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月經這事兒不容易──那些以「不潔」為名的厭女情節

在印度,月經這事兒不容易──那些以「不潔」為名的厭女情節

撰文:印度尤

編按:南印度知名朝聖地「沙巴瑞瑪拉神廟」(Sabarimala Shrine)於本月 17 日爆發激烈衝突,事由印度最高法院於上月 26 日裁決,推翻「10 到 50 歲女性不得進入沙巴瑞瑪拉廟」的禁令,17 日首度開放女性入廟參拜,引發保守派信眾強烈抗議。早前,《換日線》合作夥伴印度尤也就一部探討「女性生理期禁忌」的印度電影《護墊俠》發表評論,本文經作者授權後重新編輯刊登。

在印度爆紅的電影《護墊俠》(Pad Man)即將在台灣上映,中文片名直接從英文"Pad Man"翻譯,但我覺得應該翻做「衛生棉先生」比較實在,畢竟護墊和衛生棉還是有所差別的,這部分女生應該比較了解。基本上這整部電影就是在說一個丈夫堅持捍衛妻子使用衛生棉的必要。

印度女人不用衛生棉?

「蛤?在這個大幅推廣月亮杯,呼籲大家淘汰衛生棉這種不環保的東西的時代,印度居然要為了使用衛生棉而奮鬥?而且還是丈夫在奮鬥?」沒錯!這就是一個我們需要重新進入的世界。我住在新德里衛星城市的一處現代化社區裡,是印度中上階級聚集的新大樓,在社區裡的超市還有藥妝店其實都可以輕鬆買到衛生棉,在大賣場裡也是整個貨架任君挑選。

然而,擁有這種消費能力、居住環境與購物服務的,畢竟還是少數中的少數。多數的城市或鄉下小村子,就會像電影裡面的小雜貨店一樣──由一個中年大叔或老年阿伯,從神秘的、充滿了髒垢的玻璃櫃裡面拿出來。

這時,讀者或許會問:「不用衛生棉,那印度女人月事來潮都用什麼?」

布,一塊洗了又用,用了又洗的破布,甚至有人會用葉子或紙張。

骯髒的月經

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心裡浮現的是印度去年實行的「統一商品與服務稅」,這項大幅進步的稅制改革,卻在衛生棉這件事情上凸顯了最為落後的思想──衛生棉位列「奢侈品」之一,稅率為 12%。後來在媒體與女權團體的抨擊抗議之下,才在一年之後調整為免稅。就連受過教育的政府與政策制定者都不將衛生棉視為民生必需品,更遑論是平民老百姓呢?

「月經是骯髒的」這件事情,從來沒有在我們的生活中消失過,只是程度上的差別。反思我們在自己生活中看到的現象:去廁所前遮遮掩掩地將衛生棉放入口袋中、用「大姨媽」或「那個」隱晦地稱呼月經、購買衛生棉時店家提供素色小紙袋裝著、男生幫忙買衛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印度對月經的敏感與厭棄更為嚴重,尤其是偏遠的鄉下與農村,月事來潮的女人會被隔離在家外。雖然已經有些地方開始不這麼嚴格地執行,然而因月事「不潔」而不可敬拜神明、不得碰觸家裡的飲食器具,仍是非常普遍而「正常」的現象。

以「不潔」為名的厭女情節

這種以「不潔」為名的厭女情節至今依舊根深蒂固。南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沙巴瑞瑪拉神廟(Sabarimala Shrine)供奉生長之神阿雅潘(Ayyappa),就長期禁止 10 到 50 歲女性入廟,因為這個年紀的女人會有月經,他們宣稱在印度教義中,女性經期被視為不潔的象徵,而這樣的規定在許多寺廟也同樣可以看見。9 月 26 日,印度最高法院裁定這樣的規定違憲,卻引發大批保守派人士抗議。

沙巴瑞瑪拉神廟於 10 月 17 日重新開放祭祀,該省警察局長表示將派 600 名女警駐紮廟內;而擁護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濕婆神軍黨(Shiv Sena)則揚言,已經準備好一個 7 人組成的自殺小組,以「抵抗」挑戰印度教傳統的人,其領導者更公開表示,「在 17 日朝聖時,我們包含老年婦女在內的數百名黨工將聚集起來,盡一切可能阻止年輕女性進廟。除非踩過我們的屍體,否則沒人可以破壞習俗。」當然,這樣的行徑與依附印度教的政治遊戲有關,同時也可以看出兩件事情:一是傳統觀念的束縛,二是鞏固這種污名化與厭女情節的,還包括其他婦女。

可笑的是,印度紡織部部長伊拉尼(Smriti Irani)居然在回應這個問題時說:「你會把被月經浸透的衛生棉帶到朋友家嗎?你不會。當你走進神的家的時候,你會認為這樣是尊重的?這就是不一樣的地方。我有權利祈禱,我沒有權利褻瀆。」

記得我在兩、三年前採訪廁所相關議題時,推動印度廁所普及運動的蘇拉布國際(Sulabh International)創辦人帕塔克(Bindeshwar Pathak)博士告訴我,印度女孩翹課或輟學的情況要比男孩嚴重許多;但可以看出她們的「消失週期」──因為月事來潮而被視為不潔,又或是基礎建設不足導致更換不便乾脆待在家──而這也直接或間接地剝奪了女孩們的受教權。去年南印度泰米爾邦(Tamil Nadu)甚至發生女童因月經外流,在學校遭到老師與校長羞辱而走上絕路的新聞

在這個開始呼籲衛生棉不環保的時代,印度人居然還得為了使用衛生棉而奮鬥?圖/Tony Thiethoaly@shutterstock

印度之難──應該簡單的事情卻難如登天

某種程度上,《護墊俠》可以說是 2017 年電影《廁所愛情故事》的延續,探討印度女人在生活中所遭遇的困境與危險;不過稍嫌可惜的是,向前衝破的主角都是一位丈夫。由男人來拯救女人,以及女人順服甚至捍衛這種束縛的老套情節,依然持續上演著。

「為什麼這麼難?」應該是許多人的疑惑,就像是《廁所愛情故事》裡面,男主角光是要在家裡蓋一間廁所,就引起了家庭革命與全村的反對,而有了「蒙兀兒帝王沙賈汗(Shah Jahan)為他心愛的女人蓋了泰姬瑪哈陵,自己要蓋一間廁所為何如此之難」的感嘆。

在《護墊俠》裡面也是,想讓妻子用衛生棉,不只要背債、被用異樣眼光對待、離家遠走,還差點要賠上婚姻。不過這才是我覺得這些電影最讓我深有所感的地方;因為印度的難,就難在簡單的事情很難。雖然聽起來很像繞口令,但這確實是我在印度生活了 6 年的真實感受──無論是做生意、旅遊、生活甚至是婚姻,應該簡單的事情卻難如上青天。

草根與菁英

最後,我想談談菁英這件事兒。看完《護墊俠》,許多人應該都非常感佩男主角拉特希米(Lakshmi)的勇氣以及毅力,這樣一個草根人物可以突破重圍真的非常振奮人心;然而我看完時心中的感慨卻是,這個社會上掌握資源、擁有知識以及知道方法的人,往往還是菁英階層。

電影中,若無帕麗(Pari Walia),拉特希米恐怕也無法從恥辱走向榮耀。這並非純然悲觀,反倒讓我想起了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 2007 年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人類最大的進步不在於發明什麼,而在於如何利用這些發明來消弭不平等。不論是透過民主、義務教育、有品質的健康照護或廣泛的經濟機會,消弭不平等絕對是人類最崇高的成就。」
"Humanity’s greatest advances are not in its discoveries – but in how those discoveries are applied to reduce inequity. Whether through democracy, strong public education, quality health care, or broad economic opportunity – reducing inequity is the highest human achievement."

「當你考慮到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所被給予的才智、優勢、機會,這個世界對我們的期待也應該是幾近無限的。」
"When you consider what those of us here in this Yard have been given – in talent, privilege, and opportunity – there is almost no limit to what the world has a right to expect from us."

許多人將社會底層的僵化、保守與不平等,視為進步的阻礙,這是多麼容易的歸罪與卸責;然而菁英的冷酷、自私與貪利,事實上才是這個世界最大的阻礙。對我而言,這或許是我在《護墊俠》中看見最珍貴的一個提醒。

《延伸閱讀》
解讀印度版 #MeToo:逾 30 名惡狼現形,性騷擾名單持續增加中,這波運動對印度女權的意義何在?
印度 LGBT 人權歷史性一刻!最高法院正式為同志除罪化
從寶萊塢看印度-非典型戀愛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YaoIndia 就是要印度」,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文標題為:〈電影《護墊俠》Pad Man 觀後感:在印度,月經這件事兒很不容易〉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Pikoso.kz@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