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政壇關鍵字:拉胡爾.甘地──曾連輸 27 場選舉的顯赫世家「小王子」已無回頭路,將在明年「單挑」莫迪

印度政壇關鍵字:拉胡爾.甘地──曾連輸 27 場選舉的顯赫世家「小王子」已無回頭路,將在明年「單挑」莫迪

 

文:印度尤

 


印度開國總理賈瓦哈拉爾 · 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的外曾孫拉胡爾 · 甘地(Rahul Gandhi),在 12 月 16 號正式從她的母親,也就是全印度最有政治權勢的女人索妮婭 · 甘地(Sonia Gandhi)手中,接下印度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 INC) 的黨主席之位,正式為印度最有政治權勢的「尼赫魯甘地家族」披上戰袍,在 2019 年的印度大選迎戰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

這位單挑莫迪的拉胡爾 · 甘地究竟是誰?截至目前為止,除了他外曾祖父賈瓦哈拉爾 · 尼赫魯、奶奶英迪拉 · 甘地(Indira Gandhi)和爸爸拉吉夫 · 甘地(Rajiv Gandhi)是前印度總理,而他的媽媽索妮婭 · 甘地依舊把持印度政治權勢的赫赫家世之外,拉胡爾 · 甘地並沒有什麼足以拿來說嘴的政治成就,這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印度政壇小王子,也因在公開場合的頻頻失言與一連串的選舉失敗,而被視為是個扶不起的阿斗。雖然如此,綜觀當今印度政壇,卻也只有拉胡爾 · 甘地能作為莫迪 2019 年連任之路的可能競爭對手。

被視為有力與莫迪抗衡的南霸天──坦米爾邦行政首長賈雅拉莉妲(J. Jayalalithaa)在去年底過世,至今由誰繼承她的衣缽都還紛擾未休;過去說話也很大聲的實力派地方政黨,包括北方邦的社會主義黨(Samajwadi Party, SP)和大眾社會黨( Bahujan Samaj Party, BSP),在過去幾年的地方選舉中被打得落花流水,卻又團結不起來;依舊獨霸一方的政治人物,包括執政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的瑪瑪塔(Mamata Banerjee)卻也未有全國性實力。而莫迪黨內目前也沒有足以與其匹敵的政治對手。

種種情況看來,擁有印度最老牌政黨國大黨資源與傳統票倉力挺的拉胡爾·甘地,可能是唯一在聲勢、能見度、支持率、背景與資源上,足以造成影響的政壇明星。

單挑莫迪,拉胡爾·甘地沒有回頭路

拉胡爾 · 甘地或許也有些生不逢時,在他 2013 年接任國大黨副主席,以接班人之姿率領的第一場關鍵選戰,就是 2014 年的國會下議院選舉,在這場選戰中,莫迪率領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單黨拿下過半席次,莫迪也就此登上總理大位。而這場「莫迪旋風」也造成了拉胡爾 · 甘地的滑鐵盧,在他領軍之下的國大黨迎來有史以來最慘烈的選舉結果,543 個席次只拿下 44 席,爾後的多場地方選舉也打得相當難看,甚至還因連輸了 27 場選舉,而被印度一名學生申請登錄金氏世界紀錄

在 2014 年大選時,即使拉胡爾 · 甘地是眾所週知的國大黨總理人選,但因為贏面甚微再加上拉胡爾 · 甘地的支持度不高,甚至有可能因為反對黨的「世襲」、「王子」的抨擊而流失票倉,國大黨當年始終沒有正式宣布拉胡爾 · 甘地就是總理人選。雖然一直被看衰,為了鞏固家族數十年的政治基業,拉胡爾 · 甘地接班並沒有回頭路,在經過 4 年的磨練,12 月 16 號拉胡爾 · 甘地正式就職國大黨黨主席,也等同於是確認他 2019 年作為總理提名人的地位,直接正面迎戰單挑莫迪。

聲勢如日中天的莫迪,去年 11 月突然宣布廢鈔造成現金荒與經濟衝擊,再加上今年 7 月推動史上最大稅改統一商品與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s Tax, GST),尚未恢復的印度經濟再次面臨陣痛,主打經濟推手與改革先鋒的形象受到質疑,再加上莫迪的極右派印度教國族主義色彩所引發的社會分裂衝突,都成為拉胡爾 · 甘地攻擊莫迪的機會,藉此獲得相當程度的關注與支持,先前被打得一敗塗地的國大黨,又燃起了恢復昔日榮光的希望

拉胡爾 · 甘地這位 47 歲的混血帥王子(她的母親索妮婭 · 甘地是義大利人),最得心應手的是他身後的雄厚的政治家族與過往累積的資產,然而最礙手礙腳的,也同樣為此。為了營造親民形象,拉胡爾 · 甘地不斷下鄉,和農夫握手、與支持者合照、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等等。不過,拉胡爾 · 甘地本月在搭乘印度航空 IndiGo 跟所有人一起排隊,在網路上被網民酸爆,還要前陣子爆出毆打乘客風波的 IndiGo「盡責」,把拉胡爾 · 甘地也揍一揍,對這種「平民作風」並不買帳。不難看出,拉胡爾 · 甘地眼前最大的課題還是擺脫跳樑小丑的形象,證明自己的實力不只是世襲政治的庇蔭,畢竟他面對的,是一位從底層崛起的奶茶小販之子──莫迪。

除此之外,國大黨曾在 2004 年至 2014 執政十年,執政後期貪腐醜聞纏身,經濟成長率表現下滑到低於 5%,再加上居高不下的通貨膨脹率與政府效率低落等問題,引爆人民嚴重不滿,其中又以中產階級以及年輕選民最為憤慨。拉胡爾 · 甘地雖然年輕,卻扛著一塊印度最老的政治招牌,該黨中間偏左的路線,在急速成長、渴望改變的印度顯然不易討好選民,多年來盤根錯節的貪腐與勾結,任何改變都牽動著所有既得利益者的結構,拉胡爾 · 甘地如何保住尼赫魯─甘地家族的政治資產,又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目前並未有清楚的規劃藍圖。

尼赫魯─甘地家族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小鎮阿梅蒂(Amethi)歷來所向無敵,是尼赫魯─甘地家族繼承人的孵化地,拉胡爾 · 甘地便是以此為選區當選國會議員,然而這個躺著選,甚至不用選都會贏的鐵票倉,卻在 12 月初的當地基層自治組織潘查亞特(Panchayat)選舉中,被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打敗。雖是場小選舉,但鐵票倉遭襲也被視為拉胡爾 · 甘地的一大警訊。

拉胡爾 · 甘地(Rahul Gandhi)接下印度國大黨的黨主席之位,並即將在 2019 年的印度大選迎戰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圖/arindambanerjee@Shutterstock


莫迪鐵票倉票數大不如前,2019 年下議院選舉值得觀察

不過鐵票倉遭襲的,不只是拉胡爾 · 甘地。莫迪的故鄉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地方選舉結果在 12 月 18 號公布,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 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雖然贏得過半席次,卻是 1995 年以來贏得最不漂亮的一次,在 182 個席次中僅拿下 99 席,是 22 年來首次低於 100 席。反觀拉胡爾 · 甘地所屬的國大黨,雖然未能執政,卻在莫迪的鐵票倉搶下了 77 個席次,要比是 22 年以來的最佳成績 60 席多出了 17 個席次,總得票率也達到 41.9%。

在選前,莫迪的最佳戰友,印度人民黨黨主席沙阿(Amit Shah)曾發下豪語,要搶下古吉拉特邦 150 個席次,開票結果卻差距甚大,被視為莫迪在地方選舉上的一大挫敗。莫迪曾執政當地 13 年,他所創造的「古吉拉特邦經濟發展模式」,一直被視為「莫迪經濟學」在改革與經濟上的模範與實踐。在莫迪去年廢鈔以及今年推動印度史上最大稅改統一商品與服務稅後,古吉拉特邦地方選舉的反應卻也值得莫迪深思,再加上此次古吉拉特邦副行政首長(Deputy Chief Minister)帕特爾(Nitin Patel)僅以 2200 票險勝、達利特(Dalit,指印度種性制度中的賤民)權益運動家梅瓦尼(Jignesh Mevani)崛起勝選,都被當地媒體視為值得細細斟酌的選民反應。

拉胡爾 · 甘地目前絕對不是莫迪的對手,然而古吉拉特邦的選舉結果作為相當具有指標性的政治風向球,也暗示著拉胡爾 · 甘地找到突破口的機會,「古吉拉特邦的選舉結果,對印度人民黨來說是個重大的挫敗!」拉胡爾甘地在選後表示,這次結果也代表人民不認同莫迪的發展模式。不過綜觀印度國土,印度人民黨這次保住了古吉拉特邦又拿下了喜馬偕爾邦,已有19個省邦在手,印度全境一片番紅花色(番紅花色代表印度人民黨),無論是在資源的掌握、政策的擬定還是選民的動員上,還是大幅領先國大黨,而莫迪上任後,印度人民黨從2014年只掌握了11個省邦,一路飆升至現在的19個省邦,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莫迪這塊金招牌雖有點褪色還是依舊閃亮,拉胡爾甘地想要逆襲奪下總理寶座,依舊言之過早。

莫迪在自己的家鄉遇見的「要贏不難,要贏得和過去一樣風光亮麗卻是難上加難」,某種程度也正暗喻著 2019 年的連任之路,要重現當年的「莫迪旋風」還得很拚!而先前被打到黏在地上的國大黨和其他地方黨派,也積極尋求更多空間找機會再站起來。

距離 2019 年的印度國會下議院選舉(註一)還有一年多的時間,莫迪的政治聲勢與支持度雖高,但顯然已和 2014 年不同,作為執政領導人,表現機會雖多,犯錯的風險同時也不少;拉胡爾 · 甘地在野雖少有政治表現,但抨擊莫迪也是一種進攻。拉胡爾 · 甘地是否能夠形成氣候,值得繼續觀察。

註一:印度國會下議院選舉,單獨贏得過半席次或聯合其他黨派加總過半的政黨,得以推舉總理。

《延伸閱讀》
莫迪喊出「新印度」的下一步──解讀印度五邦選舉
從神壇跌落的莫迪:30年來最強的印度總理卻面對不信任動議?
印度 LGBT 人權歷史性一刻!最高法院正式為同志除罪化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Flickr@Global Panorama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