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穆斯林,齋戒是讓你感到最不便的嗎?」──多數朋友的回答,令人慚愧

「作為一個穆斯林,齋戒是讓你感到最不便的嗎?」──多數朋友的回答,令人慚愧

依照《古蘭經》規範,穆斯林必須在回曆第 9 個月恪守齋戒,即為俗成的齋戒月(Ramadan),在這一個月間,穆斯林必須遵守《古蘭經》相關戒律,每天從日出到日落,不可以有任何吸菸、飲食跟性交等行為,甚至連喝水都受到規範。

去年的仲夏時節也是齋戒月的期間,我人正在東歐國家立陶宛交換,而在宿舍與我共用廚房的 3 位「廚友」正是虔誠的穆斯林,他們分別來自土耳其、阿富汗以及哈薩克。

在融洽又略帶衝突相處近半年的日子裡,不在共用的廚房裡烹煮豬肉,以及不在禮拜五邀請他們參加派對,是我對他們的基本尊重。除了每天 5 次準時禮拜,他們的信仰於我並無甚麼令人驚嘆之處,直到齋戒月到來後,我才開始對他們信仰的虔誠感到肅然起敬。

在立陶宛齋戒的困難之處

立陶宛座落於波蘭的東北方,緯度大概落在北緯 55 度左右,大約是中國東北最頂端的緯度,雖然未達到北緯 66.5 度進入極圈,並沒有所謂的永晝及永夜,但位居這樣的緯度,已經讓夏季日照時間達到 17 個小時以上──太陽通常在晚間 9 點半後才會西下,而黃昏則會持續一個小時左右;至於天空完全沉寂下來時,通常已經晚間 11 點後了;再過約 4 個小時後,也就是凌晨 3 點多,曙光又從東方露出,新的一天再次展開。

立陶宛本地居民信仰伊斯蘭的人口不到 0.1%,也就是說,來到立陶宛的穆斯林必須自己想辦法克服種種戒律上的限制,而在此度過齋戒月。比如,在滴水不沾的白天,看著身邊的人們飲食如常。

若是遵循《古蘭經》的規則,每天只有 5 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進食飲水,而且是尷尬的深夜期間,也正是人體最需要休息的時段,若你決定在這時候吃進一天所需的能量,飽脹的胃勢必影響你的睡眠品質,不吃?你還有一個月呢!別開玩笑了。

生理需求與信仰拔河的日子要持續一個月,其中更涵蓋了慶祝夏季到來的仲夏節(與日照時間無關),以及需要花費大量精力的學校期末評量──在這裡的期末測驗並不以紙筆為主,通常是以小型專案的形式進行,除了要簡報外還要繳交小型論文,一般情況下準備都十分耗費精力的,何況是同時在齋戒的情況下。

因此,我由衷的敬佩他們。

圖/Wide Wings@shutterstock

世界對穆斯林的偏見

由於此次機會難得,我向他們問起「作為一個穆斯林,齋戒是最讓你感到不便的嗎?」,話一出口就自覺這是一個帶著歧視的問題,大部分的人打從出生就承襲著家庭的信仰,齋戒對他們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個節慶,就像台灣人會在中秋節烤肉一樣。

「其實,對伊斯蘭教的刻板印象才是。」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表示,而且,他們強調:大多是關於恐怖主義的負面印象。就連來自印尼及馬來西亞、擁有標準亞洲臉孔的朋友也說:在伊斯蘭教不常見的國家,又或是各國非首都及非觀光區的市鎮,很多人對穆斯林的印象都是來自國際新聞裡,那「在中東戰亂地區,拿著衝鋒槍進行著聖戰的極端分子」。

某些新聞報導固然點出了事實,但是一個宗教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其隨時間與當地的風俗民情互相影響改變,進而演化出各式各樣的支派,也有人是打著神的名號招搖撞騙──我們不能以某一支派的行為來全盤定義全世界的信徒。

台灣對於穆斯林文化的友善程度

台灣的穆斯林人口大多數來自印尼籍的移工(註一),近幾年來,媒體上不乏對於歧視議題的相關報導,網路上的來自各界的討論文章也不在少數。

在經歷長時間的磨合後,如今台灣對於穆斯林文化的友善程度逐年進步(註二),有目共睹。藉由此文,與大家分享我所看見的「穆斯林在非穆斯林國家生活」的辛苦之處,相信他們在台灣也有許多我們無法體會的艱辛,謹此,希望我們都能尊重彼此。

註一:依照勞動部統計處所發布資料,截至民國 106 年 9 月底,約有 666,820 名外籍勞工在台工作,以印尼籍最多,佔了 4 成,而印尼人的主要信仰即是伊斯蘭教。
註二:2018 年,全球穆斯林旅遊指數(GMTI)評分,台灣為全球非伊斯蘭合作組織國家旅遊地友善度排名第 5。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Zurijeta@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