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生的世界公民行動】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夢想是廉價的:老樹前,唐吉軻德的黑帳篷

【台灣女生的世界公民行動】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夢想是廉價的:老樹前,唐吉軻德的黑帳篷

前情提要:
與大飯店二次交手,業主有備而來:「我早就用 Google 翻譯,讀完你們的文章了⋯⋯」

好不容易與大飯店達成協議,我們不敢鬆懈,立即執行進一步的護樹工程,首要之務便是推倒沙牆。此時推土機司機終於敢來上工,忙了許久,終於將沙與土還給老樹,已然破壞的沙丘生態需要時間恢復,那麼便是相信大地有自我療癒的強大力量,只需幾場颶風,老樹附近那滿目瘡痍的沙地,都將漸被撫平。

待我們與大飯店達成協議,推土機司機才敢來上工,將大飯店摧毀沙丘所築起的沙牆給推倒,讓老樹自由。

在貝桑指揮下,推土機趕忙推倒沙牆,將沙土移至老樹周遭,好讓斷裂的樹根不再暴露地表,也盡量讓沙丘恢復原狀。住老樹附近的一位游牧老人好奇地跑來看,貝桑跟老人家聊了起來。這些還保有「遊牧民族分享之心」的人們很難理解,觀光產業愈形興盛,便表示遊牧民族在沙丘一帶的生存空間愈形狹小,只因為理應共享的土地正迅速為大飯店所佔據,搭起一座座豪華白帳篷,甚至是以摧毀生態的方式在經營,讓人憂心!

貝桑與住老樹附近的一位游牧老人邊看著推土機工作,邊聊著,他們的遊牧民族腦袋完全無法理解大飯店摧毀沙丘、據地為王的惡行。

沙牆倒後,下一步便是在老樹前搭建一座帳篷,守護老樹與沙丘群生態,不讓大飯店再越雷池一步。

推土機慢慢剷除人為沙牆,將沙與土還給老樹,不讓斷裂樹根暴露地表,老樹一帶的沙丘生態雖遭大飯店破壞,但假以時日,必能恢復往日生機。

讓孩子向老者學習,培養對原鄉的愛與認識

礙於資源有限,我們僅能購買一頂遊牧民族黑帳篷與幾根木頭,請貨車幫忙運來,接著讓家族老人與小孩來上工,群策群力地在老樹前架起這頂黑帳篷。

是日,老樹前方極為熱鬧,貝桑兩位年長親族帶著三個家族男孩,以極為傳統的遊牧民族手作方式,慢慢將帳篷搭了起來。只見老者帶領男孩們一同在樹前勞動著,多麼動人!那是游牧傳統技藝的分享與傳承,更是對撒哈拉原鄉的愛。

我刻意帶上孩子們,好讓他們跟著老者學習,引領孩子加入護樹行動,也讓孩子們對沙漠生態有著更深的了解與敏感度。畢竟他們才是未來將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一代,唯有當他們心中對沙漠有愛,在這塊土地上的行動才可能帶著愛,進而讓土地上的生靈得以被善待。

三個家族男孩前來幫忙搭建護樹帳篷,一起將木頭裁成適當長度。

搭建護樹帳篷時,兩位長者趴在地上,手持釘狀物,慢慢地在沙地上鑿出支撐帳篷支架的圓洞,男孩們協力以鋸子將木頭裁成適當長度,接著將木頭放入圓洞中,豎立起來,再填入泥土固定,接著將兩根木頭交疊,橫放在豎起的木頭上,以鐵絲纏繞、固定,便是用來撐開帳篷的樑。最後再將厚重的帳篷長布給攤開來,鋪在木頭骨架上,再做一次固定,如此成就了一頂傳統遊牧民族風的黑帳篷。

我們請家族長者前來協助搭建護樹帳篷,老人趴在地上,以極為傳統手工的方式,慢慢工作著,帶著對土地的愛。

這頂簡易傳統遊牧黑帳篷宛若一場宣告,昂然架在傷痕累累老樹前,唐吉柯德似地面對巨龍,說什麼都不願在強權面前低頭,搖搖欲墜中,仍是生命的昂然不屈。

離老樹與黑帳篷幾步之遙,便是大飯店帳篷區最外圍的七頂現代帳篷,一看就知造價不斐,一旦搭建好,便是可以服務頂級客戶的五星級豪華白帳篷,一大片帳篷區地面相當平坦,沙丘原本的蜿蜒起伏,早被大飯店的推土機給無情鏟平,沙丘生態瞬間破壞殆盡。

白帳篷與黑帳篷:權勢 vs. 弱勢

沙丘陵線兩端,一邊是古老野樹與遊牧民族的黑帳篷,另一邊則是昂貴現代的豪華白帳篷,對照之下,宛若「富貴權勢」與「窮困弱勢」兩個極端。

資源不多但內心富足的我們,真的好希望可以為全世界的旅客與未來世代守住沙漠的鬱鬱蒼蒼!即便大飯店資源豐足,搭建一整排現代豪華帳篷,還要我們離開,但我們拚了命都會守住,不讓黑帳篷倒下,不讓老樹倒下,不讓沙丘與雨滴好不容易孕育出的生命,再度於人類愚眛貪婪中,灰飛煙滅。

這世間沒有哪一場夢想是廉價的,尤其關乎環境與公共議題時。護樹以來,日日帶著壯丁前往老樹那兒巡邏,請推土機推倒沙牆、把沙與土還給老樹,在老樹前搭起遊牧民族黑帳篷,就這幾個簡單步驟,卻所費不貲,迅速燒掉我不少存款,幸好獲得來自台灣臉友的熱情贊助,讓我們至少能完成初步護樹工作。

孩子就是孩子,邊工作邊玩,在護樹帳篷支架上吊單槓,順道測試這支架夠不夠強壯。

「撒哈拉那麼遠,關我什麼事?」

每逢聽聞:「撒哈拉那麼遠,干我啥事?」我常不知如何回應。

天地創造的物種難以計數,每個生靈在整體生命網絡上,必有其獨特的意義與價值。好比沙漠最近下了一場雨,落在豪華飯店的游泳池,也落在綠洲農田、落在湖泊與古井,也落在能儲水的沙丘、同樣落在澆薄的碎石地,好讓那兒長出一點點綠草,讓羊兒可以吃飽,也讓遊牧民族得以活下去。

我深信地球所有生靈全活在相互影響、彼此牽動的一張無形網絡,當我看到瘦骨如柴的北極熊翻垃圾桶,找食物吃,我感到罪惡、悲傷;當我看到橫死沙灘的鯨魚,肚子裡塞滿塑膠袋,我知道自己是兇手之一;當我吃著最愛的生魚片,我知道這尾魚來自飽受污染的海洋。在撒哈拉不吹冷氣、減少塑膠袋使用、不盲目購物,是我能為地球做的那麼一點點努力。

或許真正的改變起點依然是在自己身上,包括更有意識地消費,包括日常生活裡的自我覺察與觀照,包括旅遊中,行走一地時,對人與土地有更多的關心,意識到之於旅者的「景點」是諸多生靈的「原鄉」。旅者的造訪不會是全然「無痕」的,而是形成強大經濟力量,影響當地人生活,甚至形塑著自然地貌──那是雙面刃,可以養活僅能靠觀光業維生的遊牧後裔,同樣可以摧毀傳統與生態於無形。

老樹前,貝都因家族老人小孩忙碌著,就為搭建一座保護老樹的游牧民族傳統黑帳篷。

即使努力徒勞無功,無損過程中的價值

望著遠方巨大沙丘與連綿起伏的沙丘群,深知眼前一切永遠變幻莫測,如夢幻泡影,只需幾場颶風,沙丘隨即改變形狀,甚至移位,那麼在沙漠行動,還有什麼可以堅守不放的呢?

撒哈拉日常生活看似寧靜無波的,實則局勢詭譎多變,所有為了護樹而付出的努力,到頭來或許仍是一場空。畢竟個人難以抵擋整體大環境的發展潮流,誰都不知好不容易搭起的護樹黑帳篷,是否將在財團或政府勢力下,被迫拆除?

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帶著愛,盡一己之力,為人與土地做些事,甚至將所發生的事以及自身經驗分享出去。再怎麼微薄且看似徒勞無功的努力,都為這世界的改變注入一絲希望,如果為土地與人付出的過程能激起我們心中更多的愛,便也就是了,結果成敗完全無損過程裡的價值。

沙丘遠處那小小藍色身影是貝桑,右側是老樹與我們搭建的護樹黑帳篷,左側則是大飯店豪華白帳篷區,「富貴權勢」與「窮困弱勢」之間的對比強烈,卻也凸顯我們護樹的愛與決心!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適任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