時間裡想辦法賺錢。甚至有些孩子會拿著鐵圈開始表演一看就知道是硬練的軟骨功,甩甩小辮子、帽子、手啊腳啊脖子啊,幾乎可以拗的關節全都用上了。

有次因為工作,到了一個 NGO 組織幫助街童的中心,那兒的女孩也都才 10 歲上下,她們告訴我,她們主要都在火車站和巴士站外面賣一些小東西,女孩們小小年紀卻很清楚地知道,一定要結伴而行──因為有太多男人在等著她們落單。

一位女孩就告訴我,她曾經被強拽著要進去一個黑漆漆的小空間,她在大聲尖叫和掙扎之下才僥倖逃走。看著這些太過早熟的面龐,我想像著她們一次又一次在陌生人的接近與壓迫下,受了多少罪。

而街邊的男孩們情況也沒有比較好,只是換一個方式罷了:在街頭往往有著成群結伴的特性,貧窮、龍蛇雜處而必須用各種方式討生活的環境下,對很多事情都還懵懂無知的孩子,有時候就莫名地被「大哥大叔們」帶著喝私釀的烈酒、吸毒和加入幫派,如果不照著做就會被排擠、被討厭甚至是被打,在他們無從判斷是非的情況下,就成了一個他們或許沒有想過的小大人樣貌。

印度孟買的貧民窟。圖/Wikimedia Commons


在印度的強暴案中,很多時候強暴犯都是來自貧民窟,而其中也不乏未成年犯,2012 年震驚全球的新德里巴士強暴案裡,六名主犯裡就有一名未成年犯,當時激起了印度社會中極大的辯論:「能夠強暴人的未成年人,是否就應該以成年人身分受審?」

我曾和許多人一樣不能理解,為什麼這個差半年就成年的重大犯罪者,就因為小了個半年,可以擁有逃脫成人司法審判的藉口?當時為了想多了解未成年街童的情況,我在社扶組織服務街童的中心裡,找了幾個十多歲的男孩──看著他們一個個無邪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睛,我原本只想問問他們是不是知道這個駭人聽聞的強暴案,還有是否周邊有些這樣的情況,沒想到一個男孩怯怯地說,他就曾被吆喝著要一起去做壞事(強暴),只是他沒有去,他說:性侵女孩就該被處死

過去我也曾想不通,為什麼印度有這麼多的「輪暴案」?這些強暴案件多半都不是單人所為,為什麼會出現這樣成群結伴「一起去性侵」的扭曲行為?我想這個中心裡的孩子們,某種程度上給了我答案。

「性」是消遣還是成就感來源?

我曾經問過一位新德里的司機,我問他印度的男生大概什麼時候會第一次接觸到性,他害羞地笑著,說不好意思說。但他坦承,像他們這樣貧窮的男人們,能夠負擔得起的最大的娛樂就是性。

性很廉價嗎?有看過《印度的女兒》這部紀錄片的人,應該會記得主犯穆凱什(Mukesh)在片中曾提到,當時他和兄弟們本來是要去 G B Road「好好玩一下」,後來是在半途和受害女大生與同行的男生起了口角,犯下了強暴案。

他所說的 G B Road 就是新德里的「性產業一條街」,那裡全都是收費極為低廉的性工作者,在那兒合法賣淫。

根據印度司機告訴我,那裡一次「服務」約 100 到 200 盧比就有了(約新台幣 45 元到 90 元),如果是在路邊那些臨時拉客的,甚至有每次 20 到 30 元盧比的價格,相較於吃一頓好料、出去玩又或者是其他的消費,性對他們來說,就是簡單快速廉價又快樂的消遣。

《印度的女兒》紀錄片中的主犯穆凱什(Mukesh)。圖/India's Daughter YouTube 影片截圖


之前提到,貧民窟主要由移工組成,先前採訪女權運動組織時,她們也特別提到,大多來到大都市生活的移工們,是從事低階的勞動工作,他們的妻小許多也都留在鄉下,他們隻身在大城市裡沒有尊嚴的生存著,某種程度上也造成了心理上極大的壓迫與不平衡。

很多人會問,既然已經有了公開的性產業區,在街頭也可以輕易找到從事性產業的女子,價格又這麼便宜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強暴別人?或許生活的壓迫與不平衡心態,是其中一個原因。

這些在人生中無法獲得成就感的男人們,在大都市裡看見了這麼多光鮮亮麗的生活卻不屬於自己,同時在傳統思維中,「理應在家」的女人們,也開始出來工作並取得一定的成就地位。相較之下,身為男人的自己,卻如此卑微地生活著——可悲的是,在強暴女生的過程中,他們甚至可以藉此獲得成就感。

圖/印度尤 攝影


談到這裡,主要都還侷限在貧民窟與社會問題上,但你以為犯下強暴案的幾乎都是貧窮而未受教育的人?那你就錯了!

如同我一開始所說的,這個問題實在非常複雜,需要花非常大的篇幅才能說得比較仔細。下一篇會再繼續談,包括種姓、傳統男女價值觀、警察、司法與政府等其他層面等問題。

下篇:【印度的黑暗面:強暴文化解析】之二:崇高的神與低下的女人,「女子無才便是德」在這一點也不奇怪

《延伸閱讀》
在印度,一個中性女生就像是一場行動惡作劇
兩個女生在新德里背包客大街,尋找傳說中的「印度神油」
在印度,有人選擇自由戀愛,有人更相信父母的安排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就是要印度,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印度黑暗面?(一)從強暴來看背後的社會議題》。「強暴(性侵)文化」(Rape culture)指一種對加害者、受害者與強暴行為本身的錯誤想法、偏見或刻板印象,並可能造成「合理化」強暴事件的發生,甚至咎責受害者。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YaoIndia 就是要印度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