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外國女人滾出去!」──無良大飯店業者砍樹、毀沙丘,台灣女生在摩洛哥,號召「全球公民運動」

被罵「外國女人滾出去!」──無良大飯店業者砍樹、毀沙丘,台灣女生在摩洛哥,號召「全球公民運動」

 

老樹旁的沙地上,無處不是推土機輾過的無情痕跡。

 

摩洛哥生活就是一連串的「說不準」,在撒哈拉尤其如是。我一點都不愛水裡來、火裡去的日子,然而當人在撒哈拉、真心誠意想推動對人與土地都更友善的生態旅遊時,卻不得不與有權有勢的大飯店對槓,刀光劍影的,只因擋人財路。

我們村子 Merzouga 完全仰賴觀光產業而存在,緊鄰的 Erg Chebbi 大沙丘群,是其中最珍貴的觀光資產,養活無數因乾旱而失去所有的遊牧後裔。然而,毫無節制與規劃的觀光發展,正摧殘著極度脆弱的沙漠生態,同時大大改變了人與土地的關係。

早年游牧時代,包括土地、牧草與水源等所有資源,皆為共享,近幾十年來,土地漸轉為私有制,在大沙丘群後方,人煙稀少,生態尤其敏感,也因鄰近與阿爾及利亞邊界,摩洛哥政府禁止建蓋飯店,業者在這一帶亦無土地所有權,只可搭建帳篷區來服務旅客,且營業行為不得傷害環境生態。

然而,隨著觀光客湧入,一家家大飯店卻據地為王,在沙丘後方規劃一座座豪華的白帳篷區,服務頂級客人,連帶讓整體生態與資本薄弱的遊牧民族的生存條件愈形險惡。

生態護樹計畫,竟受地方官員的阻撓

今年初,我與貝桑愛上沙丘後方一棵古老的野樹,想在那兒做些更貼近生態旅遊的計畫。

這棵樹高大絕美,說它已有數百歲,我都信呢!在沙漠,能長出一棵樹,多麼不易!更何況還是一棵盤根錯節、枝葉茂密、高大崢嶸的野樹,其枝幹之粗壯巨大,可讓人走進樹裡棲息、在樹上攀爬,讓我想起龍貓酣睡的樹洞。滿懷著愛,我與貝桑在樹旁種下幾棵棕櫚樹苗。

離那棵老樹還有一大段距離的地方,有座帳篷區,業主同時在村裡擁有一座附帶游泳池的大飯店。我跟貝桑心想,帳篷區離我們的老樹很遠,應不至於相互打擾。

隔天,再回老樹那兒,竟見業主帶著數位工人,正鋸著離我們老樹不遠的一棵大樹,被鋸下的枝葉散落一地,甚至放在沙丘稜線上,佔地意涵明顯。我一看樹木被鋸,不加思索衝上前去,用手機拍照存證,接著與業者激烈吵了起來。傳統大男人不屑跟女人說話,狂罵我這外國人無權干涉,要我滾出摩洛哥,甚至宣稱他是這樹與這一大塊土地的唯一擁有者!

隔兩天,貝桑收到地方官員通知,接著我們就被軍方押著,挖出剛種在老樹旁的棕櫚樹苗──一切如此曖昧詭譎,我們只能暫時按兵不動,靜待機會前來。

為了方便豪華白帳篷區的搭建,沙丘上的大樹被齊根砍去。


大飯店業者據地為王,大動作囂張砍樹

長達十個月,無人驚動那樹。

直到約莫兩周前,我與貝桑回去看老樹,遠遠發現業者正在進行大工程,請來推土機,大肆剷平沙丘,好方便搭建豪華白帳篷區,我遠遠看見,感到心痛極了!沙丘具有儲水功能,孕育無數生命,一旦剷平,對沙漠生態便是難以復原的破壞,業者甚至將沙丘推成細沙矮牆,圍了一望無際的區塊,貪婪地將土地據為己有。

業者花大錢請來沙丘後方的推土機,迅速無情剷平沙丘所有生命。

 

原本起伏蜿蜒的沙丘群,被業者以推土機剷平,甚至堆成沙牆,據地為王。


而我無法理解,明明是仰賴沙漠觀光產業維生進而致富的他們,怎能對沙漠如此殘忍?地方官員為什麼悶不吭聲?

走近老樹一看,赫然發現業者肆無忌憚地砍下枝幹,顯然他們佔用廣大土地不說,就連這棵老樹,都不肯放過!貝桑氣極了,與業者的工人理論,工人說他很抱歉,但這是老闆命令,不砍不行。

貝桑要他回去警告業者,我有不祥預感,跟貝桑說,若他不願失去這棵樹,便要有更積極的護樹行動,貝桑天真地說,相信業者不敢輕舉妄動。

前幾天,我們再回老樹那兒,驚訝地發現老樹旁的沙丘不知何時已被推土機無情剷平,圍成沙牆,宣告對老樹與地的所有權。老樹枝幹被鋸,樹根因推土機而斷裂、暴露地表,鄰近一帶的野草叢、躲藏在沙丘裡的跳鼠、蜥蜴甚至是小狐狸等沙丘特有物種,全沒了家。

當下,我眼淚掉了下來,貝桑憤怒地與對方員工爭吵,我則趕緊錄影、拍照,相機的出現,嚇得推土機司機馬上停工。

不知花了多久時間才終於長成的老樹枝幹,被砍得面目全非。


事件暫時落幕,傷害卻難以彌補

消息傳到飯店耳中,他們拒絕對話,卻一一打電話給貝桑的哥哥們,想發動親族壓力,逼迫我們放棄。好不容易終於與飯店的年輕業主聯絡上,對方先是在電話裡破口大罵,宣稱眼前一切全都是飯店的資產,若我們再放肆,他便要殺了我這個多事的外國女人,若讓他在路上遇到我,絕對開車輾死我!

貝桑義憤填膺地問對方,憑什麼占了那麼大一塊地,卻不留一丁點資源給他人?業者發現威脅無用,改口說若我們願意放棄老樹,他可以讓我們用旁邊那一小塊地,甚至願意分一點水給我們,貝桑悍然拒絕。

回到民宿,幾經思索,我將整個事件告知我之前在人權組織的上司,畢竟對方態度已然是地方惡霸,若我遭遇不測,至少有人知道是誰下的毒手。

說好隔天貝桑大哥、一位與業者關係緊密的親族、軍方將陪我們與飯店在樹前談判,然而當天卻是我與貝桑一早到了老樹那兒,寒風凜冽,漫天黃沙中,無人前來。帳篷區也停工了,我們等了好久,我暗中祈禱談判不至於搞到血濺老樹的境地。

這時,貝桑手機響了,據說貝桑大哥與親族跟業者懇切商談,眾人一致認為對方欺人太甚,貪得無厭,此時業者表明願意放棄老樹,不再打擾我們。

這事暫時看似落幕,然親眼目睹飯店為了利益,大肆破壞沙漠生態,我無法坐視不管,傳了蒐證照片與影音給人權組織,希望能以公民輿論與環保運動的力量,阻止業者惡行。

推土機挖過,老樹的根暴露地表,斷裂,一場生態浩劫。


全球公民運動的重要性:喚醒永續觀光的意識

為了護樹而跟飯店對槓,同樣讓我更清楚意識到全球公民運動的重要,且必須喚醒更多對生態保育及觀光永續發展的意識,而這仰賴資訊交流與基礎教育。絕大多數的沙漠觀光產業者都不甚關注沙漠生態,而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人一旦缺乏道德約束,利益薰心時,啥都幹得出來。

說我不怕自身安危,那是騙人的,然而獨自坐在傷痕累累的老樹裡,聆聽風的聲音,內心悲痛難以言語。沙漠瑰麗絕美,吸引無數旅客前來,然而若觀光業再不停止對沙漠生態的摧殘,未來還能在哪裡?能否請觀光客拒絕前往以沙漠生命為代價的無良業者那兒消費?

謹以此文,盼能藉由網路資訊與公民力量,凝聚些許國際輿論壓力,讓這些惡劣的業者稍微收斂。

豪華白帳篷正一座座搭建著,準備服務頂級客人,好為飯店賺進最多觀光財。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適任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