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社區大樓裡的「媽媽網絡」,為印度家庭主婦帶來無限商機

藏在社區大樓裡的「媽媽網絡」,為印度家庭主婦帶來無限商機

撰文:印度尤

太太 L 最近似乎對她的印度瑜伽老師 Neetu 著了迷,無論我問她什麼,或是有什麼需要,她全部都說:「可以問我的瑜伽老師。」從專業的瑜伽知識,到尋找阿育吠陀料理課程,乃至於買腳踏車,Neetu 全部一手包辦;她就像是進階版的 Siri 一樣,只要發訊息給她,就會得到最佳解答。

最近想要認真地學習印地語,苦思要去哪裡找家教時,L 又說:「我去問 Neetu!」果不其然,立刻就派了一個印地語家教老師 K 給我們。然而,在聯繫過程中,K 所給的上課地址卻令我們大驚失色:「這⋯⋯這不是瑜伽老師的家嗎!」看過韓國電影《寄生上流》的我們,相視並爆笑了出來:「天啊!這應該不會是印度版的《寄生上流》吧!」

當然不是。

原來 K 是瑜伽老師的姪女,先前就曾有過印地語的教學經驗,「肥水不落外人田」和「內舉不避親」可以說是印度人的最佳寫照。當然這不僅限於血親,在印度這種什麼事情都要樓上揪樓下、隨便遇到都可以稱兄道弟搞得好像很熟一樣的國家,「自己人」的範疇也包含了左鄰右舍。

在臺灣,當代大樓一個又一個的小格子,為所有人築上一道牆,不曉得隔壁鄰居是誰是件相當普通的事。不過,這種冷漠疏離卻不是印度的現實,他們總有辦法把所有人都串起來。為什麼?很簡單,誰教他們是印度人呢?連結即是天命,沒有人可以斷開鎖鏈斷開魂結。從過去的鄰里街坊到現在進化成社區大樓,印度人不只組成了資訊情報站,更進階成了一個生意網絡。

Neetu 的瑜伽教室,就是這個生意網絡中的其中一員。快速發展的印度經濟以及大量移入都市的人口,使得動輒 500 戶到 2,000 戶的社區大樓林立,特別是開發較晚的衛星城市,每一個新建案都是一個新的造鎮計畫,不僅包含與社區共構的小商圈,內部也自成一個創業生態圈。從手作蛋糕、護膚美容、家教、瑜伽,乃至收費共乘統統都有,每一套公寓裡似乎都有些什麼生意在進行著,而且這些在家創業的幾乎清一色是女性。

正在串花的印度婦女。圖/印度尤 提供

這或許不難想像,農村女性被賦予了在家相夫教子的傳統角色,許多都市女性即使受過教育也在職場拚搏,婚後仍自願或被迫地離開了工作。根據印度 2017-2018 經濟調查報告(2017-2018 Economic Survey),印度只有百分之 24 的女性勞動力進入職場,其中以單身女性為主。

社區大樓裡的生意,某種程度上給了她們一個喘息的機會,在既有的限制之下,滿足她們蠢蠢欲動、希望擺脫日常主婦生活的慾望。當然,攢點私房錢也是重點。

這些主婦們為社區大樓注入活力,甚至擔綱起社區連結、鄰里互動的重要角色。媽媽們的通訊網路發達得不得了,無論是在大門送孩子上學、在社區小公園裡閒聊,還是「不經意」地從警衛、女傭那兒得知最新的消息,所有人好像都知道大家的一舉一動,再彼此宣傳一下就成了一筆大生意。也因為彼此認識,獲取鄰居的服務似乎比從外面尋找新的供應鏈來得更有保障,這樣一來一往地把孩子送去對方那邊家教,又或是買個蛋糕、護個膚,可就是「親上加親」!

這些社區大樓裡的媽媽網絡,不僅成就了一種新型有機創業環境,為主婦們打開呼吸新鮮空氣的一扇窗,更為我們這些外國人提供了一個進入點。只要認識一個媽媽,就接上等同一個小鎮的媽媽網絡,讓我們寄生在她們身上獲取情報。回頭想想,或許我們才是在寄生上流。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YaoIndia 就是要印度」,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文標題為:〈藏在社區大樓裡的生意經:印度家庭主婦的無限商機〉。

《延伸閱讀》
印度 NG人七-印度家庭主婦浮出水面喘息的瞬間:「KITTY PARTY」
我買了一台掃地機器人:尚未參透的印度家庭主婦管理學
印度女性的「玻璃天花板」:我才是真正的老闆,他們卻連看我一眼都不願意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