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印度大選追蹤:是誰吹散了「一人獨大」的莫迪旋風?

2019 印度大選追蹤:是誰吹散了「一人獨大」的莫迪旋風?

撰文:印度尤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自 2014 年上任以來,分析與輿論一直認為他將執政印度 10 到 15 年的時間,然而 4 年多前那場震撼印度政壇、橫掃印度國會下議院過半席次[註一]的「莫迪旋風」(Modi Tsunami),如今卻只能回味,要再度重現幾乎已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今年 5 月,印度即將迎來政府換屆大選,莫迪雖然仍保有一定聲勢,但是否能夠順利連任卻是問號,特別是印度各反對黨攜手,組成「反莫迪聯盟」後,更為印度 2019 年的大選結果增添不確定性。

在印度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首席部長[註二]、草根國大黨(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瑪瑪塔.班納吉(Mamata Banerjee)的號召下,印度 22 個政黨 1 月 19 日在加爾各答聚集了 50 萬名支持者舉行「團結印度」(United India)集會,並提出大聯盟(Mahagath Bandhan)的構想,展現了印度反對黨攜手對抗莫迪的決心與實力。這個號稱印度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集會,某種程度上也象徵著自 2014 年以來莫迪一人獨大、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一黨獨霸的時代已經終結。

從地方選舉一窺逐漸失效的「莫迪旋風」

在 2017 年底甚至 2018 年初,「莫迪勢必連任」還是印度社會中主流的聲音,然而莫迪聲勢的明顯下滑,也正發生在這段時間裡。第一個明顯徵兆就是 2017 年 12 月下旬,莫迪在故鄉古吉拉特邦(Gujrat)的地方選舉中贏得非常辛苦──雖然最後還是守住了地方執政權,但鐵票倉的選票流失卻也給莫迪連任之路亮起了第一盞紅燈。

可惜的是,莫迪並未即時採取有效動作贏回支持,結果就是迎來去年 12 月五邦地方選舉的滑鐵盧。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恰蒂斯加爾邦(Chattisgarh)、中央邦(Madhya Pradesh)、特倫甘納邦(Telangana)與米佐拉姆邦(Mizoram)5 個省邦,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一個都沒有搶下。

拉賈斯坦邦、恰蒂斯加爾邦以及中央邦位處北印度,是以印度教徒為主的省邦。印度人民黨素來以高種姓的富有印度教徒為主要支持者,再加上莫迪主打底層出身、為窮人工作與經濟發展,理當在這些省邦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而莫迪旋風在這些省邦失靈,代表選民在莫迪執政 4 年多以來已經失去信心,這也勢必會反映在2019年的印度大選。

「反莫迪聯盟」成軍,北方邦最棘手

最讓莫迪頭痛的,莫過於反對黨的團結與合作。莫迪仍保有一定的支持度,若是一對一勝算還不算太小,然而一旦反對黨達成協議,在各個省邦結盟共抗莫迪,衝擊力道將會是數倍以上。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就是最顯著的例子。

人口超過 2.2 億人的北方邦,一直以來都對印度選舉具有決定性意義,在印度國會下議院 543 個選舉席次中佔了 80 席,因此想要贏得印度大選,勢必得要攻下北方邦,這也是為什麼印度俗語中,常有「得北方邦者得天下」一說。而北方邦最有勢力的地方政黨社會主義黨(Samajwadi Party,SP)與大眾社會黨(Bahujan Samaj Party,BSP)於 1 月 11 日正式宣布組成聯盟,將在北方邦力抗莫迪。

2014 年印度人民黨橫掃了北方邦 71 個席次,將莫迪一把推上了總理寶座,這樣的壓倒性勝利顯然很難在 2019 年再現,北方邦甚至可能成為莫迪落敗關鍵。

為什麼北方邦的地方勢力結合,可能對莫迪造成巨大的衝擊呢?相信大家對於印度的種姓制度並不陌生,而種姓在選舉中是一股重要的動員力量:社會主義黨的主要支持者是印度的其它落後階層(Other Backward Class,OBC),可以簡單地理解為低種姓,而其黨主席阿奇里什.亞達夫(Akhilesh Yadav)的姓氏亞達夫(Yadav)則是北方邦最大也最有力的氏族;大眾社會黨則是依靠賤民選票起家,其黨主席馬雅瓦蒂(Mayawati Prabhu Das)素有「賤民女王」之稱,是印度北方的女霸主。

「那些沒有被聽見的憤怒與抗議,將決定由誰來執政」

莫迪執政的 4 年多以來,宗教衝突與私刑暴力大幅增加,導致社會中人心惶惶,其中又以穆斯林以及賤民受到的迫害與攻擊最甚。「印度人民黨的勢力就是以『反穆斯林』為基礎的,即使他們不會承認,但這些憤怒都會反映在 2019 年的大選上。」印度著名智庫觀察者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國內政治研究員薩蒂什.米斯拉(Satish Misra),接受我採訪時就表示,莫迪 2014 年高舉著經濟大旗,讓選民忽視了他的印度教國族主義色彩,以及 2002 年執政古吉拉特邦時發生的穆斯林屠殺事件,為了共同的經濟願景與更好的生活,將希望寄與莫迪,但很顯然的,莫迪撕裂族群衝突的力道不減反增,這些選民只得轉向代表弱勢族群以及偏左派的政黨。

米斯拉用「動機式的選舉」(motive)形容 2014 年的選舉,莫迪祭出了「發展」、「改革」、「反貪」等全國性的共同動機議題,讓民眾超越黨派利益與種姓利益去投票,但是隨著莫迪的政見跳票,以及族群衝突的劇增,「從現在看來,我沒有看到轉向動機式投票的可能性。」他警告,2019 年的印度大選或許將是「情緒式的選舉」(Emotional)。

由憤怒、失望與不滿堆砌而成的情緒性投票,可能不只是穆斯林和賤民,還包括農民。2018 年印度就有至少 5 場規模數萬人的農民示威,來自印度各個省邦的農民湧入首都,抗議生活過不下去,而農夫自殺潮的湧現也曝露出印度的底層危機。印度最大的反對黨國大黨就宣布,1 月 30 日將在首都發起萬人農民抗議,勢必會讓莫迪更加顏面無光。

印度 13 億人口中有過半務農,看天吃飯之餘,還得面臨「人禍」,最慘痛的經驗莫過於 2016 年底莫迪突然宣布廢鈔造成的現金慌,衝擊最重的就是印度的非正式產業、底層民眾與偏鄉農村。「在去年 12 月的五邦選舉中,農民的憤怒與抗議已經充分展現,他們用選票換掉了政府。」國大黨全國發言人普麗揚卡.查圖維迪(Priyanka Chaturvedi)接受我採訪時說,2019 年大選也會是這樣的選舉考驗,「那些沒有被聽見的憤怒與抗議,將決定由誰來執政。」

作為駐印度記者,我在印度社會中觀察到的「沈默憤怒」來自於街訪。印度人一向對鏡頭非常友善,也特別喜歡接受採訪,然而近一、兩年來,只要上街採訪一般民眾,就會遇到一個情況──只有莫迪的支持者願意說話,對莫迪有所不滿以及對政策有所批評的民眾,都要求私下談話,因為上鏡頭說話會「惹麻煩」;但不能「說」不代表不能「投」,這些敢怒不敢言的人群顯然不是少數。

莫迪政府的「恐怖行銷」,印度人民會買帳嗎?

面對反對黨來勢洶洶,莫迪政府則開始散佈恐懼,包括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Ajit Doval)、聯邦部長(Union Minister)賈揚特.辛哈(Jayant Sinha)與普拉卡什.賈瓦德卡爾(Prakash Javadekar)都站出來警告,如果 2019 年選出一個不穩定的政府,國家會陷入無政府狀態,這將對印度的經濟成長與改革步伐造成挫折。

然而印度人民是否真會對這種「恐怖行銷」買帳呢? 回看過去 4 年多以來,莫迪領軍的「穩定政府」卻給印度帶來了滔天巨浪,激發社會衝突之餘,莫迪廢鈔更是搞得天翻地覆。就客觀的實際數據而言,與其說莫迪是改革推手與經濟能人,倒不如說他是銷售達人與外交高手,某種程度來說,外交政策反而是莫迪最能拿出手的成績單。

印度的經濟仍在莫迪廢鈔的「人禍」陰影下掙扎,雖然 GDP 成長率逐漸回到正軌的「保 7%」大戰,但卻遠遠低於期望值。2018 年 12 月的失業率再破兩年新高,來到 7.3%,「沒有工作的經濟成長」成了眾矢之的。更不必說印度盧比去年大跌 10% 與國際油價上漲的壓力,都讓莫迪執政下的印度難以樂觀。從平均年度 GDP 成長率看來,莫迪也遠輸前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所領導的政府。

更慘的是,莫迪連「清廉反貪」的形象都快要守不住。印度與法國簽署的 36 架陣風戰鬥機(Rafael)軍售案,為何單機價格會比之前政府所談的高出 3 倍之多?又為何印度政府將信實集團(Reliance)列名在合約中,直接圖利特定廠商而不是競爭招標?這些問題莫迪都無法給出清楚的回答,也成為反對黨近期攻擊的最銳利武器。

2014 年,莫迪賣給印度人民一個改革、成長、清廉的國家憧憬,「莫迪來了,好日子就來了」(Achhe Din Aane Waale Hain)的口號言猶在耳,那個曾經為古吉拉特邦帶來兩位數經濟成長的莫迪、那個將打敗官僚制度與貪腐的莫迪、那個將推動改革打造「新印度」(New India)的莫迪、那個在國際場合發光使印度人驕傲的莫迪,如今在執政 4 年多之後,還能四處兜售夢想與憧憬嗎?還能再拿前政府作為擋箭牌嗎?還能忽略客觀數據中的殘酷現實嗎?

莫迪的支持者。圖/Narendra Modi 臉書專頁

反對黨回歸,莫迪不再「萬夫莫敵」

當然,印度反對黨並非沒有問題,在他們過往的執政經驗裡,政治世襲、貪腐勾結、官僚體系以及施政無能都是他們下台的原因,也是他們這次想要再度上位,需要實際面對並做出改變的弱點。只是莫迪用了 4 年多的時間證明,他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被捧(或自捧)上神壇的他,只是行銷手腕比較高超一點。

過往被莫迪打得潰不成軍的反對黨現在重新回歸,並透過結盟的策略達到和莫迪平起平坐的位置,這在接下來 2 個月的時間裡,將會更大幅度地改變印度的政治格局。2018 年初之前是萬夫莫敵的莫迪,現在則是風起雲湧群雄爭霸,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現在,其他有意角逐印度總理大位的人選也逐漸浮現,印度最顯赫的尼赫魯 - 甘地(Nehru-Gandhi)家族接班人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本次號召反對黨團結的馬馬塔.班納吉、北方邦的賤民女王馬亞瓦蒂都是莫迪不可輕視的對手;甚至連莫迪黨內都出現了可能的競爭者。

若是 2019 年真的選得太難看,即使贏得執政權,莫迪也可能被黨內的其他大老取代,內政部長拉傑納特.辛格(Rajnath Singh)以及交通與公路部長尼廷.加德卡里(Nitin Gadkari)是最有力、也最有企圖心的兩個人選。

而莫迪黨內第一個站出來痛批莫迪與廢鈔政策,並在去年 4 月退黨表示不滿的的前財政部長亞施旺特.辛哈(Yashwant Sinha),也在近日宣稱自己是帶領印度經濟成長最合適的總理人選。值得關注的是,他的兒子就是前面提到,為莫迪散播「不穩定政府」恐懼的現任聯邦部長賈揚特.辛哈。

從目前局勢看來,莫迪最擔心的,應該是在大選中重現去年 5 月在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地方選舉的窘境。印度人民黨在地方選舉中拿到了最多席次,卻因為反對黨的結盟,硬生生地把執政權拱手讓出。而 22 個反對黨在 1 月 19 日秀出的團結與聯盟可能,更讓莫迪如臨大敵。

莫迪連任的不確定性,也能從國際外交上看出來。據了解,印度力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選前訪印,舉行中印領導人第二次的非正式會晤,但目前仍是揣測,習近平或許想在美國壓力之下確保與印度的關係,然而押寶在一個不一定會選上的領導人身上,卻也得評估風險。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受到莫迪邀請出席上個月月底的印度共和日閱兵,卻以行程安排問題為由婉拒,也被視為一種訊號。

在 2018 年 G20 高峰會上,莫迪與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圖/Narendra Modi 臉書專頁

印度選舉委員會(Election Commission of India)將在三月第一週宣布確切選舉日期,依照往例大選將會落在四月到五月中旬之間。在反對黨群起夾攻之下,莫迪連任到底行不行?從目前的格局看來,2019 年的印度大選難有單黨過半,贏得最多席次的政黨勢必需要和其他小黨組成聯盟政府,而這個聯盟政府將由誰來領頭,又是什麼樣的組合?已經從「非莫迪不可」變成了一個問號。

註一:印度是聯邦制,有上下議院。2019 年的印度大選是由全國各地選出下議院(Lok Sabha)國會議員後,由取得過半或聯盟組成過半席次的政黨推舉總理人選。

註二:印度各省邦的地方首長稱為首席部長(Chief Minister)。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YaoIndia 就是要印度」,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文標題為:〈印度 2019 大選追蹤:反對黨組成反莫迪聯盟,莫迪連任行不行?〉。

《延伸閱讀》
川普時代下種族衝突的借鏡:莫迪領導下的印度教國族主義
2019 印度大選單挑莫迪,劍指總理大位的拉胡爾·甘地何許人也?
莫迪連任之路:從卡納塔克邦選舉結果看2019印度大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Prime Minister of India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