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揹布袋的人,教會我什麼是伊斯蘭"Zakat"精神:善待最窮困者,就像善待阿拉

那些揹布袋的人,教會我什麼是伊斯蘭"Zakat"精神:善待最窮困者,就像善待阿拉

這陣子,不時有揹著布袋、挨家挨戶乞討的貧困者,隨人給點吃食、物資或金錢。這幾天,民宿已經接待數位貧困者,光是今天,就有 3 位上門。

每當揹著布袋的貧困者走進大門,我跟貝桑都會立刻請他進沙龍休息,我會進廚房準備熱食請他用餐,待他吃飽,再給他一點生活費。

Zakat 精神:施天課,可以淨化財產

我的婆婆很不喜歡這些人上門,覺得他們不僅會偷東西,還可能吃飽了硬賴著不走,或者「食髓知味」,一天到晚來這個「用餐」。有一回,她甚至當著已經在沙龍入座的貧困著的面,質問貝桑為什麼要讓這種人上門!當場氣氛很傷人,也很尷尬。

貝桑要我別怪他媽媽,畢竟她一生都在沙漠深處度過,是個不懂伊斯蘭 Zakat 精神的遊牧民族。我說我可以理解,畢竟她曾經窮過、苦過、餓過,現在生活雖然改善,但物質匱乏的記憶與恐懼依舊存在;更何況,整個家族儘管勉強過得去,但並不富裕,也無怪乎當她看到貧者上門乞食,物質匱乏的焦慮便隨之而起。

貝桑說的 Zakat 就是「天課」,是伊斯蘭信仰的第四基柱,含「潔淨」、「廉潔」之意──真主要求穆斯林通過賑濟貧者,實踐「天課」,使自己的財產更加潔淨(註一)

《古蘭經》裡就提到,真主阿拉說:「你們應當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並以善債借給真主。你們為自己做什麼善事,都將在真主那裡得到更好更大的報酬。(73:20)」

的確,歸信、並作善事、守拜功、施天課的人們,可在主處獲得報償,他們將無懼無憂。(2:27)」

「正義是信真主、信末日、信天神、信天經、信先知,並將所愛的財產施濟親戚、孤兒、貧民、旅客、乞丐和贖取奴隸,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履行約言、忍受貧困、患難和戰爭。這等人,確是忠貞的;這等人,確是敬畏的。(2:177)」

貝桑說的 Zakat 就是「天課」,是伊斯蘭信仰的第四基柱,含「潔淨」、「廉潔」之意。真主要求穆斯林通過賑濟貧者,實踐「天課」,使自己的財產更加潔淨。圖/mirzavisoko@Shutterstock


對方主動給予機會,乃是個人的幸運

因此,每回只要有貧困者上門,我們兩個隨即在廚房忙了起來,我煎蛋,他煮茶,把上門者當民宿的客人招待。事實上,我們準備的不過是很簡單食物──煎蛋、沙丁魚罐頭、新鮮水果、乳酪、果醬、餅乾、花生與麵包,再配上一壺甜茶,花不了多少錢,卻足以讓貧困者吃得好開心!

今天最好笑的是,我婆婆看到又有人上門,而我馬上開始煎蛋、貝桑開始煮茶,夫妻倆熱鬧的準備起食物時,便轉頭呼喚我公公一起過來吃,彷彿有點擔心家人吃虧似的──但我們只是一笑置之,也覺得無妨,畢竟讓貧困者一人獨自在沙龍用餐,也是有些孤單,有他爸爸「陪吃」,算是有人作伴。

對我來說,招待這些貧困者,與他們分享自己享有的物資,是件愉快且自然的事,比自己吃大餐還開心。仔細想想,他們都自己上門乞討了,我只需量力分享,輕鬆愉快;反之,若和之前一樣,自己想將婚宴牛肉分送到沙漠各處,與游牧民族分享,還得想辦法解決交通與人力問題呢。

「善待最窮困者,就像善待阿拉」

貝桑說,善待最窮困者,就像善待阿拉一樣。我說,《聖經》裡的〈馬太福音〉的第25章中同樣說了很類似的話:

神對義人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

義人聽了不解,主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換句話說,甘心侍候災厄中的人,就相當於侍候神。

且佛教也相當強調「布施」。宗教中美善的價值如此相似。

島嶼與沙漠的孩子,因「善」而心靈相契

說來神奇,我跟貝桑在個性、能力與成長環境等,差異極大,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我出生於副熱帶島國、他則是天生的沙漠之子,但我一直感受到將我與他緊密連結在一起的那個「業力」彷彿真的就是撒哈拉。

我們很自然地會想去照顧在沙漠最弱勢、最沒有資源的人,原本我以為這裡所有人都是這樣的,畢竟大家都出身窮困的遊牧民族,應可理解他人的苦。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的,多數才剛脫貧出困甚至正努力擺脫貧窮的沙漠子民,最關注的依然是如何取得物質富裕,或者如他母親,依然活在對物質匱乏的恐懼裡,像他這樣善良細心,願意關注貧困的人,其實相當少見。

神的安排很奇妙,讓我遇到一個看起來差異很大,但在某些重要特質上又恰恰與我相應的人!

註一:參考伊斯蘭之光維基百科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適任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